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休息》克劳迪娅•哈蒙德-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526,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作者:克劳迪娅•哈蒙德Claudia Hammond)

内容简介:

现代社会有很多休息方式,但是我们仍然觉得不够,觉得在现在生活压力之中身心疲惫。借鉴于“休息测试”中的突破性研究——克劳迪娅•哈蒙德(Claudia Hammond)与一批科学家,历史学家,心理学家,诗人和艺术家合作设计的一项调查,他们集中花了两年时间,对跨越135个不同国家的18,000人进行了调查和研究。哈蒙德分析了全球“休息测试”投票最为安心的10项休息方式,伴以真正有效的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研究,穿插了历史上有关休息的各种方式和趣闻,为读者提供更好地休息的科学之方法。

通过这本民书,我们希望每个读者从心理的深层次都认识到自己,并且拿走处方或思考并找到他们如何科学使用时间的一种新方法,舒缓身心,治愈自己,应对当下的生活压力。

作者简介

克劳迪娅•哈蒙德Claudia Hammond)

英国作家、主持人、心理学讲师。她在BBC频道主持两个心理学节目,分别是心理(All in the Mind)和思想改变者(Mind Changers)。

她有多本著作,如《花钱的艺术》《情绪过山车》、《时间弯道》等,于2013年荣获英国心理学社会图书奖,大众科学类首奖获得者。同时,哈蒙德是英国波士顿大学的兼职教师。她在2012年获得英国心理学会公众参与媒体奖,2011年获得思想改变奖,2012年获得人格和社会心理学媒体成就奖,2012年获得由英国神经学协会颁发的神经学公共理解奖。

试读

放慢步伐,放缓节奏

走走有助于休息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它改变了我们对时间的感知。或者,准确地说,它把时间调整到了一个我们感到自然的速率上。为了走走,我们必须花费一些时间,但是我们得到的回报远远超出最初的付出。当我们行走时,时间似乎延长了。随着我们节奏的放缓,时间流逝的速度也变缓,放缓到行走的速度。

当我们的大脑试图去测算已经过了多长时间时,我们所用的线索之一就是看我们在空间上移动的距离。现代交通让我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穿过遥远的距离,从而扰乱了这种线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搭乘飞机。飞机可以飞得又快又远,使得我们对距离和时间的感受不同步。考虑到旅行实际所花的时间以及我们在飞行中度过的无聊时间,有时候感觉似乎我们还没出发就到达了终点。或者,有时我们在途中错失了数个日夜,但生物钟很难与之保持同步。相比之下,我们早已习惯开车旅行。汽车缩短了距离,实际上就是加快了时间的流逝,对此我们也早就习以为常。汽车旅行已经不再让我们感到困惑。这其中有一个积极的影响:它让我们自然的速度,也就是步行的速度,看起来更加缓慢,由此延缓了我们对时间流逝的感知。在为期四天的旅行中,我们步行穿越了捷克共和国的部分地区,行程虽让人疲惫,但我们很开心。旅行结束那一天,我们乘坐公共汽车回到出发的城市。我们走了整整四天才征服的广阔土地,乘车仅花了25分钟就完成了。一回到现代生活方式,我们就感到时间运行的速度加快了。从那个城市,我们又乘了另外一辆公共汽车去布拉格的一个公交车站,然后乘地铁进入市中心。在这过渡性的一天中,我们既觉得无聊又感到时光飞逝,途中发生的细节在我脑海中没留下一点儿印象。不同的是,步行走过的每一段路程都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里。因此,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处在当下来回忆过去的那段经历,徒步似乎延长了时间,并让时间变得深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觉得徒步有助于休息。当今,生活的节奏在加快,而行走能让我们慢下来。

追随巨人的脚步

“散步使我们存在于身体以及世界之中,而又不被它们弄得忙碌不堪。它们让我们可以自由思考,而又不至于完全迷失在思考之中。”丽贝嘉·索尼特总结出了散步的特质。散步时,我们的身体与精神都参与其中,且参与的程度恰如其分。

