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竞赛:人类对抗疾病的代价》-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920,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内容介绍:

新冠疫情的阴影笼罩全球,疫苗竞赛分秒必争。20世纪中叶,脊髓灰质炎、风疹、狂犬病肆虐美国。本书以人胎细胞系WI-38的传奇为线索,讲述三位疫苗巨人海弗利克、科普罗夫斯基、普洛特金的研发故事。他们的发明与发现大大改变了细胞学、疫苗学的景象,为全世界数亿人的生命健康提供了重要保障。书中展现的20世纪科研实景,交织着坚持、理想与英雄主义,也掺杂着权术、欺瞒与伦理争议,不乏默克、惠氏、辉瑞等医药巨头的利益角逐,资本的游说操作,政府的监管缺失。疫苗失效、医疗事故、医学伦理等话题长久以来牵动人心。

作者简介:

《科学》期刊记者,《自然》期刊和《财富》杂志供稿作家,并为《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撰写生物学和生物医学专栏。在华盛顿负责生物医学报道近二十年。瓦德曼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人类生物学专业;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学习医学,并以罗兹奖学金从牛津大学国王学院获得医学学位;还拥有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硕士学位。

试读

英格兰伦敦,1962—1963年

尽管人们对最初几例白内障的不寻常出现感到震惊,但是只有在类似的病例继续出现时,人们才开始认真考虑它们的成因。

——诺曼·麦卡利斯特·格雷格,澳大利亚眼科学家,1941年 [342]

1941年初,澳大利亚悉尼一位事业有成、高大健壮的眼科医生,注意到自己诊室里接待的眼盲婴儿数量急剧增加,这令人警觉。

诺曼·麦卡利斯特·格雷格很擅长板球、高尔夫球和网球,头脑也很敏锐。他1915年从悉尼大学医学专业以优等生毕业,随后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作为皇家陆军医疗队上尉在法国服役。他曾经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去搜寻和照料伤员,获得了“杰出勇士”勋章。

战后,格雷格在英国完成了眼科住院医生实习后回到悉尼,在那里开设了一家成功的私人诊所。他对懒汉和蠢货的容忍度很低,却对患者十分善良热情,总是认真倾听患者的故事。他的热情富有感染力,他也有一颗好奇、敏锐的心。 [343]

1941年初,格雷格49岁,他开始谢顶,戴上了眼镜,担任了位于悉尼的皇家亚历山大儿童医院的高级眼科医生。那年上半年,眼盲婴儿数量开始增多,一个接着一个。到6月,他已经接诊了13名眼盲婴儿——对于一座只有百万居民的城市来说,这个数字大得异常。

这些婴儿患的都是白内障——眼睛中的晶状体本应该是透明的,却呈浑浊的乳白色。(晶状体是一个无血、无神经的椭圆形结构,成人直径约为一厘米。它位于瞳孔之后,形状会变化,以帮助眼睛聚焦近处或远处的物体。)婴儿的父母说,他们出生时晶状体就呈浑浊的白色。这让本应该是黑色的瞳孔看上去像是白色的。

格雷格把药水滴到婴儿的眼中散瞳,瞳孔对光线的反应微弱而缓慢。3月龄以上的较大婴儿转动眼球时,还表现出不流畅、痉挛和无目的。“这是眼球的搜寻转动,说明眼睛没有发育出任何[聚焦]能力。”格雷格写道。

格雷格接连检查了多名婴儿后,白内障的程度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不像他以前见过的先天性白内障。晶状体正中心的白色浑浊很严重,但是越往边缘浑浊越轻,呈云雾状:一层“白色的薄雾”。最后,在晶状体的最边缘,有一部分未受影响的区域。

格雷格知道,在胚胎发育期间,晶状体的中心最先形成,外层稍后形成,就像洋葱的一层层鳞茎。这种白内障的病因无论是什么,都肯定是在胚胎期的早期出现的。

那些婴儿并不只是眼睛有问题。他们通常体型瘦小,营养不良。他们母乳喂养困难,这种问题常见于有心脏缺陷的新生儿中。格雷格请儿科的同事玛格丽特·哈珀来检查其中8名婴儿。哈珀在这8名婴儿的胸骨上都听到了明显的杂音。最终结果是,13名婴儿中有12名都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格雷格很不安,他怀疑自己所看到的并非巧合。当时公认的观点是,所有先天缺陷都是遗传的,是通过基因从父母传给孩子的。谁要是暗示环境因素可能产生了影响,就可能被视为明显不懂科学。但是,新生儿中突然“爆发”白内障,那些婴儿都患有相似的、不同寻常的白内障,并且他们的眼睛和心脏同时出问题,这让格雷格怀疑存在某种共同的、可能与环境有关的病因。

一天,两位白内障患儿的母亲坐在格雷格的候诊室里谈论各自的孩子。一位母亲对另一位说,她在怀孕时患过德国麻疹。她担心是那次生病影响了孩子。另外那位母亲说自己也在怀孕时患过同样的病。就诊时,两位母亲都把这件事告诉了格雷格,问他德国麻疹是不是罪魁祸首。 [344]

