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川端康成-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886,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川端康成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本殿堂级唯美文学大师川端康成,不被遗忘的传世之作,中文简体版首次出版!

川端康成极为欣赏纤细的美,喜爱用那种笔端常带悲哀,兼具象征性的语言来表现自然界的生命和人的宿命。——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

★我们是最亲密的挚友,却隔着最遥远的距离!在关于“友情与成长”的书写中,感受川端康成的文学初心。

川端康成的文学有着另一张常常被漏视的面孔:温暖,甘美,平易近人,满满的少女趣味。少女之间无法隐藏的任性和嫉妒、成长中的挣扎、分离时的苦涩,就是青春时代懵懂而美好的我们自己。

★众多名家的心爱作家,不可不读的文学经典之作!余华、莫言、贾平凹联袂推荐!

内容简介:

《挚友》是发生在容貌相似的两个少女之间的故事。惠美和霞美出生在同一天,而且有着一模一样的可爱面容,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之下,两人自然而然成为了好朋友。虽然面容和生日一样,家庭环境和性格却截然不同。惠美,家境优渥,是家里的长女,性格沉稳;霞美,父亲离世,她在母亲的宠溺中长大,敏感又任性。

她们在一起发生了一件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而这些生活的琐碎和必然,让两人更加亲密的同时也产生了分歧,最终迎来分别的时刻

作者简介

川端康成(かわばた やすなり,1899-1972),日本文学界泰斗。新感觉派作家,著名小说家。196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亚洲第三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川端康成的文字以 “敏锐的感受,高超的叙事技巧,表现日本人的精神实质”。

杨伟

天津师范大学文学博士毕业。日本语言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日本学研究所所长。译作太宰治《人间失格》销量突破百万册,同时译有安部公房、川端康成等知名日本作家的经典作品。

试读

霞美的叔叔出院了,却成了盲人。

尽管脑袋里的恶性肿瘤依靠手术切除了,但也永远地失去了视力。

人们常说,祸不单行。这时,叔叔公司的业务也出现了闪失,所以,不得不把鹄沼的房子和那辆蓝色的汽车全都卖掉。眼下正在东京找小一点的房子,打算和哲男两个人搬到东京来生活。

周围的人都对叔叔和哲男的处境非常同情,甚至有人开口劝说霞美的母亲和他们同住,以便照料这一对父子。

但这一建议却遭到了叔叔的拒绝。

叔叔把钢琴、宠爱的波奇和伽比都送给了霞美,还把那扇漂亮的三面镜送给了霞美的母亲。

哲男因父亲的事情会时不时来一趟东京。每次顺便到霞美家时,他都会说:

“爸爸很想见霞美呢。如果霞美不愿意,那我就去拜托惠美代劳吧。”

听他这么一说,不知为什么,霞美生气得直打哆嗦。

如果惠美说“一个盲人大叔,我才不要去呢。管他怎么着都无所谓”,那么,或许霞美心中的芥蒂就会顿时消除吧。

可不承想,那以后初次见到惠美,她首先过问的就是叔叔。

进入秋天以后,霞美的母亲因忙于工作,常常无暇顾及霞美。霞美因此更加寂寞了,觉得什么都无聊透顶。

高田老师在理科课上讲起天体来,话题不断,口若悬河。可是,就算他把各种数字,比如星球围绕太阳旋转一周的时间等,一一写在黑板上,霞美还是忍不住哈欠连天,只是怔怔地看着老师的脸。

高田老师又讲起了从月球世界下凡到人间的辉夜姬的故事。

“除此之外,同类的传说还有……”高田老师提问道。

“希腊神话。”惠美的声音清晰地直抵霞美的耳膜。

“是的。其实,星座的名字,大都来自希腊神话呢。不妨用望远镜瞅瞅星座吧。要不,我给你们讲讲星座的故事?”

这时,就像拉上了一道黑色幕布似的,教室里陡然一片黑暗。刚才还太阳高照的天空,竟蓦地下起了雨来。学生们把写满困惑的脸转向窗户,望着变幻无常的天空。

“不要看别处。”

高田老师对雨毫不介意,继续说着天体的话题。已经到今天结束的时候了。

放学时,雨彻底下大了。

在放着鞋柜的出入口处,挤满了拿着雨伞和雨靴来接孩子的家长。

霞美也在搜寻着母亲的身影。

在人群中一看见惠美母亲的身影,她就立马爬上楼梯,钻进了图书馆。

从图书馆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下面的街道一直延展到很远很远。

霞美茫然地看着来接人的家长和回去的学生们。没有打伞就冲到屋檐外的那些人,或许是家都在附近吧。

如果母亲拿伞来了,那么,霞美就会和母亲快乐地漫步在雨中的街头,路过水果茶店时,还可以让母亲买一杯冰淇淋汽水吧。霞美在心里期盼着那一幕。

(母亲白天要做缝纫,晚上很晚还在织毛线——长此以往,会搞坏身体的。应该偶尔也出门去休息休息……)

霞美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久久地俯瞰着雨中的街道。

当豆腐铺的伙计撑着雨伞的黄色身影突然映入霞美的眼帘时,有人走进了图书馆。霞美以为是老师,可回头一看,却发现是三年级的坂本容子。

“哎呀,你在干吗呢?是来借书的……”

那嗓音就像个男的。

“在等雨停吗?这雨暂时是不会停的。如果是去车站那边,那就钻进我的伞里来吧。你呀,还长着一双蛮可爱的眼睛呢。昨天,我借了本《金色夜叉》回去,没想到是文言体的,就决定放弃不读了。”说着,她伸伸舌头,把书还到书架上,在借书卡上写上还书日期,然后搂着霞美的肩膀,下楼去了。

霞美躲进了那把很大的黑色棉布伞里。

一到家门口,就看见准备外出的母亲手拿着两把雨伞,正要走出玄关。

“哦,你回来啦。太好了。是跟谁一起回来的吧。妈妈专注于工作,结果忘了时间,正急急忙忙地要出门去接你……”

但霞美话也不说,就一头钻进了房间里。

“对不起,霞美,妈妈去晚了……”外面传来了母亲的道歉声,“快点把衣服换掉吧。还给你准备了点心呢。我这就出去买点做晚饭的东西。”

“才不要呢,妈妈。”霞美呼唤道,但妈妈已听不见了吧。

从玄关那里传来了关门声。妈妈一出去,一种无处发泄的不满顿时攫住了霞美。

明明母亲手里拿着两把伞,霞美却偏要这样想:

(妈妈刚才根本就不是去接我,而是要出去买东西呢。)

想到这里,霞美更是无比凄凉。

在独自一人的家里,霞美给容子写了封信。

一开始只是在罗列独生子的寂寞,可写着写着,不知不觉竟变成了一本正经的请求,希望容子能做自己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