《培根随笔》读书笔记3

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看更多读书笔记,书摘和读后感。

【奥丁读书小站】一个专业推荐各种书籍的公众号,推荐的这些书都绝对当得起你书架上的一席之地!总有些书是你一生中不想错过的!

论财富

笔者认为财富不过是德行的包袱。包袱一词用拉丁字眼impedimenta更好 ,因为财富之于德行,不啻辎重之于军队。辎重不可缺少,亦不可滞后,但它每每有碍行军,有时为顾辎重甚至会贻误战机或妨碍胜利。巨额财富并无什么真正的用处,除舍斋布施之外,其他用途均属幻想。因此所罗门有言:财物越多,食者越众;除了饱饱眼福,财主得何益呢?

任何人的个人享用都不可能达到非要巨额钱财的地步,有巨额钱财者只是保管着钱财,或拥有施舍捐赠的权利,或享有富豪的名声,但钱财于他们并无实在的用处。君不见有人为几粒石子或罕见之物开出天价?君不见有人为使巨额财富显得有用而着手某些铺张的工程?不过读者也许会说,钱财可以替人消灾化难,正如所罗门之言:钱财在富人心里就像一座城堡。

然此言正好道破天机,那城堡是在心里,而绝非在现实之中;因为不可否认,钱财替人招灾致祸的时候远远多于替人消灾化难的时候。别为炫耀而追求财富,只挣你取之有道、用之有度、施之有乐且遗之有慰的钱财。但也别像修道士那样不食人间烟火,对金钱全然不屑一顾。只是挣钱要分清有道无道,就像西塞罗当年替波斯图穆斯辩护时所说:他追求财富增加显然不是为满足其贪婪之心,而是为了得到行善的资力。 还应听从所罗门的教诲,别急欲发财,“急欲发财者将失去其清白”。

在诗人的虚构中,财神普路图斯受天帝朱庇特派遣时总是磨磨蹭蹭,而受冥王普鲁托差遣时却跑得飞快。这段虚构的寓意是,靠诚实和汗水致富通常很慢,但靠他人的死亡发财(如继承遗产之类)则快如钱财从天而降。但若把普鲁托视为魔鬼,这种虚构也恰如其分;因为当财富来自魔鬼时(如靠欺诈、压迫和其他不公正的手段获取财富),的确来得很快。致富的途径千条万条,可多半都是邪路歪道;其中吝啬最为清白,但也并非清白无暇,因为它阻止世人乐善好施。利用土地致富是最合理的生财之道,因土地提供的财富乃大地之母的恩赐,只是走这条路致富较慢。但已有万贯家财者若肯屈尊经营土地,其家财定会成倍增加。笔者曾识一位英格兰贵族,他当时需审计的账目为全国之最,因为他拥有大片的麦田、林场、牧场和羊群,还拥有巨大的煤矿、铅矿、铁矿和诸如此类的产业,所以大地于他就像是一片财源滚滚且永不枯竭的海洋。

有人说他挣小钱很难赚大钱却很容易,此话一点不假。因为一个人若像他那样拥有雄厚的资金,便可囤积居奇,恃强凌弱并与人合伙经营年轻人的行当 ,这样他非赚大钱不可。一般行当和职业挣的是老实钱,其挣钱手段主要有二:一是勤劳奋勉,二是童叟无欺。但靠讲盘议价而盈利,其公道就令人生疑;凡乘人急需而漫天要价,凡贿赂雇员和代理人而招揽生意,或是耍手腕排挤其他可能更公平的商人等等,都是奸诈卑劣之举。至于做投机买卖,即购物并非为自己所用,而是为了再高价出售,这对原卖主和二手顾客都可谓敲诈。如果选择的搭档可靠,合伙经营通常有大利可图。放债取息乃最可靠的发财之路,但也是最有害的邪路,因放债取息者不仅让别人流汗自己吃面包,而且还在安息日盈利。不过放债取息虽说可靠,但也并非没有风险,因公证人和中间人常常为了私利替没有偿还能力的人做信誉担保。

若有幸率先获得某项发明或某项专利,有时候也可大发横财,如最先在加那利群岛建糖厂的那人。因此,一个人若能充当真正的逻辑学家,即善于发现又善于判断,那他就可以大捞一把,尤其是遇上走运得幸之时。靠固定收入生活者终归难成巨富,而倾其所有投机者又往往会倾家荡产;所以最好是有份固定收入作投机冒险的后盾,这样即使投机失败也有退路。在没有法律限制的地方,垄断商品并囤积待售乃发财之重要手段,在当事者能预见何种商品将供不应求,从而事先囤积时更是如此。出仕受禄固然最为风光,但若俸禄之获取是靠阿谀奉承、偷合苟容或其他奴颜婢膝的行径,那这种钱亦可列为最卑污之类。至于攫取遗嘱及遗嘱执行人身份(像塔西佗所说的塞内加那样用网捕捞遗嘱和遗孤监护权),这比前者更为卑污;因前者讨好的毕竟是公侯君王,而后者得讨好一些卑鄙小人。

别太相信那些看上去蔑视财富的人,他们之所以蔑视财富乃因他们对发财已不抱希望;他们一旦发财仍然会惜财。别在小钱上精打细算,须知钱财长有翅膀,有时它们会自己飞走,有时你得放它们飞走,以便带来更多财富。人们通常把财产留给儿女或捐给社会,但或留或捐都以数额适中为妙。若子嗣年少,尚缺乏见识,留给他一大份家业不啻是留下了一块诱饵,将招来各种猛禽对他进行围攻。同样,为虚名而馈赠的捐款和基金就像没加盐的祭品,不过是善行之涂金抹彩的墓冢,里面很快就会开始腐烂。因此勿用数量做你捐赠的标准,而要用标准来规定你捐赠的用途;并且不可把捐赠之事拖到弥留之时,因平心而论,死到临头才捐这赠那无疑是在慷他人之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