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级天使.不灭之火》-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或者数字3359,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费领取电子书】

作品简介

在金蔷薇国成立之前的数十年,身具特异能力的进化者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其中的佼佼者被冠以战略级的称号,举手投足间决定国家民族的兴衰荣辱。

于是,世界各国开始搜罗和培养这种稀缺的人才资源。由此,战略级正式成为大国重器的象征。

在大浪淘沙般的遴选中,少年曹敬被当作次品惨遭抛弃。他以为自己会在沧江市这个平淡无奇的小城碌碌一生,然而接连发生的几起谋杀大案裹挟着他陷入了一个致命的迷局之中。

失控的少年进化者、被遗忘的种族使命、疑团重重的进化者历史、社会变革当中各阶层的暗流……错综复杂的势力不断倾轧角力,命运之手又会将曹敬推向何处?

白伯欢,自称“平凡的作者,不具备才能禀赋,也没有值得赞赏的道德觉悟,更没有生命的深厚积累。”但是一部《战略级天使》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勾魂摄魄的笔触和对世界纯粹炽热的爱,创造了一个亦真亦幻的世界。本文独家连载于小红花阅读APP,迅速受到了了众多读者的热捧,被誉为“网络文学二十年来转型之代表作”。

试读

车突然停下,发动机熄火了。

黑暗中,少校在自己的大衣里陡然惊醒,防水手表上的荧光数字显示现在是凌晨四点。他悄无声息地拔出手枪,敲了敲隔板。

“没事。”

过了大概一分钟,驾驶员才悄声道:“前面的路被水冲没了,卡车开不过去。”

少校犹豫了一下,拉开了后车厢的门。

豪雨滂沱。

特制装甲车厢里听不见外面的一点儿声音,只能感觉到雨点拍打在顶板上的轻微震动。门一打开,喧嚣的雨夜便闯进了车厢,浓厚的水汽将他环抱起来。少校眯起眼睛,两名穿着明橙色雨衣的士官已经立在雨中,注视着少校和他身后的黑暗。

“还有多长的路?”少校问。

“车子开过去还有十多分钟。”其中一名士官用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回答道,“人用脚蹚过去要一个多小时哩。”

“能不能……”另一名士官看了看车厢。

少校沉吟了一下,摇头道:“把他扛过去。”

“是!”

士官们转身前去传令,少校注视着前方熄火的运兵卡车,他知道前后一共有四辆卡车,除了这辆车之外,每辆卡车上有五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每一个士兵都通过了重重审查和考验,是他亲手带出来的好兵。而现在,这支精锐力量将用在祖国最需要他们的地方。

“全体都有!下车!列队!”他听见尖厉的吼叫声从雨幕中传来,然后转过头去。在黑暗中沉浸了许久的眼睛让他能在微光下视物,他发现那人已经醒了。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少校柔声道,“等到了我叫你。”

那人无声地摇着头。

黑暗中,一对晶莹的眼睛像是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反射着后面车头灯的黄辉。

“接下来会有些颠簸。”少校接过一名士官递过来的防水毯,披在那人身上。几个士兵跳进车厢,将那人从床上仔细抬起来。

“把他的头也盖上。”少校吩咐道。

轻盈的身体被运出去,然后两个兵把呼吸器和储氧钢瓶也扛了出去。

“全体都有!”少校跳下车,雨点打得他粗糙的皮肤都微微发疼,“检查装备,跑步——前进!”

已经没有路了,只剩下被水流覆盖的泥泞泽地。齐膝的水深让每一个人都步履维艰。靴子像是被泥水吸住一样,踏下去得费好大劲儿才能拔出来。在这样的路况下步行前进,谁也不知道会踩上什么,或许是一个让整个身体都没进泥水里的深坑。

“三十分钟一换!”

