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5000年》彭兴庭-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966,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副标题:资本秩序如何塑造人类文明

作者:彭兴庭

内容简介:

从公元前3000年到21世纪,从一块泥板上的债务记录到制霸全球的金融巨兽,资本影响和左右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本书中,作者站在“资本边际收益递减”和“耗散结构”两大理论基础上,阐述了资本是如何积累、如何形成的,又投向了什么地方、塑造过哪些文明和霸权:古希腊时期的虚拟金融概念、十字军东征催生了近代银行系统、殖民贸易让欧洲商队遍布全球、战争资本主义护卫英国重组全球产业分工、金融资本如何打造一个个巨型企业、外币结算体系促成全球资本合作、以硅谷为代表的创新资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科技奇迹……

但是,资本无限增殖的内在需求及其周期规律又导致人类不断陷入危机:古罗马资本文明的陨落、南宋复杂社会的崩溃、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间的霸权更迭、全球金融危机频发、穷国和富国间壁垒高筑……在日益成熟的全球化体系中,资本既是建设者,又是毁灭者。

那么,如何建立起开放的耗散结构体系,破除“资本边际收益递减”的魔咒?本书将帮你揭开人类文明史的发展逻辑。

作者简介

彭兴庭

经济学博士、法学博士,高级经济师,现供职于深圳证券交易所。著有《金融法制的变迁与大国崛起》《不一样的极简货币史》等专著,在境内外核心期刊发表论文50余篇。曾长期担任多家报纸杂志特约评论员、专栏作家,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上海证券报》等境内外媒体发表文章百余万字。

试读

商人贾米勒

在公元前1800年前后,乌尔城(现位于伊拉克)的一条名叫乌尔利基巷的巷子里,生活着一个名叫贾米勒(Dumuzi-gamil)的商人。贾米勒早年做过外贸,他将乌尔的谷物、手工制品贩卖到伊朗的山区换取青铜,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后来,贾米勒老了,干不动了,也厌倦了旅途的劳顿,企盼安定的生活。

当然,重要的是,他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贾米勒在乌尔有了一定的地位,“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他的座上客,不是寺庙僧侣,就是王宫官员。而且,多年的历练,也使贾米勒十分了解农民、手工业者的生产生活情况。

于是,他决定在乌尔开始他的金融投资事业。

一方面,贾米勒从寺庙、宫廷以及商人朋友那里吸收存款。

当时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还很富饶,能够生产大量谷物、牲畜,提供许多羊毛和皮革,河边大片的苇秆可以编成席子、篮子和箱子。但除此之外,那里一无所有,没有交易用的贵金属,没有锻造武器的青铜,也没有建筑用的石材。为此,寺庙的僧侣或官员发明了支付利息的贷款,支持商人离开平原,去今天的埃及、伊朗甚至阿富汗,出售商品,换取平原需要的物质。

寺庙、宫廷需要贾米勒这样的专业人士,帮助他们理财。为此,他们要求的年利率在6%—12%之间。

出门在外的商人,也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帮他管理资产。比如贾米勒有个好哥们儿叫阿布(Shumi-abum),是一名青铜贸易商,靠着从乌尔到迪尔蒙(Dilmun)的海上探险发了大财。

公元前1796年,在寺庙官员的见证下,贾米勒和阿布签订了一份合约。阿布借给贾米勒250克白银,而贾米勒承诺5年后归还阿布297.3克白银。这是一笔5年期的定期存款,按今天计算年利率约为3.78%。

这笔存款的利率着实不高,和今天央行规定的基准利率差不多。利率代表社会经济运转水平,低利率意味着国家发展比较兴旺。贾米勒生活的那个乌尔,正处在一个黄金时期。

贾米勒撸起袖子从家门口的泥坑里搬出一块湿漉漉的泥巴,做成方方正正的土块,趁土块还没有干透,他用芦苇把协商好的内容简洁地写了上去,双方无异议后,他把土块装入事先准备好的陶土信封,并盖上借方印章。

在寺庙官员的见证下,贾米勒向太阳神起誓,若有违约,天打雷劈。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存折了。贾米勒以这种低息方式,吸收了很多存款。

另一方面,他进行了一系列投资。

比如,他曾给一位远行的商人提供资金支持,为商人的创业梦想加油点赞;他曾投资了供应寺庙的面包店,成为国王的粮食供应商;他还建立了一个青铜加工厂,帮助国王打造兵器。

此外,贾米勒还将部分资金,作为短期贷款借给了当地的农民和渔民,帮助他们缴纳“献祭”,维修灌溉系统,度过经济周期,平滑消费。

这些针对平民的小额信贷,十分考验贾米勒的风险管理能力。

为此,贾米勒索求年利率高达20%的利息。如果还不起,不好意思,依照当时的法律,债务人就得到卷铺盖到贾米勒家做苦工,直到还清债务为止。

乌尔利基巷

今天伊拉克乌尔城,寂静、荒凉地矗立在平坦而干燥的平原上。

这座沙漠里的废墟,是世界上第一座城市,有着7500年的文明史。乌尔地处波斯湾和两河流域的交界之处,曾是幼发拉底河最繁忙的港口,周围布满了运河河道,港口里充斥着商船、货栈和各类工厂。

