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的故事》-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副标题:进化、健康与疾病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720,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丹尼尔·利伯曼著蔡晓峰译的《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生命科学书系》是一部从现代语境出发、回溯人类历史的人体进化简史,一本从进化、健康与疾病的相互关系着手、审视人体命运的著作。作为哈佛大学进化生物学教授,作者丹尼尔 利伯曼在书中汇集了多年来针对人体进化展开的深入研究,详细讲述了人类如何一步步落入了当前失配性疾病频发的泥沼。而进化无疑是帮助我们寻找病因、预防并治疗失配性疾病的一剂良方,得以让我们重新思考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作者简介:

丹尼尔·利伯曼,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教授,人类进化生物学系主任。
19年出生于美国麻省,1993年获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学位。
研究领域横跨古生物学、解剖学、生理学、实验生物力学等多个学科。在研究方法上,既注重实验室研究,也频繁到野外进行考察。
在人脑进化领域取得巨大成就,2011年出版了著作《人脑的进化》(The Evolution of the Human Head)。
对跑鞋引起的损伤问题有深入研究,倡导和践行“赤足跑”,是跑圈内赫赫有名的“赤足教授”(The Barefoot Professor)。
从进化的视角研究人类的健康等

试读

在《失乐园》(第四卷)中,弥尔顿想象了亚当堕落之前撒旦眼中的伊甸园,当时那里一切都很完美。书中展现的伊甸园有着优美的风景、芬芳馥郁的田园,充满着香甜的水果以及成群的食草动物。“气象万千的田园胜景:森林中丰茂珍木沁出的灵脂妙液芬芳四溢,有的结出了金灿灿的果子悬在枝头,亮晶晶的……森林之间有野地和山坡,野地上漫步着啃着嫩草的羊群。”

伊甸园对你可能很有吸引力,但撒旦对这种田园牧歌式的幸福却产生了嫉妒:“啊,地狱!我这悲愁的眼睛能看见什么呢?”他就像一个世俗的都市人,被贬到了远离都市文明舒适生活的农村田园。除了不得不看着亚当和夏娃赤身裸体地跳来跳去,他可能一直在想可以从哪里搞到一杯味道过得去的意式浓缩咖啡。太折磨人了!但对亚当和夏娃来说就不是这样的,他们受到诱惑偷吃了智慧树上的禁果,知道了善恶,被逐出伊甸园,并因犯下的罪过被判为农民,在残酷的世俗世界辛苦劳作。在《圣经》中,上帝把对亚当夏娃的判决作为一个诅咒来发布,这个诅咒中封装了人类处境的持久而痛苦的本质:

地必为你的缘故受诅咒;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蔬菜。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由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上帝的这个判决很难读懂,除非你能认识到亚当和夏娃被驱逐出伊甸园其实是一则寓言,它反映了失配的第一个重大原因:狩猎采集生活方式的终结。这一转变开始于600代人以前,自那以后,人类这个物种受到的惩罚就是作为农民辛苦劳作,要自己去种出日常的食物,而不再只是有甘美的水果等着我们去摘取。神创论者和进化生物学家罕见地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即双方都认为人类自那以后就在走下坡路。

贾雷德·戴蒙德认为,农业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错误”。比起狩猎采集者来说,尽管农民们有了更多的食物,因此也有了更多的孩子,但他们通常也不得不更加辛苦地工作;他们的饮食质量较低,面临饥饿的频率较高,因为他们种植的农作物会时不时因洪水、干旱和其他自然灾害而歉收;他们的居住地人口密度较高,促进了传染病的传播和社会压力的加重。农业可能带来文明和其他类型的“进步”,也会导致较大规模的痛苦和死亡。我们目前遭受的失配性疾病大多源于从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向农业的转变。

如果说农业是一个如此巨大的错误,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开始从事它呢?身体经过对狩猎和采集几百万年进化的适应,然后却用在了种出来的植物和放牧的动物上,会产生什么后果呢?人体在哪些方面受益于农业?这种转变引发了哪些类型的失配性疾病?我们又是如何应对的?

