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文在寅自传》-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364,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费领取电子书】

内容简介: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书中回忆了自己前半生的经历。他选择律师之路,遇到卢武铉,从 此开启从未想过的人生和事业,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从此,他从朝鲜南下的贫民之子,成为为民请命的律师。 文 在寅在书中致敬了自己一直生活在贫困中的父亲,并感谢父亲在苦难中给予的思想上的影响。他讲述了自己读了九点大学的始末缘由,分享了与妻子相遇相恋的经过。

★文在寅有长期的律师从业经验,而且是卢武铉政府的最高幕僚,在书中着重介绍了自己对韩国政府和社会的看法,给读者还原了一个真实的韩国社会。本书的时间跨度有五十年之久,读了这本书,了解韩国近30年的社会变革。在自传里,他表达了朝韩、中韩、韩美等国际关系的看法,对中国在“六方会谈”的支持表达谢意。

他用客观和冷静的笔调,对自己的半生做了一次细致的回放。

★韩国总统——文在寅首部亲笔自传,韩国狂销百万册

作者简介

文在寅(1953— ),韩国律师、市民活动家、政治家,现任第19届韩国总统。

试读

初遇

1982年8月,我完成了司法研修院 [注:司法研修院(研修院):通过司法考试的人员在当法官、检察官、律师之前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大法院下属的教育研修机构,学习时间为两年。] 的学习,申请做一名法官。我在研修院的成绩排名第二,在结业仪式上还得到了“法务部长奖”。那时候能够通过司法考试的人不多,从研修院出来后只要你愿意,就能当上法官或者检察官。

因此,我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当不了法官。的确,我在大学时因组织示威活动遭到过拘禁。但那是反对“维新” [注:维新:1972年10月17日,韩国总统朴正熙实行的一种超越宪法的非常措施。] 的,现在时代已经变了,人们已经认识到“维新”是错误的。我以为新一任政府不会批评反“维新”的示威了,实在没想到这一经历会成为当一名法官的资格限制,使我不被录用。

直到现在我都不能忘记最后一轮法官录用面试时的场景。面试时一个环节是法院行政处的副处长对申请人进行面试,大部分人在这个环节也就用一两分钟,走个形式而已,只有我一个人历时30分钟。他的问题其实并不多,就两个:“为什么示威?什么时候示的威?”我解释得合情合理,但他却完全不了解当时示威活动的缘由与意义。

1982年距1975年我示威被拘禁不过7年而已,其实我只要说“1975年4月我参加过反‘维新’的示威”就行,没有必要再做说明了。但我说了之后,面试官又问道:“当时是卫戍令 [注:卫戍令:在某地区驻扎军队,使其负责当地治安、守备、公共设施维护的非常措施。朴正熙执政时期,一旦各地大学的反政府示威被激化就对该地区颁布卫戍令,比卫戍令更高一级的是戒严令。戒严令颁布后,所有权限移交给军队。] 时期吗?”我解释道:“卫戍令要早几年,是1971年。”他又问道:“是制定维新宪法的时候吗?”无奈之下,我只好将卫戍令、宣布“维新”、制定维新宪法、紧急措施 [注:紧急措施:总统根据维新宪法可以采取的一项特别措施。朴正熙在位期间一共颁布了9次紧急措施,1980年修订宪法时将其废止。] 等20世纪70年代发生的历史大事一一说明。那位面试官据说因擅长写判决书而在法院内部小有名气,后来还一直做到了大法官。当年,那么多民众不堪忍受独裁统治而愤然反抗,被当局扣上“时局犯人” [注:时局犯人:涉及时局政治的罪犯。——译者注] 的帽子,抓起来受审,对于这些如同发生在昨天的历史事件,我实在无法相信法院里的高层居然一无所知?!这回我算是见识到法官们的生活,与现实世界是怎样的脱钩了。多么讽刺的现实!最终我未能被录用。

当时的法院行政处处长是大学时教我民事诉讼法的恩师,他听说检察院能录用我,就劝我先去当检察官,当两三年检察官后就可以摆脱身份限制,再转行做法官。但是,我并不想当检察官。

过了很久,无奈之下,我决心做律师。在那个年代,只要从司法研修院出来,就是检察官或法官,直接做律师的人少之又少。我的成绩还不错,我要做律师的消息也很快就传开了。虽然当时不像现在有这么多律师事务所,但是像“金&张” [注:金&张:韩国知名律师事务所。——译者注] 这样有气名的几家律师事务所都给我抛来了橄榄枝,我去了几个地方,听了他们的方案。应该说,对方给出的条件相当不错。

他们说给我的报酬是打破常规的:提供轿车,工作三年后还能送到美国的法学院留学。老实说,我有一点心动,但还是觉得这和我所想象的律师职能大不相同——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上大学时搞过学生运动,我为自己描绘了成为一名法律专家的蓝图——即使不做人权律师,也应该深入到普通百姓之中,帮助那些有冤屈的人,从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眼前这些机会选择却并非如此。现在想来,如果当初我接受了律师事务所的邀请,恐怕现在的人生就完全不同了,也许已经成为什么国际律师啊、企业专职律师啊……看起来也许光鲜亮丽,但我却根本不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