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斋随笔全鉴》-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639,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迟双明

内容简介:

南宋洪迈所著的读书笔记,历来享有很高的声誉,被诸多名人大家所推崇。内容涉猎广泛,如经史典故、诸子百家、诗词文瀚,以及医、卜、星、算等都有涉及,堪称是宋朝的百科全书。本书选取了《容斋随笔》中的精华部分,并佐以注释、译文等,以方便读者理解与阅读,让读者能够在中国古代文化的熏陶中,丰富自己的内涵。

共《五笔》,74卷,1220则。其中,《容斋随笔》16卷,329则;《容斋续笔》16卷,249则;《容斋三笔》16卷,248则;《容斋四笔》16卷,259则;《容斋五笔》10卷,135则。据作者宋朝洪迈自述,《容斋随笔》写作时间逾经近四十年。是其多年博览群书、经世致用的智慧和汗水的结晶。

试读

张九龄作牛公碑

【原文】

张九龄为相,明皇欲以凉州都督牛仙客为尚书① ,执不可,曰:“仙客河湟一使典耳。擢自胥史,目不知书,陛下必用仙客,臣实耻之。”帝不悦,因是遂罢相。观九龄集中,有《赠泾州刺史牛公碑》,盖仙客之父,誉之甚至,云:“福善莫大于有后,仙客为国之良,用商君耕战之国,修充国羌胡之具② ,出言可复,所计而然,边捍长城,主恩前席。”正称其在凉州时,与所谏止尚书事,亦才一年,然则与仙客非有夙嫌,特为公家忠计耳。

【注释】

①牛仙客:现甘肃灵台人,开始的时候只是县小吏,因为多次立功升迁至尚书,后官至左相。②充国:即赵充国,字翁孙,精通兵法,为人沉着冷静,有谋略。

【译文】

张九龄在担任宰相的时候,唐明皇打算将凉州都督牛仙客升为尚书,张九龄坚决反对,说:“牛仙客仅仅是河湟地区的一个使典,从小吏提拔上来,又是个文盲,陛下如果一定要任用牛仙客做尚书,我实在感到受到了侮辱。”唐明皇很不高兴,因此免去了张九龄的宰相之职。看张九龄的文集有《赠泾州刺史牛公碑》这篇文章,写的是牛仙客父亲的事情,而且对他的评价很高,说:‘(他的)福分没有比有个好的后代更好的了,牛仙客是国家贤明的臣子,使用了商鞅奖励耕战的政策,实行了赵充国治理胡羌的战略,说的话一定会去做,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出好的成果来,设下的计策也一定可以成功。捍卫了长城边防,皇恩隆重”。写的正是牛仙客在凉州时的所作所为,距离张九龄阻拦他担任尚书这件事只差一年,由此可见,张九龄并不是跟牛仙客有旧怨,只是为国家考虑尽忠职守而已。

唐人告命

【原文】

唐人重告命① ,故颜鲁公自书告身② ,今犹有存者。韦述《集贤注记》,记一事尤著,漫载于此:“开元二十三年七月,制加皇子荣王已下官爵,令宰相及朝官工书者,就集贤院写告身以进,于是宰相张九龄、裴耀卿、李林甫,朝士萧太师嵩,李尚书嵩,崔少保琳、陈黄门希烈,严中书挺之,张兵部均,韦太常陟,诸谏议庭海等十三人,各写一通,装缥进内,上大悦,赐三相绢各三百匹,余官各二百匹。”以《唐书》考之,是时,十三王并授开府仪同三司,诏诣东宫、尚书省,上日百官集送,有司供帐设乐,悉拜王府官属,而不书此事。

