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时的第三帝国》-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919,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推荐:豆瓣评分高达9.2的一本书

今日重点推荐由理查德·J. 埃文斯所著《战时的第三帝国》第三帝国三部曲

作者:理查德·J. 埃文斯。

英国历史学家,以19、20世纪德国史,尤其是第三帝国的研究享誉学界。

1.1939年9月1日开始,德军以闪电战拿下波兰。

波兰军:阵亡7万人,受伤13.3万+,被俘虏近70万士兵,另平民伤亡无算。

德军,1.1万人阵亡,3万人负伤,3,400人失踪。

且不说战争结果及双方实力差距,看数字都是冷冰冰的,如果对应到每个独立的家庭中,战争是没有胜负的,拿德军来讲,这场战争中也有几万个家庭失去亲人,其痛苦可想而知。

2.战争开始,波兰政府将约1.5万名德意志人驱赶到东部。约有2千名德意志人被大规模地枪杀或者累死在被驱赶的路上,另有300人武装起义反抗被杀。

关于这件事,在德国国内,是这么宣传的,我们有6万手无寸铁的同胞被波兰人残忍的杀害,我们必须用行动去阻止这种仇恨和暴行……

大多数德国人相信侵略战争是正义的,相信是为了拯救受苦受难的同胞,这种仇恨和不满迅速地服务于种族清洗和大规模的谋杀运动,程度远远超过了德国占领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时所做的一切。

3.事实上,德国和波兰早在1934年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到1939年,波兰已经成为第三帝国向东扩张的严重障碍。因此它必须从地图上消失,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英法将会出手援助波兰人。出于战略和经济考量,必须占领波兰。

希特勒命令“骷髅总队”做好准备,将波兰民族和讲波兰语的男人、女人和孩子通通处死,不得手软……波兰人将会锐减,波兰终将由德国人定居。

沦陷的波兰成为希特勒在中东欧建立新种族秩序的试验场,希特勒和纳粹分子首次打算全面推行其种族主义意识形态。

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法国、丹麦、挪威、荷兰,英国、苏联,北非,白俄罗斯、俄国、波罗的海国家和乌克兰,犹太人、斯拉夫人、吉卜赛人……逐步扩展到“反社会者”、精神病人、残障儿童。从“安乐死”计划到种族灭绝,一步步实行工业化流水线式的大规模谋杀。

4.本书打破过去聚焦在战役或集中营的单一视角,不仅聚焦希特勒、戈培尔等少数纳粹高官,还扩及希特勒盟友、政府官僚、军事将领、普通民众,呈现更完整更真实的第三帝国。

从宏观的战争描绘普通人的战时经历,细致讲述纳粹的军事征服与毁灭。深入探讨纳粹的种族灭绝与优生政策,从参与者、动机、手段、地点、人数、各界反应等面向完整剖析纳粹罪行。

欲知更多,敬请阅读原书

试读

自1942年春天以来,外国劳动力大规模输入,极大地改变了德国城镇的面貌。营区和廉价招待所雨后春笋般在德国遍地开花,它们都是用来给这些外籍工人提供住宿的。例如,仅慕尼黑就有120个战俘营和286个供外国平民工人使用的各类营区与招待所,通过这种方式,可供外籍工人使用的床位达到了8万个。有的公司招募了数量惊人的外国员工,比如,接近1944年尾声时,机动车制造商宝马公司在11个特别安置中心为16,600名外籍工人提供了容身之所。 [83] 戴米勒—奔驰公司(Daimler-Benz)的厂房位于斯图加特附近的下图尔克海姆,从事生产飞机引擎和其他军需品,它在战争期间拥有多达1.5万名工人。截至1943年,除研发部门外,外籍工人在该公司其他部门的工人比例中占到了一半以上,而在1939年时,外籍工人的数量还几乎为零。他们被安置在70个形形色色的场所,在一个破旧音乐厅和一所废弃学校中临时搭建的简陋房屋就包括在其中。 [84] 克虏伯公司的炼钢厂位于埃森(Essen),截至1942年9月,它一半以上的德国本土工人被征召入伍,但与此同时,自1937年以来,军需品订单大幅增加,让它不得不面对提高至两倍生产量的需求。到1943年初,这些炼钢厂的外籍工人占到了差不多40%。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大比例的外籍工人,一方面是因为克虏伯公司向政府相关部门(就是后来绍克尔统辖的部门)反复提出请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该公司在西欧展开了征募技术工人的招聘活动。克虏伯公司的高层领导在法国沦陷区的德国行政管理部门中拉拢关系,以确保后者能在1942年秋天为他们安排近8,000名工人,而且其中许多工人都有娴熟的专业技能。绍克尔统辖的部门甚至开始怀疑克虏伯公司更倾向于雇佣外国技术工人,不愿选用训练较少、经验不足的德国工人。在克虏伯公司的所在地埃森,有的外籍工人租住在当地居民家中,如果他们是战俘或者从东边征募而来,那么就被安置在专门为其建造的营区中,营区往往有重兵把守。专门为苏联工人修建的营区其条件分外艰苦,卫生设施不足,而且连床单枕套以及其他基本设备都没有。大部分平民工人尚不满18岁。同其他国家的工人相比,他们的食物配给要糟糕得多。克虏伯公司汽车制造厂的一名工头也在党卫队中担任中士,因此他不可能同情苏联工人。他曾抱怨道,他应该过更体面的日子,而不是和这群工人打交道,他们每天吃的“简直就是一碗水,上面浮着几丝蔓菁,就像洗碗水一样”。克虏伯公司的另一名经理指出:“这些工人被派到我们这里来建造锅炉,但他们一直食不果腹,根本吃不消这份苦力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