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爱人》吉莉安•弗琳-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4221,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推荐:亚马逊分类排行榜第1的书

今日重点推荐《消失的爱人》

作者:吉莉安•弗琳

本书荣誉:

全美最大实体书店“巴诺”、《出版人周刊》、《图书馆杂志》、《Inc.》杂志、《圣路易邮讯报》、《赫芬顿邮报》及全球最大书评网站“GoodReads”2012年度推荐好书!

近年来人气最旺的小说之一!

《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

2012亚马逊分类排行榜第1

《奥普拉》杂志2012年度“十大挚爱好书”

《消失的爱人》(Gone Girl)是改编自吉莉安·弗琳的同名小说,由大卫·芬奇执导,本·阿弗莱克、裴淳华、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泰勒·派瑞等主演的悬疑惊悚电影。

2014年11月,获得第18届好莱坞电影奖最佳影片奖。

这本书讲了什么?

1.婚姻会不会杀人?又是谁谋杀了婚姻?敷衍经营的婚姻值得存在吗?懒散消极的爱人要不要得到教训?

2.一对从纽约搬到密苏里的夫妇尼克和他的太太艾米,两个人表面上看是一对完美的恩爱夫妻,艾米每天都用日记来记录婚后生活,每个结婚纪念日都精心设计充满惊喜的“寻宝游戏”,以此维系和丈夫的亲密关系,但生活却不可阻挡地越来越平淡如水……

3.但在结婚5周年纪念日当天,这个美好的家庭却发生了变故。尼克回到家,发现大门没关,客厅里家具零乱,而他小有名气的美丽妻子却不见踪影。

尼克通过媒体深情告白,疯狂寻找消失的爱人。一夜之间,他从人人称羡的幸运丈夫变成镁光灯下无处可躲的可怜男人。

艾米的这本日记,透露出这个家庭有着许多美国家暴案的典型特征,字字直指尼克是真凶。尼克又曝光出一连串的谎言、骗局和不得体的行为,让他的处境雪上加霜。艾米则被吹捧成媒体新宠,大家都想知道她到底是活是死,饥渴的大众等着挖掘出事情的真相。但是,尼克真的是杀人犯吗?

4.一本精心打造的惊世之作,涵盖“生命、爱情、失去、愧疚”等主题,也是一部引人入胜的杰出文学作品。

一步步揭开身份认同的本质,一笔笔描绘了那些令人战栗的秘密——即使在最亲密的情侣之间,这些秘密也仍会破土而出、茁壮生长。

作者:

吉莉安•弗琳

出生于密苏里州堪萨斯市,父母皆为大学教授,从小在书籍和电影的浸润中成长。大学毕业后进入加州的杂志媒体,之后移居芝加哥,在西北大学取得新闻学硕士学位,进入《娱乐周刊》工作,曾经在世界各地的拍片现场采访。

目前已出版三部小说,均受到文坛与媒体的大力好评,更是凭借《消失的爱人》一跃跻身美国最畅销书作家之列,文坛巨匠如史蒂芬•金、哈兰•科本、薇儿•麦克德米德等均盛赞她深厚的写作功底。处女作“Sharp Objects”即入围“爱伦•坡奖”决选,并创下了史上首度同时获得两座英国匕首奖的罕见记录。“Dark Places”和《消失的爱人》则双双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目前,她与先生、儿子定居芝加哥。
消失的爱人

 

作者简介

吉莉安•弗琳

出生于密苏里州堪萨斯市,父母皆为大学教授,从小在书籍和电影的浸润中成长。大学毕业后进入加州的杂志媒体,之后移居芝加哥,在西北大学取得新闻学硕士学位,进入《娱乐周刊》工作,曾经在世界各地的拍片现场采访。

目前已出版三部小说,均受到文坛与媒体的大力好评,更是凭借《消失的爱人》一跃跻身美国最畅销书作家之列,文坛巨匠如史蒂芬•金、哈兰•科本、薇儿•麦克德米德等均盛赞她深厚的写作功底。处女作“Sharp Objects”即入围“爱伦•坡奖”决选,并创下了史上首度同时获得两座英国匕首奖的罕见记录。“Dark Places”和《消失的爱人》则双双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目前,她与先生、儿子定居芝加哥。

