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内在无穷大》张沛超-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4021,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副标题:自我探索的40堂必修课

作者:张沛超

这本书讲了什么?

1.一切迷茫与困惑的解药,唯有:不断地认识你自己

我们一生的际遇,除了外部条件影响外,更多是由我们所不知道的自己去选择和创造的结果。

对自己的认识越深,对人生的规划就越清晰。

2.看到,并坦然面对真实的自己,意味着:

我不会在多年后经历后悔;

我不会让情绪操控大脑做出冲动的选择;

我不会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我能准确地找到自己想过的生活和自己想要的幸福;

以及我的人生地图,在自己手上。

3.愿你能做自己的知己,找到生命的原动力

我们的人生,是由大大小小数万个选择构成的:

是要继续学习还是进入职场?要不要进入或结束一段关系?选择事业还是选择家庭……

面对选择,你也想听从自己的心,可内心的声音嘈杂得像个菜市场。你会疑惑:到底我该过什么样的人生?

心理学告诉你,人生中所有的迷茫与困顿都是一个信号,在提醒你,该向内心看一看、该关照自己的内心了。

我们过去的经历、被情绪加工过的记忆、环境的影响、防御机制等构成了我们庞大且复杂的内心世界,随时左右着我们的选择。

这就意味着,对内在的认知程度越深,越可以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4.在本书中,我们将和心理学家张沛超一起探索内心中每一个未知的角落:

了解处于关系中的自己,突破关系束缚,变得更从容。

了解内心中的防御机制,卸下防御的伪装,活得更轻松。

了解困扰我们的情绪,学会转化情绪,活得更自在。

检视身份标签,排除心中杂念,找到自我的真正价值。

走入内心深处,勇敢面对真我,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

愿你能收获内心的平静,活出自洽的人生。

★在本书中我们将和作者一起:

·重新认识自己:探索转化潜意识,发掘潜能与未知的自己;

·向内疗愈自己:化解内心冲突、重塑人我边界、开启自我疗愈;

·正向发展自己:找到自我目标与价值感,收获人生意义感;

·学会关爱自己:以自我照顾、自我关怀、自我养育的态度成长。

作者简介

张沛超

武汉大学心理学硕士、哲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师、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师,武汉大学现代心理学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中国心理学会临床注册系统督导师,被誉为“国内精神分析学派代表人物”。

在《心理学前沿》《国际应用精神分析杂志》《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中国公共卫生》《武汉大学学报》等发表学术论文多篇。著有畅销书《过好一个你说了不算的人生》。

试读

你为什么难以离开某些关系

本节我们要引入一个概念——配重理论。

这个理论是我理解人际关系的一把钥匙。此前我只在一些比较专业的场合小范围分享过,但大家听完后觉得这个理论很好,所以在书里把它分享给大家。

配重理论

大家有没有注意过建筑工地上的那些塔吊?

塔吊有长臂和短臂,通常短臂上会有一些配重,如果塔吊在运行时没有配重,塔吊就很难保持平衡。人其实也是这样,我们并非孤零零地生活在世界上,而是处于各种关系中,不了解这些关系,就无法真正地知己。

解读配重理论:以一个三口之家为例

我们和他人的关系会有哪些具有特征性的原理呢?这就是我要分享的配重理论。我们总是会在关系里和他人形成某种平衡,举个例子,多年前我坐绿皮火车,车上很多人会在一起聊天,我旁边有一个比较年轻的男子,他在拿着手机兴致勃勃地向我展示他儿子的照片时,突然说:“我从来没有打过儿子哪怕一巴掌。”我心想这句话听起来比较突兀,好端端地为什么突然这样说?品味了一下后我问他:“你小时候,你父亲打过你吗?”

听到我这样问,他的脸色黯淡下来:“我小时候常被父亲打。”我继续问:“是不是你的太太打孩子打得比较多?”他一听,脸色都变了:“你怎么知道的?”我说:“你不想打的、你打不了的、不敢打的这一部分,你的老婆就替你打了。”这就是一种配重。

我们先想一想,他和他的父亲以及他的孩子之间出现了怎样的配重?

父亲打他,他作为受害者会产生一种想法“我不能成为我父亲那样的人,否则就会制造出另外一个痛苦的我”。所以,当他的孩子出生后,他无论从意识层面还是从无意识层面都想远离那样的一种梦魇,所以他会为“父亲过多地打自己”进行配重。他被父亲打过那么多次,要怎么调配才能够保持平衡呢?一定要一巴掌都不打,碰都不碰,即使咬牙切齿也不动手。

然而事实上,在这种配重下,他的孩子并不是生活在一个父亲很宽容、很接纳,或很欣赏他,也完全想不到要打他的家庭环境里,因为这个家庭环境中还有母亲,母亲会吸收父亲心头的愤怒。如果父亲下不了手,愤怒的重量就会转移到母亲那里,母亲就会替他出手打这个孩子。可能父亲越不想打孩子,母亲反而打得越重。

