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大厦二十年》-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413,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费领取电子书】

作品简介:

本书是美国社会改良家及和平主义者简·亚当斯(Jane Addams)发表于1910年的作品,是对她在移民安置所及所创办的赫尔大厦(The Hull-House)20年的工作记录,被认为是有关抗议或促进社会发展之经典著作,是20世纪之交美洲地区博爱主义运动的一个经典范例。

亚当斯记述了赫尔大厦从成立到发展到具有相当规模,并得到全世界认可的20年历史,这同时也是有关社会福利制度沿革和女权主义运动的真实记录。作者散文化的笔法,使人们更为轻松和容易地了解到相关社会活动的实质内容,并受到其强烈感染,使更多的人投身于社会公益事业中去。1931年,简·亚当斯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美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女性。

作者简介:

劳拉·简·亚当斯(Laura Jane Addams,1860-1935),美国女社会改良家及和平主义者,美国芝加哥赫尔大厦的创始人。她致力于改善社会状况,因争取妇女、黑人移居的权利而获1931年诺贝尔和平奖,也是美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女性。赫尔大厦是北美洲最早的社会改良主义团体之一。由于它的纲领具有广泛性,也成为当时世界上很有影响力的社会改良主义团体。

简·亚当斯1881年从伊利诺伊州罗克福德学院毕业后,进入费城女子医学院学习。1889年,她在芝加哥一个工人贫民区租下一幢大房子,依据宅地所有者的名字将其命名为“赫尔大厦”,并由此展开各种社会福利工作。之后亚当斯又与劳联组织、其他社会改良团体一起,参与制订了美国第一部少年法庭法和妇女八小时工作日制等。1910年她成为美国全国社会工作者协会的第一位妇女主席。从1919年至1935年,她一直担任国际妇女争取和平与自由联盟主席。亚当斯是一位社会改良主义者,而又是赫尔大厦的创始人,因而获得1931年诺贝尔和平奖。她的主要著作有:《民主和社会伦理学》、《和平的新理想》、《赫尔大厦二十年》和《赫尔大厦第二个二十年》等。

试读

理论上讲内心真挚的源动力是与幼年的经历紧密相连的,一个人的喜恶一直可以追溯到“无人地带”,性格在那里是无形的,但却对未来的发展定下了明确的基线。我的记录就从我童年的一些印象开始。

所有的印象都与我父亲直接相关,尽管我也会回想起很多除我父亲之外的事情。我是大家庭里年轻一辈的其中一员,对乡村生活充满了渴望。但由于父亲有绝对的影响力,且要把一个人早期的印象和盘托出实属不易,那看来把旧时的回忆放到一条单一的主线上来叙述会容易很多。而且,这条线非但紧紧拴住我至真的情感,还把我带入对人生道德观的思考,并为我之后想要理解这个谜团时提供了线索。

我想起年幼时自己因为说谎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那些“可怕的夜晚”。我被悲惨的死亡气氛牢牢抓住,这是一种双重的恐惧,一是我自己会因为我犯下的罪行直接堕入燃烧的地狱,家里人从没这么说过,是我从别的孩子那儿听来的;二是我的父亲会在我没来得及告诉他之前死去,他在我心目中就代表了全部成人世界,而我卑鄙地欺骗了他。唯一能让我解脱的方法就是跑到楼下父亲的房间,老老实实交代一切。坚毅的决心会把我推下床,带我下楼,没有一丝怯意。但到了楼下,我不仅得硬着头皮经过父亲未上锁的房间前门(房门不上锁是他作为教友派[1]信徒的习惯),还得穿过宽阔而幽暗的客厅才能到他的房门口。我总是靠在楼梯立柱上冥思当前的种种危险,内心纠结于是否该把我的光脚丫踩到门口那块几寸宽却横亘在眼前的油布上。最终,我还是心情忐忑的站在父亲床前向他坦白我的过错,最后他常常以同样的方式回答:“要是一个小女孩说谎后,她会为此不安得睡不着觉,我会感到很宽慰。”我既没要求,也没有得到任何赦免,但显然这种将我的罪恶感向人倾诉,或是在严肃告诫下所暗藏的那份慈爱,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因为谈话后我总是如小狮子一般大胆地回床睡觉,即使不是因为公正,至少也是因为心理上的慰藉。

我现在回想起的这件事一定发生在我7岁之前,因为父亲当天谈生意所在的作坊是在1867年关闭的。作坊坐落在邻镇,与贫民区相毗邻。在此之前,我一直用一个乡下孩子的羡慕眼光来看待这座约有一万人口的小城,而我从来没想过小城的街道并不会像其他有光鲜亮丽的玩具店和糖果铺的街道那样令人着迷。那天我第一次看到了贫穷以及它所隐含的肮脏,并体会到了乡村的极度贫困和一个小城市即便是它最破旧的街道上所表现出的贫困之间的微妙区别。我记得问了父亲一个恰如其分的问题,为什么人们会住在这些挤在一块又可怕的小房子里?他向我解释了以后我言之凿凿地宣称,等我长大以后,我一定要有一所大房子,但它不是建在其他的大房子中间,而是建在这些可怜的小房子里。

因为“老人充斥着童年生活”,小孩子总是表现出想要延续世事的奇怪责任感,我记得自己就有过这样的荒唐表现。我一宿一宿地做梦,梦到全世界的人除了我以外都死了,而我背负着制作马车轮子的责任。村子里的街道一如平常,铁匠铺就在“那儿”,锻铁炉上冒着熊熊火焰,铁砧还在门旁的老地方,可一个人都不见。他们都去了山上的乡村公墓,而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在这荒芜的世界活着。我总是站在铁匠铺里一个固定的位置,默默地想着要怎么开始,尽管我知道要让世界重新继续运转必须至少做好一个轮子并启动一些东西,可我一次也没有成功。我想,每一个恶梦的受害者都被过度的责任感和担心不能尽自己所能完成工作的恐惧感所压垮;也许在我这些不断重复的梦境中的确需要“一个世界守护者”,这无疑是一个由儿童版《鲁滨逊漂流记》和村里那些基督再临论者的末世预言组合而成的产物。第二天早上总能看到我这样一个柔弱的六岁小女孩,因脊柱弯曲佝偻着身子,站在村里铁匠铺的门口,紧张地看着健壮的,穿着红汗衫的人干活。我会尽力观察,把如何做轮子的每个细节记在脑子里,有时候我还会鼓起勇气多问一些。我会问:“一定要把铁放到水里这么‘嘶嘶’的么?”同时想着这么做得多吓人啊。和蔼的铁匠回答:“当然,这样能使铁变得坚硬。”我重重地叹口气走开,尽力担负起我的责任,当然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事儿,因为“梦中吹来的风”所带来的负担太过神秘无法与人交流,尽管与此同时一个人单独承受这个负担还是过于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