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同情》汉宁·里德-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714,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英】汉宁·里德

内容简介:

莱比锡图书奖得主经典哲学著作;20余位欧洲哲学家跨越时空的思想交锋;四个著名思想实验,一场关于世界大同的道德辩论!

为什么我们总是对远处的灾难报以极大的同情,却对身边的不幸兴趣寥寥?世界被科技手段无限缩小,也把远处的不幸拉近到每个人身边。狄德罗相信五感的界限就是道德的界限,传媒技术将我们的感知力拓展到全球,让我们对千里之外的陌生人似乎也产生了道德责任;而卢梭认为人类的情感被距离拉伸时,必然会挥发、黯淡,我们之所以如此关注远处的灾难,正是因为我们不愿意承担身边的义务。

德国知名作家、莱比锡图书奖得主汉宁·里德引用了十八世纪以来的几个著名思想实验,巴尔扎克、卢梭、伏尔泰、亚当·斯密等启蒙精英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弗洛伊德、荣格等文学与思想巨擘跨越时空的思想交锋,掀起了一场关于世界大同的道德辩论。

作者简介

【英】汉宁·里德(Henning Ritter) 著

德国著名作家、翻译家,莱比锡图书奖得主,哲学家约阿希姆•里德之子,汉堡大学荣誉博士。著有《长长的影子》《笔记本》《征服者:20世纪的思想家》等作品,曾获2011年莱比锡图书奖。

周雨霏 译

德意志日本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日本大阪大学文学研究科特聘讲师。研究方向为20世纪德国社会思想在日本的传播与接受。

试读

里斯本变成了废墟;巴 黎,人们还在跳舞”

第二十四节在里斯本,一切都很好

1755年 11月 1日,当里斯本的居民还在庆祝万圣节时 一场地震袭击了这个城市,将里斯本大部分的教堂以及 2万桥建筑变成了废墟。当时里) W本的人口约 26万,其中 1万至 l.f万人在地震中失去了生命。事发伊始,人们对伤亡人数的估讨远远超过了实际情况。在头一个星期,相传这场恐怖的灾难奇去了 15万人的性命。在欧洲各地,人们都在谈论里斯本大雄震。此前还未有自然灾害能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特别是,迫场地震在哲学领域也激起了不小的波纹,伏尔泰、卢梭和康龜都曾对此发表过见解。

伏尔泰迅速将莱布尼茨关于“所有可能世界内最好的-个”的理论,和亚历山大•蒲柏( Alexander Pope, 1688 — 1744)的哲学乐观主义以及他的名言“任何发生的事,皆圣道理”①与此次地震联系在了一起。在四年后出版的小说《老实人》里,主人公九死一生逃出里斯本的地震与火海,“吓彳■!魂不附体,目瞪口呆,头里昏昏沉沉,身上全是血迹,打着峻嗦,对自己说道:’最好的世界尚且如此,别的世界还了得?那种企图把世界上的恶,折算入整体之善的哲学,初里斯本的地震证明是荒谬的。于是伏尔泰迅速找到机会,从孑

① 德文和法文翻译中,此格言皆译为“一切都很好”。 幸的事件中提取出论据,针对天命说展开批判。伏尔泰立足于自然的灾难,制造了一场针对哲学家和神学家们的灾难。五个月后,也就是 1756年 3月,伏尔泰的诗《里斯本灾难哀歌》出版。这时,他针对哲学乐观主义的讨伐已经达到了一个高潮。

地震发生两周后,消息才从里斯本传到巴黎和伦敦。伏尔 泰当时住在日内瓦,他首次提到地震是在 11月 24日写给他的医生及亲信让•罗贝尔特•特罗岑的信中:“您看到了吧,先生,多么可怕的灾难。人们若是去思考,万物之运动法则是如何能将这骇人的灾难带到这最好的世界,他们恐怕会陷入苦恼吧。”伏尔泰立即明白了,地震事件能够为驳斥神义论提供怎样的反论,虽然在几天之后,他才明确提到了贯穿地震事件终始的关键词——乐观主义。他说道:“这对乐观主义来说是多么可怕的反论啊!”在伏尔泰看来,人生处处是偶然,人生本是“偶然编织成的悲剧”。不过在他的惊愕中,也掺杂着稍微明朗的情绪,因为地震并没有放过他的敌人们,它正好发生在一个对布道者和狂热信徒来说极富吸引力的城市。伏尔泰认为,这些宗教狂热分子应当从地震事件汲取心得,停止宗教迫害——“因为当几个流氓正要烧死个把狂热信徒时,大地把他们全都吞噬了。”当哲学乐观主义的结论在灾难的背景下变得不堪一击时,伏尔泰在其中看到了希望的火花——这一事件或许会给他针对宗教狂热和笃信的战斗带来转机。里斯本的大地震成了他讨伐教会、耶稣会和宗教狂热的新的有力论据。

