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经济》玛丽昂·麦戈文-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数字2830,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费领取电子书】

《零工经济:在新工作时代学会积累财富和参与竞争》

作品简介

找到你在零工经济中的位置工作领域在过去五年中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随着优步(Uber)、任务兔子(TaskRabbit)和快速配送(Instacart)等科技公司的出现,“零工经济”一词也不断见诸新闻。然而大多数媒体的焦点还集中在低技能领域,很少有人关注那些选择独立发展道路的高端人士。新型数字人才平台正在快速兴起,它们带来了多样化的业务模式,这些平台很多都能提供非常精准的、高价值的技能需求。《零工经济》是一本零工工作实操指南,它为读者提供了掌控这个新工作世界的方法,读者能够借以开辟自己通向成功的新路径。你将从中学到以下内容:零工经济与共享经济、按需经济之间的差异;使用数字人才平台和传统咨询中介的有效方式;针对数字品牌建设、合同管理和雇佣关系中常见问题的分析;提高实践能力的工具和服务。

作者简介

玛丽昂·麦戈文,是M Squared咨询公司(M Squared Consulting)的创始人兼CEO,该公司是“零工经济”这一概念形成之前的早期零工经济人才中介。

她还创办了科拉布拉斯(Collabrus)——一家专注于独立承包人合规性问题的公司。麦戈文是《新时代专业人士:独立咨询师、自由职业者和临时经理人如何改变工作世界》(A New Brand of Expertise: How Independent Consultants, Free Agents, and Interim Managers Are Transforming the World of Work)一书的作者。她还是多家私营公司和非营利机构的董事,同时也是一名活跃于人力资源领域的导师。

作品目录

推荐语
致谢

导言
第一章 到底什么是零工经济
零工经济的定义
按需经济
共享经济
本章要点
第二章 零工经济的规模:了解整体情况
公司搁脚凳的暗示
有关自由工作者数据的补充说明
自由工作者的定义
金字塔顶端
本章要点
第三章 零工经济的需求方
为何自由专家的意见广受欢迎
专业资源内包
按需购买
新的视角
人员编制上的空缺
团队合作
对速度的需求
给新经济工作者的暗示
本章要点
第四章 打造你的独立品牌
先说重要的
你是一座孤岛
你可以说“不”吗
你的品牌基础
咨询工作的SWOT分析
定位你的工作
在数字世界里传播你的品牌
数字品牌足迹的提示
数字品牌管理
关于数字世界的最后几句话
本章要点
第五章 正确定价
收费结构
定价
本章要点
第六章 在新市场推销自己
发布你的工作
直接销售
借助传统中介
数字人才平台
发挥数字平台的作用
本章要点
第七章 雇佣关系中恼人的小问题
有关1099与W2争议的概述
我为什么要在意
影响业务的因素
我需要一个雇主
有关工资和劳动工时的讨论
有关就业和数字平台的最后一点建议
本章要点
第八章 作为自由工作者的员工体验
业务工具
财务框架
其他重要工具
本章要点
第九章 零工经济的生态系统
就业平台
得到福利和服务
业务服务和应用程序
社群
本章要点
第十章 零工经济的未来(一):政策和政治
市场全局
独立承包人法规
社会安全保障
更大的政策性问题
本章要点
第十一章 零工经济的未来(二):工作场所和工作者们
企业问题
工作者的未来
本章要点
附录A 中介与数字平台公司精选
附录B 我的数字平台体验
参考书目
作者简介

试读

第一章

到底什么是零工经济

“说不服,绕糊涂。”

——哈里·S杜鲁门

近来,有关零工经济的新闻随处可见。世界似乎沉浸在对这种全新工作领域的研究和倡导之中。政治家们谈论它,记者、商业人士和政策制定者也谈论它。有趣的是,这些讨论通常都没有一条共同的主线。以下是近期的新闻:

《有报告表明,技术专业人士将主导零工经济市场》(Skilled Professionals Will Dominate the Gig Economy, Report Says),戴维·威廉斯(David Williams),《小型企业趋势》(Small Business Trends ),2016年3月17日;

《整个在线零工经济大多数或将成为优步》(The Entire Online Gig Economy Might Be Mostly Uber),乔希·祖博(Josh Zumbrun),《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2016年3月28日;

《大部分零工经济的好处完全是虚构的》(Most Benefits of the Gig Economy Are Completely Imaginary ),丽贝卡·史密斯(Rebecca Smith),《石英》在线杂志(Quartz),2016年3月4日;

《零工经济正在成长,势头了得》(The Gig Economy Is Growing and It’s Terrifying ),汉密尔顿·诺兰(Hamilton Nolan), 高客网(Gawker),2016年3月31日;

《普华永道公司(PWC)发布在线市场,轻叩零工经济之门》(PWC Launches an Online Marketplace to Tap the Gig Economy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2016年3月6日。

或许只是我这么认为,但我们确实很难通过同一个月里的这些新闻总结出一个共同的主题。一方面,技术专业人士或许构成了零工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但另一方面,这些人也许全部都只是优步司机。任何好处都可能是虚幻的,然而很显然,普华永道这家规模巨大、广受尊敬的专业服务公司却不这么认为——它不仅向数字化人才市场投入了资本,而且也投入了自己的品牌。尽管如此,即便像普华永道这样的先驱公司已经进入了该市场,零工经济的未来依然有些可怕。相互抵触的意见层出不穷。到底什么才是真相呢?