少校擦掉自己脸上的雨水,焦躁地注视着流淌泥浆的山坡,祈祷不会有人落进身边的深谷。或者说,不是他身边的这个人。

军用毯下面,一只苍白的小手掀开了毯子的一角,让里面的人露出头来。这是一个少年,不,或许只能用幼童来称呼,看不出是男是女,头发一丝不剩,圆秃秃的,连眉毛也特别稀疏,简直像是从猎奇怪兽电影里跑出来的畸形小怪物。

他让雨点打在自己的脸上,在如注的雨幕中睁开眼,咧嘴笑了。

行军路上,路边不时能看见被水流冲断的树木,被弃置在原地趴了窝的卡车以及在帆布营帐下吃饭的士兵。随着这支沉默的部队靠近目的地,周围的军人变得越来越多。车开不进去了,只能用人力往上送沙袋、石袋和木桩。鱼群一样的队伍不断梭巡,像是某种古代的祭祀仪式。

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目的地到了。

少校站在沧江大坝上,脚下有一种空虚感。他知道这只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千万吨重的水泥大坝不动如山,在洪水的冲击下已经坚持了半个月。

“昨天早上,垮了一截。”一个疲惫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少校认出了对方的军衔,敬了个礼。

两人都没说话,看着堤下翻滚的江水。

“当地有的老乡说是地下走蛟了。”军区政委轻声说,“我们征用了两艘水泥船,开到决口的地方,然后用焊枪把船底切开,让它们沉下去。”

“堵上了?”

“用了十一个小时。”军区政委说,“堵口的时候冲走了十五个人,手都拉在一起。下游的冲锋舟部队正在搜救。”

“希望我们来得不算太晚。”少校抿紧嘴唇。

“再等等。”政委看了一眼被士兵们扛在肩膀上的军用毯,“我们腾出一顶帐篷。真正的洪峰还没到,他还能休息几个小时。”

“我的人也能参与抢险任务。”少校挺起胸膛,“我们将与大堤共生死。”

“不行。”政委说,“如果真的决堤了,我们与大堤共生死,你们保着他出去。有一架直升机在那边的桥头待命。哪怕我们全死了,他也得活着出去。”

中午一点,前线总指挥部来电。

“第五次洪峰还有三个小时抵达沧江大坝。”政委放下话筒说,“上游测量流量为六万五千立方米每秒,是目前为止的最强波次。”

有人从帐篷里搀出那个少年,他神态安详地盘膝坐在潮湿的沙袋上。少校想给他戴上呼吸器,被他拒绝了。

“这样就很舒服了。”少年说出了第一句话,声调有些怪怪的。

少校蹲下,握着少年的手,轻声说出了他为众人所知的名字:“龙王……”

“嗯。”

“这里就交给你了。”

“我知道。”龙王露出笑容,“大爸跟我说过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要在这里努力,才对得起叔叔阿姨们这么久的照顾。”

他穿着白色的布袍子,幼小的身躯上像套了一口钟似的。少校曾经见过他摔下三阶楼梯,断了骨头。

龙王的身体脆弱得不可思议,就像是上天的某种平衡,抑或是天生的不幸,凡人无法触及的伟力与纤薄脆弱的身体融为一体,这极端的不平衡令少校在这几年里夙夜不安,总是担心有一天,这枚世界的珍宝将落地粉碎。

而现在,沧江下游上百万人的生命,都压在了这个小人儿的肩膀上。

下午四点二十分,洪峰如期而至。

被称为龙王的孩子已经在大坝上坐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里,他吸了五次氧。有人远远地认出了他,于是消息野火般传遍了上下。有正迁移的灾民在岸边向他磕头,也有人向他哭喊叫骂,最后被士兵拖走。龙王一直坐在沙袋上,兴趣盎然地观察着周围的人们,大声把每一个他觉得有趣的人描述给少校:扛着澡盆的中年男人,抱着鸭子的头巾老汉,甚至还有在大雨里穿着白色连衣裙,一直在远处盯着他看的女孩。

他从没见过这么多人,但他的活跃反而让少校愈加不安。

少校把手放在龙王的肩膀上,用坚定的动作给他鼓励与信心。二人看向远处席卷而来的黑潮。那不仅仅是浑浊的江水,少校想,里面还有数无量计的石头、泥沙、树枝、房屋、船与人的碎片……

如果连被众人敬畏的龙王都制不住洪水,该怎么办?他脑中浮现出这个问题。

当洪峰逼近的时候,所有人都胃部抽紧,无法呼吸。这是一头无可抵御的巨大怪物,纯粹而惊人的液体与固体推动的庞然流量,像是一座山向众人势不可当地压过来。脚下的大堤像是一个纸糊的玩具,甚至不能指望这人类的造物能够多坚持五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