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晓我姓名》香奈儿·米勒-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715,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 屡获大奖的现象级畅销书!美国国家书评人协会奖自传类大奖,《华盛顿邮报》《纽约书评》《时代》年度十大好书,《芝加哥论坛报》、《魅力》、Elle年度书籍,《科克斯书评》年度推荐回忆录;

☆ 震撼全美的勇气之书!希拉里、崔娃激赏推荐,继《汤姆叔叔的小屋》以来美国最重 要的历史文档之一;

☆ “斯坦福性侵案”全纪录,受害者实名讲述直抵人心,获取正义的过程如何变成第二次精神施暴;

☆ 与所有受伤的心灵同在!呈现受害者漫长的疗愈过程,将感动与力量带给每一颗有过创伤的心灵;

☆ 非虚构写作典范,优美的文学书写,清晰逻辑推理,透视美国Me Too运动的风起云涌。

————————————

2015年1月,斯坦福大学性侵案震惊全美。犯罪嫌疑人布罗克·特纳是一名曾参加过奥运会预选赛的游泳新星。

面对法庭的不公审判,受害者化名为埃米莉发表法庭陈述,这份陈述被认为是继《汤姆叔叔的小屋》以来美国最重要的历史文档之一。在案件影响下,加州罢免庭审法官并改变性侵立法。

她不是埃米莉,她是香奈儿·米勒,一个华裔女孩,中文名字是张小夏。

她不是符号般的受害者,而将在书写中为自己、为所有曾遭受伤痛的女孩重新获得疗愈、尊严和力量。

————————————

这个美丽、饱含力量、重要的故事也是一次重新寻回自我的行动,它值得被广泛阅读,尤其是下一代的青年男性。米勒的文字是我们的目标和地图。她是我们珍视的宝藏。——《纽约时报》

在《知晓我姓名》中,我们每分钟都与米勒同在,感同身受,在记录庭审的章节里甚至不忍卒读……米勒是一位杰出的作家:平实、精准却感人至深。——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

米勒展现了一桩强暴案件的受害者获取正义有多么困难,这个过程如何变成第二次施暴。虽然米勒的笔触不时充满愤怒,但她始终致力于宽慰,向其他有同样受害经历的人提供获救的途径。《知晓我姓名》不仅激发我们的勇气,更在结局充满救赎的希望。——《华盛顿时报》

米勒与庞大的性侵受害者群体分享着同一种语言,她将自己的痛苦放置于这个群体的普遍背景之中。在一个要求受害者保持沉默的世界里,《知晓我姓名》以毫不畏惧的气势展现了作者坚毅、惊人的强大存在。——《卫报》

《知晓我姓名》既是公开的怆痛,也是自我的疗愈,既是沉默的饮泣,也是大声的呼喊……它不仅仅是一份成功的控告书,也是一只向你伸出、邀请你与她共同战斗的手。——Elle

【作者】

香奈儿·米勒(Chanel Miller,1992— ),1/2中国血统,中文名张小夏,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文学学士,目前居住在纽约。2019年,因出版《知晓我姓名》被《时代》杂志评为“未来百大影响力人物”。

【译者】

陈毓飞,浙江桐乡人,北京外国语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博士,浙江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热爱文学,热爱翻译。

试读

没有慌乱的嗡嗡声,唯有一股深深的悲伤。考评快结束了。我错过了同学们的报告,整个暑假的终曲。我还是叫了辆来福车,穿上红裙子。在车里,我拨出眼屎,思考着世界上所有比错过艺术考评更糟糕的事情。这事太小了。但我很伤心,因为甚至连这么小的事情,我都没法完成。我要向我的教授道歉,确保他知道我的缺席不是出于不尊重。

我进去的时候,最后一个人正在做展示。每个人都看着我。我没有解释,也没有假装要解释。我在后排找了个座位,想要隐身起来。我觉得我的作品不值得展示。然而,教授示意我应该去,非常热情。我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把它们钉起来,背对房间,大家静静地坐着。“没关系,”我对自己说,“很快这些都不重要了。”我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们,介绍每一件作品。

迎接我的是一片安静。然后教授开口了,他的大胡子下露出了温暖的微笑,他说这些棒极了。同学们指着我画的双头公鸡。他们赞美我的想象力,充满邪恶,异想天开。他们问我从哪里获得这些想法,我用了什么样的技术,称赞我的用色。我也惊讶地坐着,他们在评论时,我一定看起来疲惫不堪,但又笑容满面。看着我所有的作品贴出来,一张挨着一张,我创造的美丽而怪异的东西,尽管在创作的间歇中我苦苦挣扎。

下课后我买了一卷新胶带。我站在椅子上,把它们都挂在房间里,尽管我很快就要搬走了。我做了一个只给自己看的画廊。我从一个无知的爱哭鬼变成了一个多产的版画家。这就是我的证据,当我的精神因焦虑而枯萎时,我的心却一直忙碌着,感谢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我看到了自己坚持生存下去的那一面。

