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头游戏》尤•奈斯博-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850,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 北欧悬疑小说大师尤•奈斯博邪恶又疯狂的黑色幽默之作,宛如昆汀遇上科恩兄弟,改编电影被英国《帝国》杂志评为“年度惊悚片”

◆ 一桩尔虞我诈的骗局×两个各怀心机的猎人×一场变调的猎头游戏:情节环环相扣,节奏紧张刺激,恶搞名场面频出,荒诞又好笑

◆ 被评为挪威图书俱乐部年度小说、书店业者年度小说

罗格•布朗是挪威顶尖猎头,他推荐的人选百分之百会被客户雇用。他在面试应征者时运用FBI的九大侦讯技巧,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让对方主动昭告一切。这项技能还让罗格得以从事另一项不为人知的工作——偷窃并转卖名画。这个秘密财源帮他维持奢华的生活,负担一栋历史悠久的豪宅,同时资助美丽妻子耗资不菲的画廊生意。某晚在画廊举办的赏画会上,妻子介绍他认识了克拉斯•格雷韦,他不但是一个顶尖科技公司执行总裁的完美人选,而且刚好有一幅价值连城的鲁本斯画作,可以帮罗格解决严重的财务问题。

然而,当罗格闯入格雷韦的公寓后,他发现的不只是那幅画而已,还有妻子掉在卧房床下的手机……与格雷韦相识,也许是罗格这辈子最倒霉的一件事。他那套面试把戏在格雷韦面前彻底失效,而且自从发现妻子出轨后,各种乌龙衰事纷至沓来……

作者简介

尤•奈斯博,风靡世界的挪威作家,北欧犯罪小说大师,几乎每一部作品都登上挪威图书畅销排行榜。他拿过北欧几乎所有的犯罪小说大奖,包括玻璃钥匙奖、书店业者大奖等,还获得英国国际匕首奖和美国爱伦•坡奖提名,作品被翻译成50种语言,在50多个国家出版,销量突破4500万册。

奈斯博曾是挪威知名的摇滚明星,白天任职于金融业,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演出。不久,他考得金融分析师执照,被挪威知名证券公司高薪挖走。然而工作和乐团越来越难以兼顾,濒临崩溃的奈斯博决定休半年长假。他带着笔记本电脑,跳上飞机,前往澳大利亚,在那里写下了日后让自己声名大噪的“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的第一部——《蝙蝠》。

奈斯博受到英美犯罪小说名家的一致拥戴,迈克尔•康奈利称赞他是“我至爱的惊悚作家”。评论家普遍认为,奈斯博可与丹尼斯•勒翰、詹姆斯•艾尔罗伊、迈克尔•康奈利、伊恩•兰金、雷蒙德•钱德勒等名家相提并论,称他是“挪威犯罪书写的毕加索”;德国《明镜》周刊则赞他为“斯堪的纳维亚的奇迹”。他的读者族群广泛,涵盖纯文学、冷硬推理、黑色小说,以及通俗惊悚小说爱好者。

试读

我的父亲叫伊恩·布朗,他热衷下棋,但并不是很厉害的棋手。他五岁时就开始跟他爸爸学下棋,也会看棋艺书籍,研究经典棋局。然而,一直等到我十四岁时他才开始教我,早已过了我吸收能力最好的年纪。但是我有下棋的天分,十六岁时我第一次击败他,他露出微笑,好似以我为荣,但我知道他讨厌被我打败。他把棋子重新摆好,开始了一场复仇之战。我跟平常一样用白棋,他想让我觉得他在让我。[1]下了几步之后,他说他要去厨房一趟,我知道他去喝了一点杜松子酒。在他回来前,我已经把两个棋子的位置换掉,但他不知道。四步之后,他看到我的白皇后对着他的黑国王,而且下一步他就要被将军了。他那样子看来实在太可笑,所以我控制不住开始大笑。从他的表情我看出他已经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他站起来,挥手把棋盘上的棋子都扫掉,然后开始揍我。我的膝盖一软,跌在地上,与其说是因为他的力道太大,不如说因为我害怕。以前他从来没有打过我。

他愤怒地低声说:“你换了棋子的位置。想当我的儿子,就不该作弊。”

我尝到嘴里有血的味道。掉在地上的白皇后就在我面前,她的后冠断掉了。怨恨在我的喉中与胸间燃烧。我捡起断掉皇冠的白皇后,把它摆回棋盘,然后是其他棋子。我把它们一个个摆回去,放在原来的位置上。

“老爸,该你走了。”

如果你是个充满恨意的冷血棋手,你就会这么做。就算是在快要赢的时候被对手冷不防地打了一巴掌,击中脆弱的地方,被洞悉心中的恐惧,你也不会失去对棋局的掌控,你会把恐惧放在一旁,继续执行原来的计划。你会深呼吸,把棋局重新摆起来,继续比赛,然后带着胜利离开,离开时不会显露一丝胜利的姿态。