在他给特罗岑去了第一封信之后又过了两天,伏尔泰引入 了一种新的视点来看待不幸。当时在日内瓦,有些人担心新的地震也许会在他们的附近发生。人们听说,在加的斯、塞维利亚和一些其他的城市都感到了余震。一天,当从法国过来的邮车没来,人们确信一定是邮车路途上的某一个地方地震了。由于日内瓦距里斯本很远,人们起初觉得自己身处的环境还算安全,但逐渐也开始涌现出怀疑的声音。这不光涉及情绪与情感,也涉及利益关系。因为里斯本与日内瓦之间的经济往来,比其他欧洲商业城市要来的紧密。人们在为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受害者与灾民的命运扼腕时,同时也担心日内瓦在此次灾祸中会遭受经济损失。当然,人们有足够的理由为自己担心。伏尔泰也曾在同情受害者之命运,和担心自身安危之间摇摆不定。最开始他固执地决定,勿要浪费时间来考虑自己的安康:“灾难发生以来,我再也不敢抱怨自己的绞痛了。”他认为个人在如此巨大的动荡中,不应考虑自己的家长里短。但过了一阵子后,伏尔泰改变主意,认为人们的确不应当把自己的营生置之度外。

当日内瓦商人尚不能预计这场发生在远方的灾难会在多大 程度上波及他们的生意时,人们很快发现,里斯本的重建将十分有利可图。人们同样明白,长远看来,英国人将是其中最大 1的获益者。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不幸中之幸。有些人在地震中送命;有些人靠这不幸来赚钱。于是,在这不幸的一年的 12月 9日,伏尔泰用他一贯的一语双关的修辞法写道:“在里斯本,一切都很好。 (Tout va bien a Lisbonne.)”在经济领域,伏尔泰使用他十分厌恶的、神义学中权衡善与恶的方式,来权衡利与弊。

在 12月里,受害者的人数首次经过修正。根据修正后的 数据,约有 2. 5万人在地震中丧生。正如其他与里斯本地震有关的一切,这一消息也给伏尔泰提供机会来挑起争端,挖苦当权者。他写道,国王们显然是没本事提供关于他们臣民的可靠数据,但每个商人都对自己的损失清清楚楚,这是因为商人会对自己的收入记账。这类风凉话,还有报纸上的消息——比如在意大利,人们开始排练新的歌剧曲目了;巴黎新斥三千万重金发行一种新的彩票;有新的剧目被搬上舞台。这种种,是显示人们已从灾难引发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最早的信号。

到了年底,伏尔泰开始准备备忘录,为了撰写关于里斯本 地震的诗篇。他在书信中,从一而终地将人们对地震的反应做了详尽的记录。伏尔泰围绕这一事件的写作方式,与其说是诗篇的准备工作,不如说更像是新闻性的调查工作。当伏尔泰在几个月后,终于将他的两部哲学诗篇《里斯本灾难哀歌》和《自然法之诗》付梓时,我们可以看出,他最初在书信中所显示出的一些想法,在诗中得到了充分的展开。比如,他对笃信者与宗教狂热分子幸灾乐祸式的讽刺,在《自然法之诗》中变成了一段诗句,以新闻报道的形式确认了一种通往焚烧犹太 :1人的倒退一“在里斯本,烧死的犹太人更少”。①在关于里斯本地震的诗篇中,伏尔泰正如他在书信中所做的一样,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这个已不复存在的大都会,比伦敦或者巴黎的罪孽更深吗,以致非要让它在淫乐中覆灭?伏尔泰为这一念头想出了新闻式的独一无二的精准表达:“里斯本变成了废墟,在巴黎,人们还在跳舞。”这就是此后不断以各种方式出现的、形容人们对遥远处的不幸无动于衷的惯用表达。伏尔泰这一脍炙人口的表达对道德情感的理论颇有贡献。人们如今处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