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真相》迈克尔-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842,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迈克尔·帕特里克·林奇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在信息泛滥的时代,知识变得无处不在。鼠标轻轻一点,我们就坐拥一座巨型图书馆。然而,我们并没有因此就离真相更近。相反,互联网的普及使人们早已习惯于凡事问搜索引擎,并形成了一种“搜索即相信”的认知模式。当社交网络把数字人类带入一个个彼此隔绝的线上群体中,我们清楚地看到,真相与谎言在互联网中交织,知识与观念混为一谈,情绪宣泄掩盖了事实分析。

联网的世界让我们更容易看到彼此的观点,但同时也制造了浮躁的气息。因此,本书作者呼吁,我们要从现在开始提高自己对知识与信息的甄别和理解能力,不仅知道“是什么”,也要多问“为什么”;我们应该注意防范隐私的泄露以及互联网上的数字霸权;我们要随时跳出藩篱,拾回理性,因为我们不是数字人,而是拥有智慧的真实人类。

编辑推荐

 海内外知名学者徐贲长文作序,解读互联网无形之中对我们思维方式的改造,反思互联网时代人们的知识焦虑。

这也是一本互联网时代的清醒之作!帮助你拥有智慧的大脑!互联网是嘈杂世界里的洗脑利器,情绪之火总是瞬间被点燃。当意见领袖层出、思维碎片蔓延,你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独立思考!

作者简介

迈克尔·帕特里克·林奇

美国著名哲学教授,康涅狄格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曾获得该学院优秀研究奖。他专注于真理、民主、公共话语和技术伦理的研究,是《纽约时报》哲学专栏的长期撰稿人,其作品也获得《纽约客》《华盛顿邮报》《连线》等媒体的广泛认可。

作者是美国哲学教授,康涅狄格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长期专注于真理、公共话语和技术伦理的研究,是《纽约时报》哲学专栏的长期撰稿人。

试读

真正的智者从不轻信一面之词

2013年4月,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社交媒体上疯传着一则帖子:一个穿着红色衬衫的男人搂着一个受伤的女人。情景很悲惨,而帖子上的说明更加重了这种悲剧氛围,上面说:这个男人正打算在女人跑完马拉松后向她求婚——然后炸弹爆炸了。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转帖,而且在Twitter上转发这个故事,发表评论,人们的留言在不断滚屏。

然而,结果是,这是一个编造的故事。那个男人根本没打算求婚,他甚至跟那个女人素不相识。“主流”媒体还大肆报道(爆炸当天,我在本地的一家公共电台听到过),说当局有意关停波士顿的手机呼叫服务(信息流过大,系统面临崩溃),这同样是个假消息。这些都是谣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讹传讹。

从这些谣言中,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常说的信息瀑布——网络和社交媒体尤其容易受其影响。 [25] 当人们接连跟帖或发表意见时,就会产生信息瀑布。一旦初始观点形成规模,就会压倒或改变后来的观点。后面的人一般会选择从众,从而抛弃个人判断。如果很多人在你之前发表了某种意见,而他们又都在你的“社交圈内”,你就很有可能跟随他们的观点,至少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社会科学家(和广告运营官)已经对这一现象做过研究,他们不仅解释了为什么信息会在网上流传,而且解释了歌曲和YouTube视频能够火爆起来的原因。“喜欢”一个视频的人越多,就会有更多的人跟风喜欢,于是很快就有了《江南style》和《狐狸叫》(What Does the Fox Say )这样的一代神曲。shu籍 分.享 V信whair004

信息瀑布这一概念人们并不陌生。自从有了暴民,暴民思想就在发挥它的黑暗魔力。因此,当我抱怨“人人都在(做、说、相信)某事”时,我的母亲这样回应我:“如果人人都从桥上往下跳,你会跟着跳吗?”我希望自己不会跳,但历史经验告诉我,我会跳。我们不仅追随他人的行动,而且总是相信别人相信的东西,即使在不该相信的时候也依然相信。

我的母亲就不太相信大众言论,她的怀疑精神深深根植于我们的文化。例如,17世纪的哲学家约翰·洛克就怒斥过“人云亦云”的做法,他说:“或许我们应该从事物本身挖掘理性认知和值得深思的知识,用我们的大脑去思考问题,而不是听信别人的说法,这样才能有更大的进步,我希望这样说不会显得太过傲慢。”他还说:“其他人的意见会浮现在我们的大脑中,即使这些意见碰巧是对的,也无法提升我们的认知,他们的理论对我们而言仅仅是一己之见。” [26] 洛克的观点似乎可以总结如下:真正的知识来自我们的亲身观察,或借助我们的记忆、理性推理等来获得。他认为真正的智者应当身体力行:他们从“事物本身”汲取知识,对于别人的既有意见,他们会基于自己的观察和批判性思维做出推理。

强调身体力行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洛克是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以推崇个人的政治权利和自主权利而闻名。洛克认为,公民对自己的财产拥有天然权利——政府不应对公民如何处置自己的财产进行过多干涉。这种对于个人权利的推崇中含有天然的认识论观点,我们称之为“洛克指令:事必躬亲”。这一理论曾经被反复引用。事实上,康德曾经将启蒙一词定义为:人类从“那个不成熟的自我”中蜕变重生。这里所说的不成熟是指缺乏胆量,随波逐流,缺乏自我思考的勇气。 [27] 在进入英国皇家学会时,每个人都要在“切莫尽信他人之言”这句箴言(过去是,现在依然是这句箴言)下经过。

这些观点基本上都在挑战旧有观念:一切认知都要遵从并且笃信权威。在16世纪,一个受过教育的人无非就是掌握了一些宗教教义和经典文本的人,他们的认知完全来自(而且只来自)这些文本。但一个显著的问题是,这些文本经常出现错误(伽利略和哥白尼都推翻过其中的错误),从中汲取知识的做法显得有些天真。因此,笛卡儿在1641年否定了这种做法,他在自己最著名的一本书中开篇明义:“很多年过去了,我发现,很多年轻时认为颠扑不破的真理,后来证明都是假的,有了这个意识之后,我们应该事事存疑。” [28] 笛卡儿静下心来,试图在真正意义上重构自己的认知——只用他自己能够找到的材料,并且含蓄地敦促自己的读者也这样做。换句话说,启蒙运动推崇理性和理智。切莫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要敢于挑战权威。

直至今日,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仍然是个很好的建议。因为“洛克指令”的可行性不强,我们不可能做到事必躬亲,把每件事情都探个究竟。因此,如果我们把洛克理论解释为只有亲自探究出的事情才可以称得上是知识,那么我们可就知之甚少了。而且就连洛克自己也办不到。即使在洛克所处的时代,很多人像他一样博学(洛克还写了《人类认知文集》一书,这里丝毫没有讽刺的意味),依然有认知领域的划分。专家们在数学、航海、工程、农业和战争领域中各司其职。教育制度在洛克时代已经延续了几个世纪,随着出版业的发展和识字率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从别人那里学到知识。

另外还有一个效率问题。让每个人去践行所有知识的做法并不可取,这就好像让每个人都亲自去种植作物供自己食用一样低效。毕竟,我们从手机上获得的信息有多少可以亲自得到验证?去年夏天的经验告诉我:没有多少。即使我们能够在线下验证信息,依然要咨询专家和外部资源。在这些情况下,我们依然要遵从别人的理论和专业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