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玛丽苏》乙一-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690,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日本鬼才作家乙一新作!继《GOTH断掌事件》《ZOO》《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后再突破,乙一作家生涯20周年特别策划作品。

☆乙一大型精分现场,四种风格交织,五重创作人格大对决。7篇奇妙小说,集推理、人性、恐怖、温情等为一体。在这本书里,你将看到乙一的全部才华。

☆适合深夜翻阅的口碑作品,带你在疑窦丛生的真相中探寻人性,在恐惧残酷中照进温暖,在阴郁与善意中体会高级的悲悯。

☆一本游走在黑白之间的人性之书,一次感性与理性交织的深度阅读体验。杀死玛丽苏,你会成为下一个玛丽苏吗?

内容简介

乙一作家生涯20周年纪念作品。

乙一以本名安达宽高解说,分别用笔名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越前魔太郎写作。首次在一本书里呈现“五重写作人格”大对决。

一次别出心裁的大胆尝试,共同打造7篇颠覆观感的奇妙小说。

乙一 《山羊座的友人》

松田家的阳台上吹来一份来自未来的报纸,上面记录了一个高中生在监狱中畏罪 与一只山羊误入地铁站。不久之后的某天夜里,松田遇见同班的若槻直人,若槻手里拿着带有血迹的球棒。原来长期受到欺凌的若槻,终于不堪忍受杀死了对方。而一直无视欺凌的松田因为罪恶感向若槻伸出了援手,展开两人的逃亡。他们逃避的不只是追捕,还有来自未来的报纸所记下的宿命……

乙一 《可爱的猿猴日记》

废宅高桥拿到了父亲的遗物——一瓶墨水。这瓶像父亲一样讨厌的墨水,高桥却为了它买了一支钢笔;因为钢笔,他又买了一本日记;因为日记,又买了一个书挡;因为书挡,买了精美的书……一瓶墨水煽动起了翅膀,可爱的“猿猴”能否得到进化?

中田永一 《杀死玛丽苏》

现实世界里毫不起眼的我,只有在化身为笔下完美的“玛丽苏”时,才能获得自信。“玛丽苏”承载了我的妄想,却也渐渐主导了我的创作,甚至到了让人不舒服的地步。我以文字创造她,现在我决心以文字杀死她。但本是虚构的“玛丽苏”,竟然像有生命般地顽强抵抗……

中田永一 《宗像君与钢笔事件》

高山同学丢失的昂贵钢笔,在我的包里被找到了。尽管我拼命否认,老师和同学仍然认为是我偷的。被当做小偷,被冷暴力,让我不敢去上学……而,学校里总是被嘲笑的宗像君却向我伸出了援手。为了报答我之前借他十日元的恩情,宗像君决心帮我调查事情的真相,但究竟这十日元,能不能找回我的清白呢?

山白朝子 《无线对讲机》

买给儿子的新无线电对讲机,在地震中和妻子、儿子一起被卷入海啸。失去了妻儿的我,白天强打精神上班,夜里只能依靠酗酒入睡。某夜,我醉后听见儿子的旧玩具对讲机中,竟然传来儿子断断续续的声音……如饮鸩止渴般,为了能与儿子说说话,我每晚将自己喝得烂醉。当儿子从对讲机的另一边对我发出“到这边一起玩”的邀请时,我毫不犹豫地拿出了尼龙绳……

山白朝子 《某件印刷品的下落》

我从事的工作钱多事少离家近,只要每天下午定时将从某处运来的一箱东西推进焚烧炉里即可,甚至还有时间可以搞文学创作。直到有一天,我不小心摔到了箱子,突然听到箱子里传来微弱的呼吸声……

越前魔太郎 《夏娃·玛丽·克罗斯》

当地富豪的遗孀突然逝世,我从女友夏娃处得知富豪生前的奇怪癖好,决心前往调查真相。我在富豪的遗物中发现了一张奇怪的音乐会招待券,决定乔装赴会。但我没想到的是,在那里等待我的,不仅是美妙的音乐,还有地狱般的惨剧……

作者简介

乙一,当代日本鬼才作家,日本推理作家协会会员,代表作《GOTH断掌事件》《ZOO》《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我所创造的怪物》等。乙一本名安达宽高,另有笔名中田永一、山白朝子、越前魔太郎,写作风格迥异。

