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的盛宴》-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769,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副标题:20世纪最佳科幻小说选

内容简介

本书共收录27篇上世纪最为优秀的28位科幻大师的短篇小说。从科幻的黄金时代,到锐意革新的新浪潮时代,再到天才辈出的多媒体时代,每个阶段的顶尖人物的作品均囊括其中,阵容可谓豪华无匹!科幻小说史上那些最为璀璨的巨星,诸如阿西莫夫、阿瑟•克拉克、海因莱因、雷•布拉德伯里、乔治•马丁、威廉•吉布森、勒古恩、希尔弗伯格、弗雷德里克•波尔等均赫然在列。

作者简介

(美)奥森•斯科特•卡德 Orson Scott Card

奥森•斯科特•卡德是雨果奖和星云奖的双重得主,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科幻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安德的游戏》是公认的科幻小说经典之作,由此改编的电影也即将上映。除了“安德”系列小说(《死者代言人》《外星屠异》《精神之子》《安德的影子》等),卡德还创作了一些备受好评的科幻、奇幻作品。而作为一位备受尊敬的剧作家,卡德创作的十多部戏剧业已被搬上各地的舞台。他同时还在几所大学和研究班教授写作课程,其中包括最近在佩伯代因大学开设的小说写作课。

现在卡德和他的妻子以及五个孩子居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斯博罗市。

试读

熊学会用火

1990

特里·比森

科幻小说和幽默或奇幻并不总能水乳交融,但特里·比森在他的长篇和短篇小说里将三者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创世者》于1981年出版,在“刀剑与魔法”类小说陈腐的主题中开拓出了一片科幻新境地。《说话的人》将奇幻与科幻的元素都糅合进荒诞故事的形式里。他的架空历史小说《山上的火》在大家都熟悉的“南方赢得美国内战胜利”的主题下,创造出一种充满独特性和可信度的可能:在这里,一次成功的奴隶起义带来了新非洲国——一个在南部联邦位置建立的新共和国。比森小说中的幽默既有插科打诨,也有机智的讽喻,但总是让人们注意到世界越来越复杂、让人们无从应对的不合理性。在他的奇幻冒险小说《火星游记》中,人类第一次登上火星的旅途其实是一个装模作样的好莱坞出品人导演的骗局,他不顾一切地指望一部巨片能挽救他日益缩水的财产。《宇宙海盗》是一部讽刺性太空歌剧,背景设置在一个由“迪斯尼-视窗”企业集团掌控的未来。《廉价艺术家》则是一部反乌托邦喜剧,描写了在未来,世界上已经没有艺术创作的容身之处,文化局的官员则被以毁灭艺术的罪名起诉。《熊学会用火》让比森赢得了星云奖、雨果奖和斯特金纪念奖。他的其他作品包括短篇小说集《在上层房间内》——作者去世后出版;与小沃特·M.米勒合作的《圣莱博维茨和野马女士》——为里程碑式的小说《莱博维茨的赞歌》作的续集;关于起义奴隶纳特·特纳和歌手莫米亚·阿布杰摩的纪实文学,以及将电影《惊爆银河系》和《第六日》改编为小说。

我和我弟弟(牧师)、我侄子(牧师的儿子)驱车奔驰在六十五号公路上。才开到鲍灵格林 (1) 北边,车胎突然漏气了。这是周日晚上,我们刚去养老院探望母亲回来,开的是我的车。漏气轮胎让大家发出一声心照不宣的呻吟,因为我是家里的保守派(他们是这么说我的),喜欢自己换车胎。我弟弟一直叫我去买子午线轮胎,别总买老式轮胎。

但如果你自己会换胎补胎,买老式轮胎花不了几个钱。

漏气的是左后胎,所以我把车靠左停在隔离草坪上。我的老凯迪拉克踉踉跄跄地停下来,让我觉得那个轮胎大概没救了。“我猜我还是别问你后备厢里有没有补胎易 (2) 了。”华莱士说。

