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献祭》那多-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713,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那多,著名悬疑小说家。

编辑推荐:

韩寒、张嘉佳、史航赞不绝口,2020年度中国最好的罪案小说!改编自让作者五年都无法释怀的真实案件!

★双线叙事线索,警察和案犯从两个相反的方向,向真相汇合。

★以极致的善良为锋,斩开浑浊人间。

★在这个故事中,爱是紧紧的。“我伸出手,把她够着了。够着了,我能再松开 吗?”

内容简介:

守护是流血的。 “警官,你肯定在想,是不是我们和爸爸一起,杀死了妈妈?”

爸爸是孤独的。“此时此境,世界对他来说如同荒原,行走其上,赤裸来去无心遮掩。”

温暖彻骨,椎心揾泪。

小区河道里陆续发现了装有尸块的蛇皮袋,经鉴定,死者被分尸,作案人手段残忍,具备较强的反侦察能力,专案组一时陷入困局。警察老冯沿着蛇皮袋的线索一路追踪,赶到了案犯的居住地,而后者却似乎刚刚逃走。

蹊跷的是,在同事、邻居及女儿的叙述中,案犯似乎是个 “老好人”,怎么也不像灭绝人性的碎尸犯……

拒不配合的女儿、若隐若现的“第五口人”、“吸血老鼠”传闻、频频发生的失火案……

随着案情逐渐明朗,一出尘封多年的家庭悲剧浮出水面。原来,死者是案犯的前妻。对他,她背叛,伤害,离开,她曾有凌霄之志,却在险恶世道中摔得身心俱碎;对她,他一次次伸出手,想拉她从泥泞中拔出腿来,却复与其深陷其中。

有强烈的爱,才会有强烈的恨,但是善叫他去解脱一个人。世情的荒原中有一道闷雷贴着地黯然远去,一位父亲走到了决死时刻……

作者简介

那多,著名悬疑小说家。2000年起开始文学创作,凭借其超凡的想象力一举成名。著有“那多灵异手记”系列小说,《百年诅咒》《十九年间谋杀小叙》等二十余部小说,作品总销量数百万册。其文风诡奇多变,引人入胜。不仅蕴含着对宇宙的探索,也对人性的未知充满热忱和期待。

试读

七月一号这晚的案情会开到一半,消防又打电话给老冯,补充了一条线索。李家报了三次火警,而不是两次。

第一次报火警的是邻居,第二次报警的是刘桂兰,两次的报警人和地址都不一样,但事后是由李善斌这个户主和消防局联系接触,情况说明表格里留的也是李善斌的手机,所以归档时并在了一起。今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刘桂兰再次报了119火警,不过三分钟后,她又打电话说火已经被扑灭,不用消防员出动。所以,李家一共报警三次,消防出警两次半,第三次消防员刚上车就解除了警报。

第三次报火警的时间点和李家搬家及不明女尸的死亡时间大致重合,要说这里面没有关联,谁都不会相信。老冯琢磨着,501室的天花板漏水,也可能是扑灭这场小火浇的水,而不是清理现场不小心。但为何漏水是在客厅浴室区域,而非容易着火的厨房,则是另一个谜团。

李家频繁失火背后的蹊跷很多,但无过于那个多出来的神秘女子。这名多出来的女人让刑警们既兴奋又意外,这个人是不是李立的妈妈,是不是后来被分尸的受害人?李家的一老一小隐瞒此事的原因可以想出好几种,不管哪种都必定和案子直接相关,可是邻居们都不提到这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七月二日,获得关键线索的第二天。王兴定了个方向,让专案组先别去碰李家,而是在外围收集线索,等有了足够把握,再一举把李怡诺和刘桂兰攻下来。如果李家真的长期住着第五个人,总会有人了解情况的。

首先就是电话复核了先前询问过的几个邻居,居然真的没人见过那名女子,所有人都反映,李家住在601室时,进进出出的只有刘桂兰、李善斌、李怡诺和李立。连胖房东把房子租给李善斌时,李善斌对她说的租住人数也是“一家四口”。

上午九点三十,老冯见到了两位消防员,他们是李家先后两次火警的当事人。与此同时,另一组侦查员则根据消防队提供的地址,前往李家去年的居住地调查。老冯预计中午前后去李家旧宅,然后把所有情况汇总,扎扎实实做足功课,晚上或者最迟明天,带着充分证据甚至一个结论去见李怡诺。也许那时候李善斌就可以正式被称为在逃嫌犯了,至少从法理上,李怡诺必须配合。

两位消防员在消防中队会客室里坐得笔直,神情严肃,仿佛要面对的是比救一场火更重大的任务。老冯觉得应该先让他们放松下来,否则太紧张记忆容易出错。然而他并不擅长活跃气氛,心里琢磨了一圈,开口却还是“破案时间紧张,我就直接问了”。

“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出警庆村三路253弄5号102的是哪一位?”