为了庆祝结业,班上一个朋友邀请我参加一个街区派对,那里有雪糕,还可以跳舞。我提前到了。最后,我的朋友和另一个女孩一起出现了,她是个雕刻家,两人喝了些威士忌,眨眼都是慢悠悠的。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加菠萝的伏特加,看着孩子们抓萤火虫,用红色吸管糖喝着奶油苏打水。我们在临时搭建的舞池周围跳跃;我把夹克袖子系在头上,像耷拉的兔耳朵。几个人走了过来,身上散发着古龙水的霉味,夹杂着橡树苔和烧焦圆木的味道。他们问我们是不是艺术系的学生。我不知道跟我说话的人是否是从绑在我的头上的衣服知道这一点的。“只是夏天来学习的。”我说。“你是本地人吗?”他问道。“不是,加利福尼亚来的,”我说,“你呢?”但他的朋友们已经往前走了,叫着他的名字,着急地打着手势表示想走。他看着他们,转过身来,一边严肃地看着我一边靠近:“如果我留在这里,你会和我做爱吗?”没有过渡。我们从微不足道的闲聊进入了这个直率的问题。“不。”我说,眼睛都没眨一下。他一句话也没说,就向他的朋友们跑去了,而我站在那儿,衣袖从头上垂下来。我们三个人都怒不可遏。他的朋友也问了她们同样的问题。那是真的吗?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他的朋友也这么问你?那个头发上了发胶的吗?

我们结束了这一晚,回到朋友的公寓,想要奶油面包和凉水。我们边走边聊,聊着与男生们的滑稽遭遇,聊着他们会说些什么,会做些什么。“有一次是咖啡店里的一个男的,有一次是我朋友的兄弟,有一次是我的哲学教授,还有一次……”

“女士们,你们要去哪儿?”一辆黑色的福特野马停在红灯前轰轰作响,三个身材魁梧的家伙舒适地坐在座位上。“你们想去夜总会吗?”夜总会!我感到脱水,伏特加和小菠萝从我的身体里流走,我的脑海里充满了“有一次”的故事,我突然对自己还要忍受多少这种事产生了一种妄想。街上几乎空无一人,我们离酒吧只有几个街区之遥,除了黑窗户的房子和停运的灰狗巴士外,什么都没有。我走到空荡荡的街道中央,握紧拳头,把头往后一仰,开始尖叫。

我尖叫着,胸膛敞开,毫不留情。我的朋友们都惊呆了,开始放声大笑,男人们变得恼火起来,不安地环顾四周,盯着红灯。他们开始冲我的尖叫回敬:“疯婆子!疯婆子!”但我不在乎。他们锃亮的野马车,他们头发上的污迹,他们愚蠢的逻辑;即使我们真的想去夜总会,我们也不能把所有人都塞进那辆小车里。我不想和你做爱,我不想去夜总会,我不想让你走在我身边,问我要去哪里,我过得怎么样,声音环绕着我,把我的肩膀拉进耳朵里,让我想变成聋子,然后消失。扎满钉子的轮胎爆了,叮叮作响,像雨点落在他们的车上。我觉得自己很强大,很吓人,很疯狂。我不在乎全世界是否会被吵醒。灯变绿了。“追上他们。”我的朋友说,然后我们开始奔跑。

我们三个女孩在追赶一辆黑色轿车。她在下一个红绿灯赶上了他们,啪的一下拍了尾灯。“离我的车远点。你他妈敢弄坏我的车!”他们对我们很生气,这些女人变成威胁,越过了界限。我还在大喊大叫,肾上腺素飙升。“你们这些蠢猪。”但当我往车窗里看时,我看到其中一个男人正怒视着我。

突然之间,我感觉不像是在玩游戏,我迅速进入了防守模式。停下来,停下来。我们后退了一步,他们加速跑了。目击证人,如果他们回来,我们需要一个目击证人。我环视一圈。在我们后面大约30英尺的地方有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他似乎吃了一惊,双手插在口袋里,好像我们也要攻击他似的。我暗自庆幸他在那里。我扶着额头,上气不接下气,我们的胸膛仍然起伏不已。

虽然我计划在这里待到8月,但那天晚上我决定离开。家不是可以选择的地方,除了真正的家,任何地方都是攻击的温床,不断恶化的记忆。我需要继续我的逃避路线。

卢卡斯实习结束的那天,他登上一架飞机,开着一辆租的车来接我。他帮我打点行装,轻轻卷起我的版画,我的整个人生,放进这辆蓝色的车里。我们开车去费城,在那里我可以和他在一起,直到听证会开始。他在车里等着,给我时间与这里道别。我站在那间黄色的房间里,我的避难所,我的卧室,记得所有那些令人窒息的炎热夜晚,那些凝结在墙壁上又会在每天清晨消融的恐怖。我留下了电扇,让它独自立在房间中央,希望它能给下一个租客带来清凉和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