“来,孩子,帮我举着手电筒。”我对侄子小华莱士说。他这个年纪正好想帮大人的忙,又还没到自以为是的地步。如果我当年结婚生子,我会想要他这样的孩子的。

老款凯迪拉克的大后备厢往往像个工具棚一样,塞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我的车是五六年款。华莱士穿着礼拜日衬衫,所以他并没打算帮忙,而是眼看着我把杂志、渔具、一个木质工具箱、几件旧衣服、一个麻袋包着的紧绳夹和一个烟草喷灌器翻到一边,才开始找我的千斤顶。备胎看上去有点瘪了。

手电筒灭了。“摇一摇,孩子。”我说。

灯又亮起来。原来的千斤顶早没了,不过我带着一个四分之一吨位的液压顶。它藏在我母亲的旧《南部生活》底下。我一直打算把它们扔到垃圾堆去来着。如果华莱士不在,我会让小华莱士去把液压顶在车轴下摆好,但这回我跪了下来,自己动手。男孩子学学换车胎没什么不好。就算你不打算以修理安装轮胎为业,人一辈子也免不了遇到几次要换胎的情况。我还没来得及让轮胎离地,手电筒就又灭了。天色已经这么暗,让我有点儿惊讶。时值十月末,天气开始变凉。

“再摇摇,孩子。”我说。

手电筒又亮了,但光很弱,闪烁不定。

“子午线轮胎根本不会漏气,”华莱士解说道,用的是他那种布道的腔调,对象是小华莱士和我。“就算真的漏气,你只需要把一种叫补胎易的东西往里头一喷,就可以立马上路。一罐才三块九毛五。”

“鲍比伯伯自以能修好。”小华莱士说,大概是出于对我的忠心。

“是自己。 ”我在车底下回答。如果只让华莱士管,那孩子说话估计会像(用我母亲的话说)“山沟里来的农奴”一样土,但开的车却会装着这种子午线轮胎。

“再摇摇手电筒。”我说。灯快熄了。我把螺丝拧下来扔到车轮盖里,拆下轮胎。轮胎的侧壁已经爆裂。“这个可修不好。”我说。不过我倒不在意。这种车胎在我家谷仓旁堆得有一人高。

我开始装备胎,这时候灯又灭了,但是再亮起来时比之前强了不少。“好多了。”我说。一片朦胧、摇晃的橘黄色光线照射过来。但当我转身找螺母时,我惊讶地发现男孩拿着的手电筒是黑着的。光线来自树林边两头举着火把的熊。它们体形巨大,至少三百磅,五尺高。小华莱士和他父亲都已经看见了它们,两人一动不动地站着。最好不要引起熊的警觉。

我把螺母从车轮盖里掏出来拧上。一般来说我喜欢先在上头涂点油,不过这次算了。我伸手把车底下的液压顶摇低,取了出来。备胎里的气足够继续行驶,我松了口气。我把液压顶、扳手和漏气轮胎放回后备厢。我没换车轮盖,而是把它一起放进车里。整个过程中,那两只熊没有任何动作。它们只是举着火把,是出于好奇还是乐于助人,没人知道。看起来它们身后的树林里可能还有更多的熊。

我们同时打开三扇车门,一起坐进去然后开上公路。最先说话的是华莱士。“看样子熊学会用火了。”他说。

大约四年(四十七个月)前,我们刚把母亲送去养老院时,她对华莱士和我说,她已经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别担心我,孩子们。”她低声说,让我们俩都弯下腰来,这样护士就听不见了。“我已经开了一百万英里的车,该到对岸去啦。我在这里不会待太久的。”她给一所学校开了三十九年的固化校车。晚些时候,在华莱士离开后,她给我讲了她的梦。几个医生坐成一圈,讨论着她的病情。其中一位说:“我们已经尽力了,伙计们,让她去吧。”他们都摊手微笑起来。那年秋天她并没有死——她似乎有点失望,虽然春天一来她就把这事抛到了脑后,像所有老年人一样。

除了周日晚上带华莱士父子一起去探望母亲之外,我自己周二、周四也去看她。我去找她时,她一般坐在电视前,虽然她并不看电视。护士们总让电视开着,他们说老人喜欢那一闪一闪的光线。能安抚他们,让他们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