最早的农民

农耕经常被视为过时的生活方式,但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它是一种最近出现的、独特的,甚至是比较奇怪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农业是在冰河时期结束后几千年内,在从亚洲到安第斯山脉的几个不同地区独立开始的。在考虑农业对人体产生了哪些影响之前,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在几百万年的狩猎采集后,为什么农业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这么多地方发展起来?

对于这一问题并没有一个单一的答案,但其中一个因素可能是全球气候变化。冰河时期结束于11 700年前,全新世不但比冰河时期更温暖,而且也更稳定,温度和降雨天气的极端波动较少。在冰河时期,狩猎采集者有时会试图通过试错的方式种植植物,但他们的实验没能成功,也许是被极端而快速的气候变化给破坏了。在全新世,局部的降雨和气温模式相对稳定,数年之间甚至数十年之间的气候变化都很小,种植实验成功的概率就比较大了。稳定而可预测的天气对狩猎采集者而言可能会有帮助,但对农民而言则是必需的。

农业在世界不同地区发源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即人口压力。考古调查显示,18 000年前最后一次大冰川终结期开始后,营地(人类居住的地方)的数量和规模都增加了。那时极地冰帽开始退去,地球开始变暖,狩猎采集者人口出现激增。孩子多似乎是一件幸事,但对于狩猎采集者群体来说,由于他们不能在高人口密度条件下生存,所以人口增加也成了巨大压力的来源。甚至当气候条件相对温和时,让更多人吃饱饭也会给采集者带来相当大的压力,以至于他们不得不种植可食用的植物以对典型的采集工作予以补充。

然而,这种种植一旦开始,就启动了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当有更大的家庭需要被喂饱时,种植的动力就被放大了。不难想象,在几十年或几个世纪里发展起来的农业就像是人们把业余爱好变成了职业。首先,偶然种植带来食物增加,对于大家庭的食物供给来说是个补充,但是需要吃饭的后代增多加上适宜的环境条件,使得种植植物的好处相对其成本来说也得到了增加。历经几代以后,种植的植物进化成了驯化作物,偶然种植的园地变成了农田。食物变得更加可预测。

无论是何种因素促成了狩猎采集者向全职农民的转变,无论农业起源于何时何地,这两者都带来了一些重大转变。狩猎采集者群体往往流动性高,而早期农民定居在固定的村庄中,一年到头照料和看护着他们的作物、田地和牧群,也由此得到了诸多好处。农民中的先驱还会有意无意地选择种子较大、较有营养,以及容易生长、收获和加工的植物,从而驯化某些植物物种。在几个世代中,这种选择使植物发生了转变,它们变得需要依赖人类来繁殖。

玉米的野生祖先大刍草,只有几颗长得比较稀疏的籽仁,成熟时很容易脱落。由于人类选择的是较大、较多、较不易脱落的种子,因此玉米变得要依赖人类才能使种子脱落,并需要手工种植种子。农民也开始驯化某些动物,如羊、猪、牛、鸡,主要是选择使这些动物变得更温顺的属性。不具攻击性的动物有更多的繁殖机会,其后代也更容易被驾驭。农民还会选择其他有用的属性,如生长快、产奶多、耐干旱。在大多数情况下,动物也开始变得依赖于人类,正如我们也会依赖它们。

这些过程在不同地方至少发生过七次,具体过程略有不同,这几个地方包括亚洲西南部、中国、中美洲、安第斯山脉、美国东南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以及新几内亚高地。被研究得最充分的农业创新中心是亚洲西南部,人们在那里近一个世纪的高强度研究发现了狩猎采集者在气候和生态的双重压力下发明农业的详细情况。

故事开始于冰河时期终结期,地中海东岸地区自然资源丰富,生长有野生谷物、豆类、坚果和水果,还有瞪羚、鹿、野山羊和绵羊等动物。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采集者利用这个优势,在这一地区蓬勃发展。奥哈罗II是这一时期保存最完好的遗址之一,这是加利利海边的一个季节性营地,至少有6个采集者家庭,20~40人规模,住在这里临时搭建的小屋里。该遗址中发现了很多野生大麦和其他植物的种子,还有用来做面粉的磨石、用来切割野生谷物的镰刀,以及用来狩猎的箭镞。与人类学家对非洲、澳大利亚和美洲的狩猎采集者的研究记录相比,居住在奥哈罗II地区的人们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