“是我,冯警官。”

坐老冯对面左手边名叫李国栋的消防员站起来报告。

老冯连忙让他坐下来。

“咱们随便聊聊,您请尽量回忆。”

“是。”

老冯放弃挽救自己谈话水平的努力,打开本子,一边听一边记录。

“我们到达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四十二分。”李国栋看起来准备过,半年前的事靠记忆没法这么精确。

“当时火势已经不小,起火点在厨房,烧到了客厅,烟雾大。我负责侦查火情,穿过客厅冲到厨房一看……”说到这里,他忽地一咧嘴,表情变得生动了许多。

“我的天,煤气罐着了,火头窜到天花板。”

“那不是很危险?”老冯正确地垫上了一句话。

“相当危险,但这个时候要抢时间,再退出去问队长方案的话,迟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风险。因为平时也有训练类似的紧急情况处置,我冲上去关了阀门,然后专门定位了一根水枪给钢瓶降温。”

李国栋并不擅长讲英雄事迹,一场关乎生死的历险,三两句话就说完了。好在老冯也不是来听事迹的,当时有多危险和他此行目的无关,象征性夸奖了一句勇敢,就转问现场不明女子的情况。

对警方而言的不明女子,对李国栋来说,就是一名普通的受灾民众。原本老冯还担心李国栋记忆模糊回忆不出有价值的信息,出乎意料,李国栋至今对那名女子保持着鲜明的印象。

“其实我也就扫了几眼。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应该就是那个姓李的户主,在和我们队长说明情况,他们家其他人都没有和我们交流。总的来说,感觉他们家比较镇定,没有谁大呼小叫。能看出紧张和焦虑,但和我见过的其他受灾户比,要好多了。不过你问的那个中年女人,更特别一点。”

此前李国栋已经形容过那个女人的模样。当时她穿着家居棉衣棉裤,披头散发,身材高挑,没有一米七也有一米六八,看似四十多岁。她的身高与不明女尸相符,年纪超过了,但外表年龄和真实年龄有差距很正常。

“她脸上烟熏火燎,一看就是火场里跑出来的,死里逃生,受的刺激少不了。我出任务到现在,见过不少逃生民众,要么哭天抢地要么缩着发抖,像她那样我是头一次见,所以就多瞧了几眼,否则也不会记得这么清楚。”

李国栋说到这个女人,形容词都丰富了不少,看来的确是留下了特别的印象。

“她是啥样?”老冯问。

“她就看着着火的房子。那个样子并不是着急,也不惊慌,就是特别认真地看。”李国栋说到这里皱起了眉,仿佛现在回忆起来,女人的神情依然让他困扰。

“我说不好,有些东西说不上来。她的表情说是很单纯吧,但是又不对,谁能很单纯地对着自己着火的房子看呢,那可绝不是发呆,她应该是很认真地想着什么吧,所以说是看起来单纯,其实是很复杂的吧。”

说到这里,李国栋笑了笑,为自己的词不达意不好意思。

“对不起啊冯警官,有时候我会琢磨那个表情,我从来没有在其他人的脸上看到那样的表情,哦也不能这么说,是没见过谁家着火了,还能那样看着烧着的房子。如果她是在看电视,或者看一幅画什么的,就没那么奇怪了。”

这时候,老冯注意到另外一位消防员的表情有些异样。

“你想说什么吗?”

“冯警官,您是还想了解前年十月十九日下午,轻工新村27号502室、503室的火灾情况对吧?”

“是轻工新村,不过还有503室?”老冯问。

“对的,是从502延烧过去的,起火点在502室。所以您也想了解502室里那位中年女性的情况?我想应该和国栋说的是同一个人。”

老冯点头。

“我记得她,因为那一次,她也表现得很异常,不过和国栋说的有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法?”

“她看着我们救火,在笑。”

“笑?”

不仅老冯吃惊,连李国栋都转头看他。

他重重点了点头,表示确定无疑。

“不是很大声的笑,也许根本没发出声音吧,就是咧着嘴。但肯定不是开心,因为她又在哭。”

“又笑又哭?”

“一边笑着一边流眼泪。不知道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但在那种情况下,不可能高兴的吧,总之给我的感觉也是很复杂,很矛盾。我就觉得,是不是受到太大冲击,精神上有点问题了。”

他这么一说,李国栋也开始点头:“没错,说不定真是精神上出问题了,这样就好解释了。”

老冯又问了几句,但也没有更多信息了,李家的其他成员在火场表现都很正常,因此没有留下特别深的印象——除了李怡诺那让人难以忽略的外貌。消防员在救火的时候,注意力肯定都集中在火情上,如果不是那名女子的表情奇特,根本不会过多关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