试读

此刻他正在眼前,身穿一套适宜仲夏时节的白色西装(德西每个月都会清换衣柜里的服饰,在他看来,适宜六月的服饰到七月就已经过季,我一直很欣赏科林斯家对服饰保有这种一丝不苟的自律性),看上去英俊潇洒,可惜我看上去却并不美貌——我可时时记挂着自己那副眼镜和腰上的一圈赘肉呢。

“艾米。”他摸了摸我的脸颊,随后将我拥进怀中,他并未伸出双臂紧紧地搂住我,那可不是德西的作风,他只是妥帖地拥人入怀,仿佛他的怀抱专为你量身打造,“亲爱的,你简直想象不到,接到那个电话时我还以为自己发了狂,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呢!之前我为你做了好些梦,幸好你还活着,还接到了你的电话,你还好吗?”

“现在没事了。”我说,“现在我终于安心了,前一阵子很难熬。”突然间我泪流满面,流下的可都是一颗颗货真价实的泪珠,不过流泪让我大大松了一口气,而且十分契合当下的情境,因此我放开自己尽情地哭了起来。当初胆大包天地制订了这个计划,提心吊胆地怕被逮个正着,后来丢了钱,被人暗地里捅刀子,被人推推搡搡,还生平第一次变成了孤零零一个人,此时这一桩桩一件件都随着眼泪一点儿一点儿地流走。

哭上大约两分钟后,我会变得非常美貌,如果时间超过两分钟,我会忍不住流出鼻涕,面部也会变得水肿,但只要不超过两分钟,我的眼睛会显得更大,嘴唇会显得更加丰满,双颊也会泛上红晕。此刻靠在德西宽厚的肩膀上,我正在边哭边数数:“一秒,两秒,三秒……”数到一分四十八秒时,我收住了眼泪。

“很抱歉我不能早一点儿来,亲爱的。”德西说。

“我知道杰奎琳把你的日程排得有多满。”我把罪过推到了杰奎琳头上——德西的母亲在我们之间是个敏感话题。

他细细地端详着我,“你看上去……样子变了许多。”德西说,“尤其是面颊十分丰润,还有那一头可怜的秀发……”他住了嘴,“艾米,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如此满心感激的时刻,来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我讲了一个让人后背发寒的哥特式故事,故事中交织着占有欲与怒火,交织着中西部风格的野蛮残暴,“女人就要乖乖待在家里生孩子”,野兽一般地管这管那,交织着强奸、药片、烈酒、拳头,还交织着尖头牛仔靴踢在身上的一脚又一脚、背叛与恐惧,父母的漠不关心、孤立无援的感觉,再加上尼克最后扔下的几句话:“永远也别动心思离开我,那样的话我会杀了你,不管怎样我都会找到你,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我告诉德西,为了自己平安无事,也为了我那未出生的孩子平安无事,我不得不销声匿迹,眼下正急需他伸出援手——我需要他,他是我的救星。我的故事会结结实实满足德西那一腔呵护残花败柳的热切希望,谁让我现在变成了一朵最为经霜受雪的残花呢。早在寄宿制学校时,我就已经跟德西讲过一个故事:我的父亲每天晚上都会钻进我的卧室,而我身穿粉红色的花边睡袍,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一直等到父亲完事。自从这个谎话进了德西的耳朵,他就对我深陷爱河,我心知他想象着与我翻云覆雨,想象着在进入我体内的那一瞬间对我万般温柔千般体贴,轻轻地抚摸着我的秀发,我还心知他想象着我在委身于他时轻轻地抽泣。

“我绝不能再过以前的生活,德西,尼克终有一天会杀了我,我会时时刻刻提心吊胆,但我又不能让他坐牢,当初我只是想销声匿迹,我不知道警察会把他当成凶手。”

我说着娇滴滴地向台上的乐队瞄了一眼,一位瘦骨嶙峋的古稀老人正唱着一首情歌。在离我们这一桌不远的地方,一个后背挺得笔直、蓄着胡须的男人把自己的杯子对着附近的一只垃圾桶扔了过来,那只垃圾桶正靠着我、德西和一堵墙,要是当初我挑的是个风景如画的座位,那该有多好哪。扔杯子的家伙正歪着脑袋打量我,那副迷惑不解的模样显得有点儿过火,如果他是个卡通角色的话,只怕已经挠了挠脑袋。不知为何,我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这个人看上去挺像个警察”,于是转过身把后背冲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