我坐在桌子的另一端,看着克拉斯·格雷韦的嘴巴动来动去。他的脸颊时紧时松,说着费迪南与探路者公司的两个代表显然都听得懂的话,总而言之他们都很满意,全部三个人。我真痛恨那张嘴,我讨厌他那带着一点灰调的粉红色牙龈,那两排像墓碑一样整齐结实的牙齿,是的,我甚至还痛恨他那不断变换的口形。双唇间的裂缝如果呈一条直线,两边嘴角往上扬就表示他在微笑,像雕刻出来一般的微笑,想当年网球名将比约恩·博格就是这样迷倒全世界的。如今,克拉斯·格雷韦则以同样的微笑来诱惑他未来的雇主,也就是探路者公司。但我最讨厌的还是他的嘴唇。那嘴唇碰过我老婆的朱唇、她的肌肤,可能还碰过她柔软的胸部。

我一语不发地坐着几乎半小时了,而费迪南那个白痴在那边讲个不停,问的都是面试指南里面的愚蠢问题,那语气好像问题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面试开始时,格雷韦只对着我讲话,但是他渐渐发现我只是个不请自来的被动监督者,而他今天的差事其实是用“格雷韦福音”开导其他三个人。不过,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对我投来疑问的一瞥,好像是要寻找关于我所扮演角色的线索。

探路者的两位代表分别是公司的董事长与公关经理,过了一阵子后他们也开始问问题,自然都是关于格雷韦在霍特公司的经历。格雷韦说明了他与霍特公司是如何带头开发出“追踪漆”的——那是一种可以涂在任何物体表面的亮漆,每毫升可包含一百个发射器。这种漆的优点是肉眼几乎看不见,而且跟一般亮光漆一样,它对任何物体都有超强的附着力,一定要用刮漆刀才能弄下来。缺点是那些发射器太小了,信号微弱到只能穿透空气,上面只要覆盖着水、冰、泥,或者像沙漠战争中的车辆一样沾上厚厚的尘土,就会失效。

不过,穿透墙壁却几乎不是问题,即使厚重的砖墙也是。

格雷韦说:“根据我们的经验,涂上追踪漆的士兵只要身上沾到的土达到一定程度,接收器就会收不到他们的信号。目前我们的科技还不足以让微型发射器的信号变强。”

董事长说:“探路者有办法。”他头发稀疏,五十多岁,一直在以各种角度扭转他的脖子,像是怕脖子变僵硬或是吞了什么太大的东西,无法下咽似的。我怀疑那是一种不由自主的抽搐,是某种肌肉疾病引起的唯一后果。“但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追踪漆的技术。”

格雷韦说:“打个比方,霍特跟探路者在科技上可以说是一对完美的夫妻。”

“没错,”董事长的话很尖刻,“探路者就像家庭主妇,每个月只能从老公的薪水里分得一点少得可怜的零花钱。”

格雷韦咯咯发笑。“说得真对。还有,探路者要掌握霍特的科技应该比较简单,反过来说就不一样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探路者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独自承担这项使命。”

我看见探路者的两个代表交换了一下眼神。

董事长说:“总之,你的履历令人印象深刻,格雷韦。但探路者公司的立场是希望找个能待久一点的执行总裁……你刚刚在那一番应聘演说里是怎么说的?”

费迪南跳出来搭腔:“一个像农夫一样的执行总裁。”

“没错,农夫,一个不错的形象。换句话说,是一个能在既有成果上持续耕耘的人,能循序渐进地把东西建立起来。他必须是个强悍而有耐性的人,而你的记录可以说……嗯,很可观也很戏剧化,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你具备了成为我们的执行总裁所需要的坚毅与耐力。”

董事长讲话时,克拉斯·格雷韦的神情一直很严肃,听到这里他开始点头。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认同你们所说的那种人才是探路者要找的执行总裁。其次,如果我不是那种人,我对这个挑战也就不会有任何兴趣了。”

“你是那种人?”另一个代表小心翼翼地发问,像他这种说话得体的家伙,在自我介绍以前,我就已经猜出他是公关团队的头儿了,过去我提名过几个这种职务的人选。

克拉斯·格雷韦露出微笑,热情的微笑不但软化了他那冷酷的表情,还让他完全变了模样。先前我已经看过好几遍这把戏了,只要他想展现自己孩子气的一面就会这么做。这跟英鲍、莱德与巴克利所建议的身体接触有相同的效果——一种亲密的接触,一种信任的象征,好像在跟大家说,我已经把自己赤裸裸地摊开给你们看了。

格雷韦还在微笑,他说:“我来说个故事给你们听。那是让我很不想承认的一件事,也就是说,我是个糟糕的输家,就连抛硬币猜正反面我都很少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