乌尔城,这个四通八达的港口城市,是许多商人进行贸易的理想场所。

在这个城市里,人们承认泥板上记载的利润。

债务不仅是一种财富,具有时间上的价值,也可以在不同的人员中流转。

公元前1794年左右,阿布的海上冒险生意遇到了重大挫折,他投资的一艘货船在惊涛骇浪中化为乌有。阿布找到贾米勒,希望能够早点兑现。

贾米勒不是什么善茬,朋友归朋友,生意上必须亲兄弟明算账。他表示,阿布啊,这笔存款的到期日是公元前1791年,兄弟我也没有余粮啊。

怎么办?贾米勒给阿布指了一条路,隔壁伊利舒(Nur-ilishu)和阿沙德(Sin-ashared)最近贩卖石头发了大财,要不去找找他们?

在贾米勒的撮合下,阿布把这块泥巴状的“存折”卖给了这两兄弟。

公元前1791年,伊利舒和阿沙德从贾米勒那里成功收回了欠款。

乌尔城的文件表明,在当时,个人承兑票据存在显著的二级流动性市场。在这个市场里,还款的承诺,可以被视作通货流转。有些票据需支付给原始债权人,还有些可以支付给任何一个持有人;有些见票即付,有些则有固定日期。

现在看起来,这些古老“证券”的流转程序有些复杂,要邀请德高望重的见证人(往往由寺庙和政府的官员担任),还要请这些见证人以“神”的名义起誓,并在泥板上刻下他们的名字。

即便如此,乌尔的资本仍然在夹缝中艰难生长。有证据表明,乌尔不但出现了支持商人远洋贸易的合伙人制度,还出现了支持个人未来规划的养老保险、投资组合等。

古巴比伦的乌尔城,不但有一批非常具有创造力的企业家和资本家,还有一套现存最古老的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这些以贾米勒为代表的企业家和资本家们,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金融交易场所及其相配套的交易秩序。

如果乌尔是今天的纽约,而乌尔利基巷,就是当之无愧的华尔街。

砸碎泥板

公元前18世纪,乌尔城隶属拉尔萨王朝,当时的国王名叫瑞姆辛(Rim-Sin)。瑞姆辛是一个猛人,干了60年国王,东征西战将拉尔萨带入强盛。

马克思说,商品经济是天然的革命派。

商人们四处游走,勇于冒险,他们不依靠政府体制分配,也不依赖家族机构,而是凭借投资买卖获取收入、保障未来和颐养天年。

这些经济上独立的个体一旦作为阶层出现,就会成为一群危险的人。如果规模足够大,就会以一种微妙方式解构人们对政府的依赖,削弱王权的力量。

公元前18世纪的乌尔,资本似乎有了一丝冒头的曙光。

但是,对于一个相对封闭型的农业形态社会,生产力水平不高,资本积累的速度很低,永远不可能逃离边际收益递减的魔咒。

一个商人要赚更多的钱,就意味着要剥削更多的农民和手工业者。而这很可能撕裂整个社会,造成严重的阶级冲突。在美索不达米亚,在古代中国,王朝总是周期性地更迭,背后原因之一,就是财富过度集中,导致社会贫富悬殊,阶层分裂。因此,在农业社会,商人这个群体总是被长期、有组织地打压。

或许是对商人势力的恐惧,或许是对高利贷者的厌恶和对债务苦工们的同情,还有可能国王本身也深陷债务危机,公元前1788年,瑞姆辛颁布了一道敕令,宣称所有的贷款都是无效的。

这条法令要求,免除所有未偿还的消费债务,把土地归还给最初的所有者,允许所有的债务苦工回到自己的家庭,回到母亲的身边。

有学者认为,当时商业贷款可能不在免除债务范围之外。

但不管如何,贾米勒和其他放贷人仍然全军覆没。他们提出了诉讼请求,但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国王瑞姆辛宣称,他的王权来自天授,具有超自然的身份,因此他在必要的时候,有权利重新塑造人类社会。

这种赦令后来成为惯例。每到春天庆祝新年的时候,巴比伦统治者们会举行一个“砸碎泥板”的仪式,主题总是冠冕堂皇:重建公平和正义,保护寡妇和孤儿,等等。

赦令向深陷债务的平民百姓伸出了援手,但粗暴的方式也令许多商业行为的发展陷入停滞。当远距离贸易、金融资本的收益,无法抵销债务豁免带来的潜在损失时,资本形成成本升高,商业架构就会土崩瓦解。

在贾米勒之后的1000年里,考古学家在乌尔再没有发现任何贸易文件,以及类似的充满想象力的金融凭证。

乌尔昙花一现的资本秩序,最终湮没在烈烈风沙当中。市场经济是一种不断扩展的人类合作秩序。但在公元前的几千年时间里,尽管贾米勒等商人做出了很多努力,但这种合作秩序却仍像困在与世隔绝的“钟罩”之内,到处都是难以跨越的阻碍和栅栏。

在边际收益递减的规律下,美索不达米亚逃脱不了“治乱循环”的历史宿命。有份叫作“苏美尔王表”的文献,描述了两河流域此起彼伏的政权更迭。按照王表,“王权”自天而降,然后从一个城市转移到另一个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