《杀死玛丽苏》是乙一出道20周年的特别策划之作,本名及四个笔名首次合作,以七篇小说展现五重创作人格。

第一重创作人格:乙一,变幻自在的魔术师。

1996年凭借获第六届JUMP小说·非小说大奖的作品《夏天烟火我的尸体》出道。著有《ZOO》《我所创造的怪物》等多部作品。

第二重创作人格:中田永一,恋爱推理名手。

2005年凭借《百濑,朝向这边》出道。著有《再会吧,青春小鸟》等作品。

第三重创作人格:山白朝子,悬疑怪谈制造家。

2005年凭借《漫长旅途的开始》出道,著有《献给死者的音乐》《胚胎奇谭》等作品。

第四重创作人格:越前魔太郎,神秘匿名作家。

架空作家,著有《魔界侦探 冥王星O》系列。本身是由多名作者共同打造的匿名作家。

第五重创作人格:安达宽高,幻梦解说者。

1978年生。兴趣是创作小说、鉴赏电影和听广播。

试读

十六时十六分。

去往东京站方向的山手线外环电车驶进了月台。

直升机的声音在车站上空盘旋。

同时传来了一阵惊叫。

周围的人都回过头去看出了什么事。

通过东检票口准备上台阶的人都慌忙紧贴住墙壁。

随着台阶下面传来啪嗒啪嗒的蹄声,顶着一对“V”字形羊角的脑袋出现了。身上的羊毛比想象中的还要白,仿佛刚刚落下的雪一般。肩部看上去很瘦,体形却比镇上常见的狗都要大得多。看起来并不觉得强壮,但女性化的面容和身形却令人无法不感到一种油然而生的神圣。在人们的屏息凝视中,山羊静静地、漫无目的地移动着。

山手线的电车驶进站台,打开了车门。最先从电车上下来的人都因为眼前这个纯白色的生物而停住了脚步,后面的人紧跟着撞上来,一边抱怨一边也看到了那只山羊,于是同样一脸呆滞地站在原地。

山羊转动着长角的脑袋,盯着眼前打开的车门看了一会儿,接着后腿轻轻一弹,纵身跃进了车厢。车内的乘客都吓得向后退去,谨慎地与山羊保持着距离,而我们则隔着车窗玻璃看着这一切。

驾驶员和列车长似乎也发现了异常,既没有关闭车门,也没有开车。大家都停止交谈,默默看着,拿着手机发邮件的人也僵住了手指。听不到车内广播,平时纷纷扰扰的站台内此时一片死寂。

直升机的声音再次从头顶响过。

我和若槻直人交换一下眼神,紧跟着山羊进了同一节车厢。

山羊在车内闲庭信步,每走一步都伴随着蹄子敲打地板的声音。车内大概有二十位乘客,有些站起身警惕地戒备着山羊,也有些僵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山羊往前迈步,人们就更退向两边,将通道让出来给它。

一个穿西装的大叔两手举着正在看的报纸,盯着山羊不敢动。一个小孩子伸手指向山羊,立刻就被妈妈制止了。被白色羊毛覆盖的身体从一个中年大妈巨大的臀部蹭了过去,大妈紧闭双眼,发出细小的惊叫。有个大学生模样的男人在座位上睡着了,完全没有察觉到车厢里走进了人类以外的生物。直到山羊闻着他手指的气味,伸出紫色的舌头舔了一下。那人终于醒过来,先是环视了一圈盯着自己的人,然后视线才对上眼前的山羊。

若槻直人走在仿佛被停止了时间的车厢内。我紧跟在他后面。此时山羊则沉迷于女高中生手机上的挂饰不能自拔。

若槻直人站到了距离山羊仅一步之遥的地方。他伸出右手,用如同少女般纤细的手指接近那只生物头部的长角。横切面为扁平三角形的角,画出两道舒缓的曲线。若槻直人的指甲碰到羊角的瞬间,发出了咚的一声,听起来如同洞穴中落下了一滴水般清澈。

山羊转过头来,与若槻直人鼻尖相对。

一对横长的异样瞳孔。

若槻直人与山羊四目相望。“呀啊……”他打了个招呼,“外面的世界,好玩吗?”

山羊没有回答,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少年。

下一个瞬间,一大拨穿着工作服的大人从车厢入口拥进来。等我们注意到的时候,站台上已经挤满了站务员、警察和饲养员模样的人。山羊被劈头蒙上了巨大的捕虫网。它只是略微慌张了一下,很快就不再抵抗。我们沉默不语地看着山羊被大人们带走。

电车进行安全检查的时候,站内又逐渐恢复了以往的嘈杂。被舔了手的大学生正用一块手绢仔细地擦着手。发车的广播响起,电车关闭了车门。我们就这样乘着山手线的电车出发了。

“那只山羊也是知道的,它其实无处可去。”若槻直人说道。兴奋之情尚且洋溢在车厢内每个人的脸上。

“这样反而更好。”

“你真的……打算去自首吗?”

“你不要跟警察说,就让我来当那个犯人吧。”

“那天晚上,叫你出去的那封邮件其实……”

“我知道。那也没关系。”

电车行进的过程中,我偷偷从口袋中拿出那张报纸碎片瞥了几眼。看着背面印的那篇报道,我想再跟他谈谈,哪怕把自首的时间拖后两天也好。

电车到了秋叶原站。车门打开,人流上上下下,就在车门即将再次关闭的时候,若槻直人突然起身跳上了月台,而我因为看着报纸的碎片出神,反应慢了半拍,虽然立刻起身追上去,但车门还是在我眼前关上了。

电车启动了,月台在慢慢地远离。我把手指插进车门的缝隙中用尽全力想要打开它,然而却敌不过电车行进的速度。越来越小的月台上,伫立着他凝望电车的身影。

“笨蛋!傻瓜!”