【注释】

①告命:特指告身,授官之符,也就是官员的委任状。②颜鲁公:颜真卿,唐代名臣、杰出的书法家。

【译文】

唐朝的人对初任官职的委任状十分重视,因此颜鲁公在接到自己的委任状之后,自己又写了一份,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那份他自己抄写的委任状现在还留存于世。韦述在《集贤注记》中,详细地记录了这件事,现在将原文记载在这里:“开元二十三年七月,朝廷加封皇子荣王以下官爵,命令宰相及朝廷官员中擅长书法的,集中到集贤院将自己抄写的委任状呈献给皇上,其中以宰相张九龄、裴耀卿、李林甫,朝官太师萧嵩,尚书李嵩,少保崔琳、黄门陈希烈,中书严挺之,兵部张均,太常韦陟,谏议诸庭海等十三个人的书法写得最为高超,他们每个人都抄写了一遍,装裱后呈给皇上过目,皇上看到之后十分满意,于是赏赐三位宰相每人三百匹绢,其他的官员每人各二百匹绢。”根据《唐书》来对这件事进行考证,当时,十三位有爵位的人一同被授予了开府仪同三司的职务,并接受了诏令去了东宫、尚书省。那天,文武百官前来相送,负责司仪的各部还特意设立了帷帐和乐队,他们都被任命为王府的官属,但是《唐书》里面却没有写这件事。

张浮休书

【原文】

张芸叟《与石司理书》云:“顷游京师,求谒先达之门,每听欧阳文忠公、司马温公、王荆公之论,于行义文史为多,唯欧阳公多谈吏事。既久之,不免有请:‘大凡学者之见先生,莫不以道德文章为欲闻者,今先生多教人以吏事,所未谕也。’公曰:‘不然。吾子皆时才,异日临事,当自知之。大抵文学止于润身,政事可以及物。吾昔贬官夷陵,方壮年,未厌学,欲求《史》、《汉》一观,公私无有也。无以遣日,因取架阁陈年公案,反覆观之,见其枉直乖错不可胜数,以无为有,以枉为直,违法徇情,灭亲害义,无所不有。且夷陵荒远褊小,尚如此,天下固可知也。当时仰天誓心,曰:“自尔遇事不敢忽也。”’是时苏明允父子亦在焉,尝闻此语。”又有答孙子发书,多论《资治通鉴》,其略云:温公尝曰:“吾作此书,唯王胜之尝阅之终篇,自余君子求乞欲观,读未终纸,已欠伸思睡矣。书十九年方成,中间受了人多少语言陵藉① ”云云。此两事,士大夫罕言之,《浮休集》百卷,无此二篇,今豫章所刊者,附之集后。

【注释】

①陵藉(jiè):践踏欺辱。

【译文】

张芸叟在《与石司理书》中说:“不久前,游览京城,到前辈官员家中拜访,每次听到欧阳文忠公、司马温公、王荆公这些先生的言论,大体上都以道德方面的文章为主,只有欧阳修经常说一些当官的事情。时间长了,不免有些人来向他请教:‘只要是读书人来求见先生,都是想要知道一些道德方面的文章,但是现在先生却总是教给人们当官的事情,我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欧阳修说:’不是这样的。你们现在的这些才子,日后定然要当官处理政务,应当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基本来讲,文学只能修养自身,而政事却能够影响其他的事物。我过去曾经被贬官发配到夷陵,那时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还没有厌烦学习,想要找来《史记》、《汉书》这类书读一下,但是公家和我自己都没有。无法打发时间,于是取来了架子上的陈年公案卷宗,反复阅读,看到里面有很多冤假错案,数都数不过来,把没有的说成有的,把理亏的列为理直的,违反法律徇私情,灭亲害义,无所不有。

况且夷陵不过是一个偏远荒芜的小县城,那里都如此恶劣,那么整个国家的情况也就可以知晓了。那时候,我对天发誓说:‘从此之后我如果处理这样的政务,一定不敢疏忽大意。’当时苏明允父子也都在场,都听到了我说这些话。”还有答复给孙子发的信,在里面主要讨论了《资治通鉴》,大致是说:司马光曾经说过:“我编写《资治通鉴》这本书,只有王胜之曾经读完了,其他的人也都找这本书看,但是却都没有读完就已经哈欠连天昏昏欲睡了。这本书我用了十九年的时间才编成,中间承受了多少人的语言欺辱。”这两件事,士大夫们都很少会提及,《浮休集》的百卷中也没有这两篇,现在豫章所刊刻的人,将它们附在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