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的奇迹》-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362,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费领取电子书】

内容简介

★一个关于爱情与希望,不屈与抗争的故事。

★两届普利策奖得主、《天空的另一半》作者尼可拉斯·D.克里斯多夫作序。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女儿切尔西·克林顿、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拳王穆罕默德·阿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蕾曼·格鲍伊、约翰逊-瑟利夫等感动推荐

———————————————————————————————–

“信念就是即便你看不见整段楼梯,也要勇敢地迈出第一步。”

“黑暗无法驱除黑暗,只有光明可以;仇恨无法驱除仇恨,只有爱可以。”

“你要知道,我们的世界里有两种神:上帝和小神。上帝非常忙,他要操心全世界所有人的问题,不一定能顾得上我们。不过,我们身边还有很多人,他们都是小神,在我们的人生之路上,他们能给我们很多帮助。”

———————————————————————————————–

肯尼迪·欧戴德在肯尼亚的贫民窟基贝拉长大。十六岁时,无家可归、满心绝望的他得到了一本马丁·路德·金的演讲集。受到这本书的激励,他花二十分钱买了一个足球,发起了青年组织SHOFCO,决心把希望带给基贝拉的同胞。

几年后,美国卫斯理大学的学生杰茜卡·波斯纳去SHOFCO做志愿者,她不顾肯尼迪的惊疑和拒绝,搬进了他的小屋,要跟基贝拉的人民同甘共苦。在零距离的相处中,他们相爱了。在肯尼迪受到政治暴力的威胁时,杰茜卡帮助他申请到了卫斯理的全额奖学金,带他去了美国。

在美国学习时,他们从未忘记SHOFCO的使命。得到基贝拉居民以及社会各界名人的鼎力支持,他们在基贝拉创造出了一片小小的乐土,超过七万六千人不再担心缺水、疾病,并得到创业项目的资助,开启了崭新的生活。他们也将这个模式推广到肯尼亚的另一个贫民窟马萨瑞。基贝拉女子学校的学生每天穿着干净挺括的蓝制服和红毛衣上学,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雄心,她们的成绩超过肯尼亚贵族学校的学生。

杰茜卡和肯尼迪在各个社区都发起了变革,致力于把同样的决心和热情带进更多的贫民窟。

作者简介

肯尼迪·欧戴德:非洲最有名的社区组织者和社会企业家之一。他在基贝拉长大,在那里经历了极端贫穷之中的悲惨生活,并开展了名为“为社区点亮希望”(SHOFCO)的社会运动。在基贝拉人民的变革和创业精神的推动下,SHOFCO成为了贫民窟中最大的草根社会组织。肯尼迪曾入选“福布斯三十位三十岁以下优秀社会企业家名人榜”,还是“默罕默德·阿里人道主义奖”的获得者、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以及卫斯理大学的理事。

杰茜卡·波斯纳:“为社区点亮希望”的共同创立者。她是一位得到广泛公认的社会企业家和活动家。杰茜卡以美国优等生联谊会成员的身份毕业于卫斯理大学非裔美国人研究专业。2010年,她赢得了“大有所为奖”,获得了“二十五岁以下改变世界的美国青年”荣誉。除此之外,还获得了著名的“绿色回声”奖学金,同时也是卫斯理大学“杰出校友奖”最年轻的获得者。杰茜卡精通斯瓦希里语,目前她和丈夫肯尼迪一起,在内罗毕和纽约两地工作、生活。

———————————————————————————————–

王楠

毕业于同济大学英语专业,加入“美丽中国”公益项目,曾在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支教两年。

废弃的牛奶盒堆成的墙,是我和外面炮火之间唯一的屏障。在平时的夜晚里,基贝拉的种种噪声能轻易地穿过这种墙:雷鬼音乐 5 ,女人们点着蜡烛卖菜,醉汉们相互辱骂,野狗汪汪乱叫,还有情侣在棚屋中翻云覆雨。但是此刻的基贝拉噤若寒蝉,整个贫民窟都屏住呼吸,就像暴风雨来临时一样,人们祈祷着这场子弹雨赶快结束。

我在床底颤抖着,眼前一片黑暗,而且呼吸困难。我感觉到蜘蛛爬过我的背,老鼠嗅着我的脚趾,我一动不动,害怕任何响动都会引来穿制服的人们。突然我听到一声尖叫,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穿制服的人们正在举枪扫射,任何人和物一旦出现在路上,他们就会开枪。我闭上眼睛,默默祈祷那个女孩能活下来。他们来基贝拉,不是为了找她,而是为了找我。

自从昨天袭击开始后,我滴水未沾、粒米未进、饥渴难耐。我口袋里还有两美元,这通常至少够我维持一周的生活。但是即便我离开藏身之处,也没有地方能买到食物。附近的商店要么关门了,要么被洗劫一空。通往基贝拉的路被暴徒和穿着制服的非法军警封锁了,谁都无法轻易进出。他们要把我们困死在这里。

我听到一轮接一轮的密集枪声。接下来的死寂,几乎和枪声一样令人胆战心惊。我猛地一动,头撞到了离地面极近的床板上。我的狗“猎豹”,开始在门外汪汪直叫。我在心里祈祷着:别叫了,别把他们引来。我僵躺着,等待着脚步声,但只有令人欣喜的寂静。三十分钟过去了,我没有听到任何枪响,便慢慢地拖着下半身从床下面爬出来。我的腿麻了,我前后甩着腿,摆脱针刺般的感觉。然后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前门,拍拍“猎豹”的头,坚定而轻声地说:“别动。”它没有受过训练,只是附近的一条流浪狗,但是我知道,它能感觉到我的紧张。

我敲着邻居阿肯依妈妈家金属片做成的锈迹斑斑的门,没人应答。

“阿肯依妈妈,求你开开门,是我,肯。”我低声说。

她慢慢地过来打开门,一把把我拉进去。她年轻的脸庞憔悴不堪。她抱着五岁的小女儿阿肯依,在女孩脸上我看到同样的恐惧。我又饿又虚弱,幸亏阿肯依妈妈注意到了我干裂的嘴唇。她把留给女儿的粥分了一些给我,我只抿了一口,这就够了。

我们把收音机调到一个本地电台,把音量调到最小。她已经两天没见过她丈夫了。在基贝拉很多人都被枪杀了。

“子弹离我们很近。”我说。

阿肯依妈妈泪眼蒙眬地看着我。她的丈夫可能遇害了。正听着收音机,我们听到外面有人悄声说话——锡制小屋和纸板墙根本不隔音。我竖起耳朵,从他们的低语中听到,不止二三十个人被杀,死人多得数不清。我不需要再听下去了,在给阿肯依妈妈的家带来麻烦前,我向她道了谢,然后迅速回家。

几小时后,外面还是一片死寂,这时的安静却比枪声更让人感到恐怖。突然,有人在外面小声但急促地敲着门。

“肯,肯,你在吗?快醒来!是我,克里斯。”

克里斯只比我小几岁,我从他出生起就认识他了。我打开门,看到他惊恐万分的脸。他上气不接下气,在他张口前我就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肯,快走!赶快离开这儿!一个人拿着你的照片正在到处打听谁看到过你,问你住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