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裂隙》立雯-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841,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 立雯

副标题:有关“人性、欲望、痛苦与智慧”

内容简介:

一艘船如果不扬帆,任何风对它来说都是逆风;信息碎片化、焦虑日常化时代的我们,如果不时常冷萃自我,梳理自知自洽的人生理性,没有坚韧从容的心,生活就成为不可承受之重,生命变得不可承受之轻。

本书作者深爱哲学人文,基于她广泛的阅读与多元的经历,在历经波士顿漫长的冬日和太平洋两岸的喧嚣与静寂,逐渐生成自己的人世哲学。

生活之理性便是要去找到指引自己人生方向的一以贯之的逻辑与准则,而这个方向的终途便是一种宁静、和谐、应合自我的人生。这本书便是我在开启这场“寻找”后的点点滴滴的记录。很多人在人生的某个节点都会自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

在本书中,她试图撕破生活的表皮,让人看到更深的内底,并在这种看见中,获得一种存在的自知、平稳的力量与活着的智慧。

作者简介

立雯,八零后,生于江苏无锡,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后获全奖于麻省理工学院攻读比较媒体硕士项目。毕业后旅居波士顿,从事过金融、市场、战略等工作,现任国际创新咨询公司frog全球市场总监。十余年来,以“异乡人”之眼,借商业之遇,观人世冷暖,察人性百态,一一诉诸文字。

试读

快乐的本质

1776年,《独立宣言》被批准,该宣言慷慨激昂,奋发向上——“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无可剥夺的权利,其中三项为生命,自由,与追求快乐的权利。”将追求快乐与生命、自由并列,恰恰说明“快乐”并非常态,来之不易,所以才要不断“追求”。

根据《经济学与生活》书中所述,1975年到1995年间,美国人均收入增长了近40%,可是,美国人却并未比从前快乐。中国呢? 最近十年,GDP突飞,物质生活猛进,可是,人人都比从前快乐吗?早在1974年,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德·伊斯特林就发现了这个现象,即人们的快乐度并不跟收入正相关,今天,人们把这种经济现象定义为“伊斯特林悖论”。根据伊斯特林及其他研究者的发现,在欠发达国家,人们的生活满足感确实可以随着收入的上升而增加,但是,一旦收入到达了一条基准线(根据2018年2月美国普渡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这条全球基准线是$95,000美元的年收入),这种正相关就不存在了。

其实,不用繁杂的定量研究,我们也可以推导出这个结论。首先,人是生活在群体中而并非孤立存在的。人总会有意无意将自己与周围人比较。 在任何环境中,自我感觉的个体的优与差都取决于你相对于别人的位置,同类比较总会给人带来不断的压力。这就是为什么无论你取得多少成绩和财富,你感受到的快乐总是稍纵即逝,因为你的比较级也在随着周围环境的提高而提升。

第二个原因,在丹·艾瑞里的《非理性的积极力量》里有细致描述,即因为人有适应性。伴随时间流逝,人终归会适应一切状况,也终归会对已经拥有的漠视不见。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人的适应性都极强。在时间这条轴上,所有偏离正轨的心理和情绪最终都会被拉回平衡值,这点我们不需要怀疑。

第三,现代人越来越不快乐的原因,也在于资讯的发达。微信微博等媒体将成功人士的消息及时带入了平常百姓家,网络将他们的生活与名利都极度放大,使那些本来有小梦想的人有了更多“不切实际”的“大梦想”。有梦并非坏事,可一旦鸿鹄之志成了终身的纠结,快乐就很难被单纯激发,因为他们的“攀比层次”被这信息化社会拔苗助长了。

所以说,无论你身处何种地位,其实幸福快乐都不易。

叔本华说:“各人拥有的不同地位和财富赋予了各人不同的角色,但各人的内在幸福并不会因外在角色的不同而产生对应的区别。”换句话说,人的幸福并不会随着自身财富地位的上升而获得提升。太多人执着于对身外之物的上下求索,以为那会成为快乐之源,而事实上,快乐真的与物质无关——在过了那条基准线之后。

亚里士多德曾说:“理性的人寻求的不是快乐,而只是没有痛苦。”根据自己这些年的人生经历与体会,我越来越感悟到——快乐如气球,来去匆匆;痛苦反倒像铅球,繁华之下锚定着人生的基调。

所以,真正成熟理智之人,不应执拗于追求快乐,而是应守住自己平稳的内心,最后到达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云淡风轻之境。

苦难的底色

在波士顿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我重新看了一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部电影太有张力,无论从哪个角度。其中有一幕特别打动我——在金色余晖下,海面如镜,倒映浮云。派、老虎、船,一起漂流在静寂的海面上。派写了封求救信装在罐子里,扔了出去,罐子却在他附近落下,停住了。背景音乐徐徐蔓延,一个空寂的女声在海天的辽阔中升起……

那一刻,生命的无助、无力都很明确,带着苍然。那一幕,让正在天空浮游的我产生了感同身受的共鸣,眼泪不可止地淌下。人之一生,正如派之于海上,那种未知与宿命并存的悲凉,让活着带有一种不自知的英雄主义。

派在回顾海上求生这一路时,说:“如果没有老虎理查德·帕克,我肯定活不了。对它的恐惧让我保持警觉,把它喂饱则成了我每天生活的目标。”

这真是有关活着的最好注解。

人活着的基石正是苦难,而非快乐。人身心的构造,不会对顺意有所感知,却会敏感于一丁点的痛苦。苦难才让我们保持活着的警觉,而摆脱苦难——哪怕只是一瞬——才使我们有目标感。

七年前,我曾觉悟到,人生中的快乐都不过是稍纵即逝的片刻。七年后,我更确认了,人生的底色其实是苦涩,并且,这是普遍于所有人的定律。有了这样的清醒认知后,你会懂得,人生里的苦难都是值得被感谢的。正如老虎与派在海上的共生,没有困境的人生才是绝境,而苦难的敲打才不至于让生命陷入巨大的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