这个过程的危险之处在于,虽然父亲出于自己意识上的配重并不想打自己的孩子,但母亲可能完全不了解这个情况,也不一定知道他的过去,或即使知道也不见得会将他的过去和自己在家庭中的育儿方式结合起来。所以这个孩子可能正生活在一个父亲有一种想打他的无意识愿望,母亲负责实现这个愿望的环境里。

一致性配重 vs 互补性配重

家庭其实拥有非常复杂的配重体系。如果我们想看一看自己有哪些特征,比如是不是特别的外向,那么这种特别的外向可以是一致性的配重,也可以是互补性的配重。正是这样的配重使得我们至少在心理层面上很难离开家庭系统,因为一个体系在运行得比较平衡后,就会变得像一个生命体一样,你能想象一个生命体随便卸一只胳膊、去一条腿吗?那是很困难的,而每个家庭都会把他们的成员固定在自己的配重体系上。

如果家庭或家族一开始就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其实就会造成某种不平衡。假设一个家族中不幸地夭折了一个孩子,那之后出生的孩子就会背负起夭折的哥哥或姐姐的重量。因为父母已经不小心失去了一个孩子,再失去一个孩子对他们而言是很难接受的,所以父母在心头会积压一定的重量。如果家庭中的母亲怀了第二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在还没有降生时,就已经有了父母给他的配重。所以第二个孩子在这样的体系里,就需要填补父母的某种内疚,或做出一种补偿。

在这样的配重之下,父母可能会过多地保护他。如果这对父母的第一个孩子是在马路上不小心因车祸去世的,他们就会把他们对马路的恐惧配重传递给第二个孩子。马路的确存在造成伤害的风险,但父母可能会由于内心的恐惧,把马路说得像地狱一样危险。孩子在完全不知道这个故事、也不知道一开始的体系失衡是如何发生的情况下,可能会以某种异乎常理的心理或行为来承载和回应来自父母的这种恐惧配重。

如果任其发展下去,这个孩子长大后,可能会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突然产生对公路的恐惧症,这可能会导致他没有办法过马路;或发展出一种更为抽象的公路恐惧症:只要他处于快要被提拔,马上会有很好的发展的情况时,他内心的恐惧就会苏醒。此时的场景就好像他正站在一个马路边,马路上全是汹涌的人流或车流,这会让他变得恐惧。当他有这样的恐惧时,就会出现一些行为上的症状。而产生这些症状的原因是他承担了哥哥或姐姐的死而造成的家庭配重。

如果他要去寻找另一半,他会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可能会挑一个和他一样的,无论是恐惧这种现实的马路,还是恐惧一种抽象的马路的人;或挑一个完全相反的、走到马路边时都不看红灯直接就走的人;或挑一个特别爱刺激和冒险的人。

这其实就是他在配重内心深处那些没有充分被他表达的自我。当然,他即使进行了这样的配重,这个配重体系仍然不一定平衡。当年是他的父母担心他遭遇不测,现在如果他在自己的家庭延续这个配重体系,他对伴侣也可能有类似的担心。就这样一环套一环,新成员进入这个家族系统中后,还是会被配重。

当然了,这些都是最简单的模型与假设,并没有将女方的家族背景纳入其中。

如果想理解个人的行为,你不能期望这个人在任何情景下的表现都是连贯的、一致的。他的表现不全被他的意识层面所影响和决定,也和其他人的无意识、家庭的无意识、家族的无意识,乃至社会的无意识等因素有关。

配重理论视角下的行为与问题

如果透过这种配重模型观察一个人的疾病,会发现其实一个人的行为也在进行配重。比如一个孩子出现了厌学行为,甚至到了要待在家里、要休学的地步。这种情况在经验丰富的家庭治疗师看来,这个孩子留在家里,一定是要守护家庭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他还在自己的正常的轨迹上,他的家庭可能真的要破裂了。其实每一个人在自己还是孩子时,都会担心自己的家庭破裂,所以他会觉得自己必须要产生一些行为,而且行为要足够强烈、足够有戏剧性,能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最终使其从学校学生的角色变成回到家里守护家庭的角色。这种行为其实就是在为家庭的危机、为失衡的家庭配重体系进行配重。

所以,如果我们单独看这个孩子的问题,会觉得完全没有头绪,但把他放在他的家庭中再看,就会知道他的病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因为病根就像是一个恰到好处的配重体系,是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治愈的。

这就像有时候在海边玩的堆鹅卵石游戏,先在最下边放一个小小的鹅卵石,在它上面放一个稍微大一点儿的,更上面再放更大一点儿的,再上一层可能就需要放不止一个了,我们放了许多个鹅卵石,当这个结构最终达到一个非常完美的配重体系时,它非常精巧,各个组成部分之间达到了一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平衡。可是如果我们贸然地拿走其中一块会怎样?它可能一下子就崩塌了。

很多人的内心世界都存在这种很刚性的平衡,这最终使他们变得非常脆弱。一些人的家庭或家族的情况其实也存在这种很刚性的平衡,即最小的在最下面,往上逐渐叠加更多人的努力,努力上面又有努力,但这种平衡很有可能因为一次细小的变故而完全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