发现一切都迟了,我懊恼地不停踢打车门。

他已经计划好要去警察局了吧。从一开始就是,那是他唯一的目的。为了帮本庄望和佐佐木和树顶罪,最终只有被捕这一条路。拖延这几天不过是他为了通过邮件与佐佐木和树串供,是他向那些大人隐瞒事实真相的准备时间。

最终,我在东京站下了车。因为一时也想不出之后该怎么办,只好在站内闲逛。是不是应该跟若槻直人一样,去找警察寻求保护。警察们也在寻找我的下落吧。我用剩下的钱买了新干线的车票,以便回到小镇—那个有我和若槻直人一起上的高中、天空中还有一条风通路的、故乡的小镇。在那里我会见到本庄望。

十月一日 星期三

从东京坐新干线再换成私营铁路回到镇上时,已经是深夜了。为了避人耳目,我还是在网吧住了一宿。扔在停车场的自行车可能被拖走了,怎么都找不到。我用单间里装的电视看起新闻节目。驹入站被抓的山羊要远比我那向警察自首的山羊座朋友受关注得多。我换了频道,用电脑在网上浏览一番,收集各种关于若槻直人的消息。我还在网上查了下金城晃的手机,通过搜索厂家和型号,拿到了各种信息。准备睡觉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中午之前,我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一走到外面,天高云淡,沉重的旅行包已经寄存在车站的储物箱里,朝着学校走的我可谓一身轻松。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熟悉的建筑物、招牌和过街天桥,却又有种说不出的生疏。大概是因为周围人都在盯着我看吧,看惯了东京的街景,难免为这开阔的晴空与茂密的绿植而感动。

已经可以看到高中的校门了。若槻直人向警察自首的新闻已经播出,校门口却不见媒体的车辆云集。世人的兴趣已经转移到其他事上去了。学生们喧闹的声音从操场的方向传来。我躲在那后面的灌木丛里等待午休时间结束,然后进入了学校的领域。

我在教学楼中朝自己班级所在的教室走去。擦肩而过的几个学生都忍不住回头看穿着便服的我。这样确实太显眼了,本来我也想过回家换了制服再来,但为了不被人发现还是放弃了。至于能够逃过老师的耳目、一路顺利地走到教室,除了幸运也没有其他解释了。

教室里有十几个人,其他同学可能在食堂或者别的地方吃午饭。我一走进去,班上的人就全部停止了交谈,变得鸦雀无声,一瞬间所有的视线都集中过来。他们一定从早上就开始热议若槻直人被捕的新闻,其间说不定还夹杂着关于我至今没有被逮到、依然下落不明的消息。

“松田,你这是……”平时关系相当不错的一个男生靠过来跟我搭话。

“好久不见。”应付一句,我就从他面前走了过去,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那后面就紧挨着本庄望的座位。今天她也还是在自己位子上吃着小卖部买来的蔬菜面包与牛奶。面包已经不见踪影,不过插着吸管的牛奶纸盒还摆在桌上。额头的剪影显得她异常认真,坐姿也挺拔笔直。戴的不是有框眼镜,而是隐形眼镜。

一看到我,本庄望惊讶得微微张开了嘴。

横坐在椅子上,背靠着窗边,还是那么舒适,而且也方便跟后面的本庄望说话。其他同学都远远地看着我们,说不定已经有人跑出教室去叫老师了。

“松田君,大家都在找你呢。”她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哼一样,“听说,若槻君在东京被抓到了……”

“只有我回来了。”由于太紧张,几乎都发不出声音了。

“你之前一直在帮他逃跑吗?”

“差不多吧。”

“为什么不来找我商量呢?”

“因为班长你太一本正经了。”

我深吸一口气,让肺部充满了空气。

四下巡视一圈教室,竟然有种非常怀念的感觉。这些直到不久之前还是理所当然的景物。我的出现是如此不合时宜。

“没有时间了,直接进入正题吧。我有话想跟你说,关于若槻君做的事。”

本庄望歪了歪头。

“在二十五日深夜,他的手机上收到了金城君发来的邮件。那封邮件把他叫去了矢鸭桥。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偷偷带上了买好的菜刀,似乎是准备用这个杀死金城君。不过,叫他出来的却并非金城君本人。”

“什么意思?”

“在吉祥寺的井之头公园,若槻君给我看了他的手机。我也详细问了他当时的情况。”

“吉祥寺?你们还去了那种地方吗?”

“嗯。然后,我发现有件事很奇怪。金城君发来的邮件上写的是‘琴叶桥’,不是‘矢鸭桥’,他用了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用的正式名称。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我特意查了一下,原来金城君手机的数字键‘8’上,沾着一小点儿血沫。似乎是在被打时,他的手机掉在了地上,而一滴血刚好溅在了上面。”

“然后呢?”

“由这些细节,可以做出两点推测。第一,金城君本来就不用‘矢鸭桥’这种叫法,至今也坚持称‘琴叶桥’的可能性。这样一来就全说得通了。金城君写了那封叫他出来的邮件,并在之后被其杀害也是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