和丽贝嘉·索尼特一样,贝多芬、狄更斯、歌德、克尔凯郭尔、尼采、华兹华斯、康德和亚里士多德(略举几例)都喜欢散步。并且,他们喜欢散步的原因都一样:散步给他们提供了思考的空间。哲学家尼采在1889年写道:“所有真正伟大的思想都来自行走。”早一个世纪的卢梭也认为,行走是他集中精力的唯一方法。他写道:“一旦我停下来,我就停止了思考。只有当我的双腿动起来时,我的大脑才会运转。”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能没有伟人那样的天赋,但我们与他们有着同样的经历。我们受困于某些事情,决定出去走走,暂时停止思考困扰我们的事情,如果幸运的话,解决方案会出现在我们的头脑里。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我要出去走走,“让脑子清醒一下”。这意味着,我们的大脑正为问题所困扰,而出去走走似乎能解开这个症结。走走能让疑云尽散。

有充分的研究表明,走走有助于提高我们的创造力。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者随机给受试者安排4种不同的活动:在室内,在白墙前的跑步机上行走;在室内,坐在对着白墙的椅子上;在校园里散步;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沿着相同的路线在校园里散步。活动结束后,参与者接受一项创造力测试。研究者要求他们想出一个日常用品尽可能多的用途。比如一粒纽扣,有人建议用它来做一个筛子。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酷。答案足够新颖,参与这项研究的其他人都没有想到,这时就可以得一分。但是,有的答案,如把纽扣作为一艘太空飞船,则被视为不好的答案,因为这种想法不切实际。在测试中,研究者解释“产生恰当的新颖度”,以“将打火机里的液体作为汤的原料的建议”为例,认为这个答案足够新颖,但却并不恰当。研究者发现,户外行走最有利于解放思想,排第二的是在室内行走,然后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在户外行走,而坐在室内毫无意外地排在了末尾。[1]

当我们讨论双关语的时候,我注意到研究者在他们的论文中运用了很多双关语,这在枯燥的学术论文中并不常见。例如“观察时立足要稳”“展示你最好的那只脚”,论文的题目也是“给你的思想装上腿脚”。我想研究者可能遵循了他们自己的建议,走了很多路来释放出他们创造性的写作能力吧。

另外,研究者指出,如果坐轮椅的人自己推自己而非别人推着他们,他们的创造力很可能和散步的人一样高。这项研究和其他研究让我们明白,当我们自己主动运动时,似乎有东西能解放我们的思想。当然,亚里士多德和其他智者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研究的目的并不总是去发现新事物,也可以是用科学的手段去证实我们的直觉。

在行走中,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创造力的提升(当然,还能改善健康)。如果我们和其他人一起行走,研究表明,我们会更有同理心且更加擅长合作。当肩并肩一起行走时,我们会无意识地协调步伐,保持同步。当我们要过一条交通繁忙的马路,或者被路边某样东西吸引住时,我们会不约而同地停止交谈。之后,我们又自然而然地回到刚刚的交谈中,仿佛我们从未中断过似的。如果让一组人齐步走,证据表明,他们会更愿意为了集体做出牺牲。基于此,有人建议,谈判陷入僵局时,应该让双方一起去户外走走,[2]而非坐在在会议桌的两端,彼此对峙,固执己见。谈判双方也可以站在一起,瞭望世界。在真正的谈判中,我怀疑是否有人这样试验过。不过,这个想法听起来不错,值得尝试。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场景:一群男男女女,穿着正装,满脸严肃地一起散步。当他们沿着阿尔卑斯山散步时,突然获得了灵感,创造性地找到了折中方案。接近傍晚时分,谈判代表们沿着山脉,下行到山谷中,精疲力竭,但却非常兴奋,他们告诉人们:“嘿!我们解决了叙利亚内战!”这难道不美妙吗?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散步和谈在沉默中结束。散步时我非常健谈。我是一个话痨型的人。但是,即使是我与别人一起散步,也可能不会与人交谈,而完全沉浸在宁静之中。法国哲学教授、作家弗雷德里克·格鲁(Frédéric Gros)把和另一个人一起散步称作“共享孤独”。[3]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说话,但是没人必须要填满这无声的状态,因为无声的状态中已经充满了散步,或许是充满了肩并肩的孤独。这让我想起了“门廊坐”(porch-sitting),一个源自心理咨询的概念。根据心理咨询的理论,与相对而坐相比,当人们并排而坐时,更适合讨论私人话题。类似地,一些父母发现,当他们在开车,而青少年孩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时,是与孩子交谈最容易的时刻,此时交谈不用面对面地看着对方,这样的谈话就不会有对峙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