格雷格一直在寻找线索,而这件事令他猛醒。他仔细询问了两位母亲病史后,又联系了另外11名婴儿的母亲,问她们是否在怀孕时患过德国麻疹。他还联系了关系不错的同事——悉尼的其他眼科专家——问他们最近接诊了多少例先天性白内障婴儿。他们能不能问一下婴儿的母亲们是否在怀孕时患过德国麻疹?他也向澳大利亚东部其他城市——从墨尔本到布里斯班——的眼科医生咨询了同样的问题。

德国麻疹的学名是风疹,英文是“rubella”。这个英文单词来自拉丁语,意为“些许红色”。风疹通常症状较轻,在患者咳嗽、打喷嚏等时通过口鼻中的飞沫传播。风疹的症状包括发热、腺体肿大,以及皮疹。它俗称德国麻疹,因为德国人弗里德里希·霍夫曼在1740年首次描述了这种疾病。 [345] (英国医生威廉·梅顿于1815年首次用英文描述了它。) [346]

在皇家炮兵驻印度部队服役的苏格兰人亨利·维尔详细记录了孟买一所寄宿学校风疹爆发的全程,于1866年造出了“rubella”一词。他的研究也将风疹与典型麻疹区分开来;麻疹是一种明显不同的疾病,当时也在那所学校流行。 [347]

尽管由于维尔等人所做的工作,风疹在1881年的一场国际医学会议上被正式认定为一种确切的疾病;然而在维尔的论文发表前,以及此后的近一个世纪,风疹都被医生视为一种恼人的疾病,一种“讨厌的麻疹”。他们认为风疹是小病,但是会干扰医生诊断其他更危险的、会出疹子的疾病,尤其是会导致儿童死亡的典型麻疹和猩红热。

实际上,风疹症状很轻,多达2/3的感染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患病了。 [348] 有症状的患者可能会出现低热,颈部及耳后淋巴结肿大——这些症状会在感染病毒后12至23天出现。对某些人,尤其是年轻女性,风疹可能引起关节疼痛,甚至引发关节炎,导致关节发红、发热、僵硬和肿大,这种关节炎会持续或反复发作数月。对约1/5000的风疹患者,尤其是成人,风疹会引发致死率高达1/5的脑炎。 [349]

风疹的标志是粉色或红色的疹子,在接触病毒两周后出现。疹子通常最先出现在面部,随后蔓延至躯干和四肢,偶尔会发痒,持续约三天。

风疹并不像典型麻疹那样传染性强。但是,它肯定会传染。尽管患者在才出疹子时传染性最强,但是在出疹子前后一周,病毒都可以传染。患者即使没有出疹子或出现其他症状,也能传播病毒。

澳大利亚自1939年9月参战,所以格雷格开始接诊那些婴儿时,大量的年轻人生活在极其拥挤的军营里,准备乘船去欧洲和非洲。在拥挤的营房里,传染性疾病很容易扩散。

1940年,澳大利亚爆发了大范围的风疹疫情。这场严重的风疹不同往常,成年人也病倒了。许多患者都有腰部、脚踝阵痛,以及咽喉疼痛的症状。有些患者只是浑身乏力。在悉尼的亨利亲王医院,普通风疹患者的住院时间为八天。 [350]

医学专家推测,澳大利亚当时的条件适宜风疹爆发,不仅是因为军营拥挤,还因为战时澳大利亚的许多新兵是从乡村来到城市的,他们在农村可能从未接触过风疹病毒。他们没有抵御风疹病毒的抗体,进而成了风疹流行的温床。随着战争的推进,对风疹没有免疫力的新兵持续不断地来到城市。 [351] 他们休假回家时将风疹传染给家人、妻子或女友。军工厂和军事机构中的女雇员可能加剧了风疹疫情。

在两位母亲询问自己孩子的病情是否由风疹造成后,格雷格去了大型的亨利亲王医院,到传染病科室查看了风疹患者的住院记录。他的发现证实了自己的怀疑:住院风疹患者最多的时间是1940年6月中旬至8月,离那批不幸婴儿出生的时间——1941年3至5月——相隔正好7至9个月。

格雷格询问了另外11名白内障婴儿的母亲,其中只有1位说自己在怀孕期间没有 患过德国麻疹。她还告诉格雷格,她一直忙着照看她的十个孩子,记不得孕期的细节,只记得在孕6周左右生过病。 [352]

悉尼和澳大利亚东部其他城市的眼科同行给予的答复,和格雷格期待的一样明白无疑。他的同行接诊了65名白内障婴儿。加上格雷格接诊的,总计有78名婴儿患白内障。这些婴儿中,有68名婴儿的母亲表示在怀孕时患过德国麻疹。剩下的10名中,有5名的母亲表示不清楚,或者说没有患过风疹。在2例中,眼科医生没有来得及询问孩子的母亲。此外,还有1位母亲说怀孕时“肾出过问题”。

在68位确定自己患过风疹的女性中,绝大部分是在孕1至2月患病的。其中大多数人是在1940年7或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