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者的国度》-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879,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费尔南多•阿兰布鲁

西班牙近年罕见现象级畅销书 全球总销量破150万册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巴尔加斯·略萨倾情推荐

HBO同名电视剧2020全球同步上映

内容简介:

西班牙恐怖组织埃塔宣布永久停火的次日,毕妥利不顾子女反对,坚持搬回到丈夫遭埃塔分子杀害的巴斯克故乡小镇,她需要在死之前给自己一个交代:追查凶手、获得道歉。

毕妥利的回归撕开了故乡小镇的平静面纱,搅翻了蛰伏多年的沉痛往事。两个家庭中的两代人,深陷痛苦深渊无法自拔,命运各不相同却都曲折坎坷,折射出的是痛彻心扉的民族记忆。锥心之痛如不灭的炭火,绝无遗忘的可能;有些道歉也许很难,但绝不能缺席。

◎ 评论推荐

这是一部正在成为出版界和文学界奇迹的伟大作品,真实到令人战栗。——西班牙《先锋报》

很久没有读到过如此令人信服、感人至深且构思精妙的作品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巴尔加斯·略萨

阿兰布鲁的这部精彩长篇巨著,用忠实练达的笔触,刻画出痛苦与宽恕的交织、家庭与家人的意义。——《出版人周刊》

这是一部闪耀人性光辉、叫人难以忘怀的文学作品。——《科克斯评论》

作者简介

费尔南多•阿兰布鲁(1959- ),出生于西班牙东北部著名海湾城市圣塞巴斯蒂安,1985年迁居德国,是当代西班牙语世界最杰出的小说家之一。阿兰布鲁笔耕不辍,佳作不断,自1996年踏入文坛至今,已有多部作品问世,其中长篇小说9部,短篇小说集4部,诗歌作品集5部。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阿兰布鲁不断将各大文学奖项收入囊中,如西班牙简明图书奖、西班牙皇家学院奖、西班牙文学批评奖、西班牙国家小说奖等。

试读

十一月的天灰蒙蒙的,内蕾娅走出门廊,外面在飘小雨。前方的坡是必经之路,远远地站着一个男人,打着黑伞,遮着脸。内蕾娅的心揪了一下,不是说现在没有恐怖袭击了吗?这态度,这模样,一个人,不由得让她担心起来。保险起见,换到街对面去走。没一会儿,那人转过身来,居然是哈维。

“你不是说,赶时间,要去看球吗?”

“我改主意了。”

理由是什么?觉得跟她单独聊一聊比看球更重要。内蕾娅说:你别吓我。哈维说:你别害怕,只是两人很少见面,没机会单独聊一聊。他俩决定接着往下,走到圣马丁街。走在路上,内蕾娅说:把伞收了吧,雨不下了。哈维收了伞。不一会儿,两人在欧罗巴酒店的咖啡厅坐下。

“我都不知道你爱喝白兰地。”

“嗯,总得喝点什么。咱们不能干坐着,不消费,不是吗?”

她要了母菊花茶。刚吃完海鲜饭,肚子撑,嘴里油。

哈维对她的抱怨充耳不闻,不铺垫,直入主题:

“在去妈妈家之前,我本该跟你见个面,聊一聊的。说实话,我很不开心。咱俩应该定几条规矩,免得再让她受苦。你实在是考虑不周。尽管我承认,部分责任在我,没有及时干预。”

“没有让我闭嘴?”

“你就说说将来的计划,已经足够。出于谨慎,或者有个词,不知你听没听过,出于分寸。”

“就像你现在这样,有分寸,是不是?”

“说说你第N次分居也就行了,别的事最好改天再说。也许你觉得妈很冷静,可我向你保证,那种冷静是装出来的,是她寡居以来所戴的面具,她只是在装坚强。你说啊说,说得没完没了,有时候说得可起劲了,说得我烦得要命。你要是仔细观察,会在妈妈的额头上、眼睛里看到:你说的每个字,都重重地砸在她心坎上。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哦,是吗?你要是能看见,那就怪了,明明一直埋头吃饭,就没抬过头。”

“有些事,不用看,也能看见。内蕾娅,你听好。或许,你跟基克分居对你的伤害,比表现出来的更严重,这点你自己心里清楚。吃饭时,你给我的印象是:突然想做很多事,无论殃及谁,无论会对身边的人有何影响。说真的,你的内心并不平静。”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我非得按你的方式走?”

“去伦敦前,你向我保证:已经放弃了恢复性司法见面这个念头。如今,我们又得知:你要继续。我说:你这又是何必呢?想远走高飞之前,获取一点心理安慰?想各找出路,各自逃命,不是吗?看看妈妈的反应,你真的能得到安慰?我不能。或许,面对悔不当初的凶手,我会一瞬间感到安慰。可是,等我回到圣塞巴斯蒂安,发现个人松了口气,对亲人没有好处,甚至适得其反时,我的感觉会和过去一样,甚至更糟。”

“你在骂我自私?”

“说你天真好了。”

“哈维,我不是你的三岁小妹妹,童年已经离我很远。我不需要人生导师,我的人生会自己安排。”

“我不否认,所以才会坐下来跟你聊一聊,相信你能做出决定,避免犯错,避免像今天这样,伤害别人。”

“你太夸张了。”

“你将爸爸的遭遇挪作私用,按你所需,对你方便,随你怎么叫,寻求一条出路。然后你志得意满,远走高飞,在海边的棕榈树下,开始崭新的生活。你从没想过,也许这样做,会让留下的人更痛苦。”

“情感上,你们永远停留在那一刻。妈妈和你掉进痛苦、怨恨、忧伤的深渊里无法自拔,也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把自己拔出来。我跌落过谷底,已经受够了,内心有需求,需要改变。因此,我找人咨询,想去见凶手,告诉他:你们对我做过这些,后果是这些,你留着,送给你;然后我再带着他的道歉,或没有他的道歉,走得远远的,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不会戳我脊梁骨的地方,为别人做点事,比如为遭受虐待的妇女和孤儿做点事。说我自私,简直无稽之谈。甚至我觉得,留在这座城市,继续舔伤口,直到生命的尽头,那才更自私。你别再盯着这杯该死的白兰地了,你看着我。我是一个跟丈夫分居的女人,没有孩子,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更年期。你在伤害我,我想拿母菊花茶泼你的脸。”

哈维神色自若,没看她,甚至在跟她说话时,继续盯着白兰地:

“有个情况你不知道,抱歉之前没告诉你,这也是我们本该见面的另一个原因。我觉得妈妈病了,什么性质,还不知道。最近一次检查结果一点儿也不好。你在伦敦时,我帮她约了这儿最好的肿瘤专家之一,可那天,妈妈没去,她说忘了,我很怀疑。我不想吓她,只说是常规复查。她又不傻,有症状,多少会自己判断。我拜托你,计划延后。照我说,至少咱妈活一天,搁置一天。行行好,你那边别有什么动作,让她雪上加霜。”

“是癌症?”

“肯定是。”

哈维喝了两杯白兰地,加上妹妹的母菊花茶。他去柜台结账,顺便跟服务生打听比赛结果。上半场进行到一半,比分零比零。他折回去找妹妹,没再坐下。

“你想想,想好了,告诉我一声。”

“没什么好想的。明天,我给调解人打电话,跟她说放弃。医生大人再次得逞。不过我保证,总有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哈维俯身,在她脸颊上留下一个兄长的吻。

“日子艰难。”

“你说得没错。”

兄妹俩简单告辞,没有笑容衬托,没有感情渲染。他出门,雨停了。她继续坐在角落桌边,怔怔地看着窗外,街上灰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