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说:“真相很少是纯粹的,也绝不简单。”而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这其中的部分问题是语言上的,不仅“零工经济”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概念,“零工”这个词本身也是如此。因此,假如没有统一的解释,人们就不会从同一个起点去认识它,最后只能是一片混乱。此外还有一些相关的问题存在,例如,所有的技术平台都在寻求自己的一席之地,大多数参与者并没有从中获益或得到社会保障,另外还有由这项运动的社会影响导致的情感问题等。从整体上看,这个话题似乎难以应对。然而它并非如此,让我们从头细说,达成共识。

零工经济的定义

且让我们从头开始,针对零工经济是什么又不是什么形成统一的认识。在“双轮马车”、“鱼钩”和“军事上的记过处分”之后,Dictionary.com网站对“零工”(gig)一词的第四种释义如下:

● 一个单独的职业受雇期通常持续期较短,比如爵士乐手和摇滚乐手的雇佣期;

● 任何工作,尤其是持续时间较短或不确定的工作。 [1]

随着爵士乐在美国的日益盛行,上述第一条参考依据在20世纪20年代得到了广泛的使用。无论是持续一晚还是一个月,乐手们都用“gig”来定义这种支持乐队生存的工作。同样一些在晚间从事第二职业的乐手们也会将他们的工作称为“兼职演出”(side gig)。

“gig”的其他用法开始出现,尤其是在经济大萧条时期,公司开始雇用按日计酬的临时工。美国国家就业法律项目(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副主任丽贝卡·史密斯(Rebecca Smith)指出,当前,诸如优步和快速配送公司(Instacart)等大型零工经济公司,都表示自己是线上运营,因此有别于传统的雇主。“但实际上,”她表示,“它们的运作方式就好比农场劳动力承包商、服装批发商和以前的临时劳动力市场。” [2] 同样地,世界经济论坛报告(World Economic Forum Report)指出:“尽管连接人们工作的数字形式是全新的,但临时工作或自我雇用的行为却不是什么新鲜事。” [3]

既然我们已经谈到这里,那么就让我们说说“job”(职业)吧

在讨论“gig”这个词的起源时,我们也不要忘记,我们现在对“job”一词的理解实际上是来自经济大萧条之后的一个比较新的概念。此外,如果你查找字典,会发现“job”有很多释义。《牛津英语词典》对它的第一条释义是“人们日常工作或职业中的‘一项工作’”。接下来还有其他几种解释,其中包括我个人最喜欢的一条——“一个犯罪计划”,例如,“他们打劫了银行”。此外,整容手术中也有“动鼻子”(nose job)一说。而我们今天大多数人所理解的职业,即定期提供报酬的雇佣形式,则位于释义列表的末端。最后还有一条趣闻:“job”一词的中世纪起源被认为是来自一个含义为“一块粪便”的词。这很讽刺,不是吗?

从20世纪80年代起,“gig”这一概念开始拓展至包括高级技术工作在内的任何职业。20世纪80年代的企业兼并重新定义了就业格局。在这之后10年的后半部分,从世界500强榜单跌落的公司数量达到了新的高度,这是因为前10年的并购活动让那些遭遇了通货膨胀和国际竞争的臃肿组织实现了大规模重组。裁员起初被称作“规模缩减”,后来则被更委婉的“规模调整”所取代。这些裁员措施结合了一种全新的名为“准时制”(just in time)“ [4] 的管理哲学,最终导致许多管理岗位被削减。这种现象带来了第一波现代自由职业者。

自由职业者早已在创意产业中遍地开花。广告创意总监的声誉建立在他们所管理的自由职业者群体之上,这些人可能是文案、插画师或摄影师。

电影业也是如此,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这里也已经成为自由职业者的市场。在20世纪20年代,最初的电影业就是一个垂直整合的体系:演员、导演、编剧和技术人员服务于制片厂,而制片厂则拥有电影所有权。这个被称为“制片厂制度时代”或“好莱坞黄金时代”的时期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公式化电影,这种业务模式旨在最大化地利用制片厂的在职人员,演员们在类似的剧情里扮演着非常相似的角色。[想想所有那些由弗雷德·阿斯泰尔(Fred Astaire)和金杰·罗杰斯(Ginger Rogers)出演的老电影吧!]直到1948年,美国最高法院发布决议,要求制片厂将影片发行从原有的业务中剥离出来,这种情形才有了改观。与此同时,来自另一领域的新威胁也出现了,这就是由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全新媒体形式:电视。

制片厂系统瓦解后,演员们开始掌握自己的职业生涯。经纪公司作为演员的市场开拓者应运而生。为了保护各种专业人士的权益,工会也由此诞生。事实上,很多人指出,上述原因同样可以被视作零工经济工作者需要联合起来的理由。在今天的电影业中,来自各个专业的人士(编剧、演员、布景设计师、助理导演、关键场务人员,等等)聚到一起,共同创作电影。一旦拍摄完毕,各色人等相继解散,奔赴下一场工作。

主流商业世界里的零工工作演变得则更慢一些。直到20世纪80年代,金融、市场和人力资源等核心业务功能领域内的独立咨询师才开始开展自己的业务,或是大批量地从商。在接下来的10年里,由于技术改变了商业沟通的方式,提高了业务的流动性,这种趋势才得以加速发展。

其他因素同样也促进了这类创业的发展。1989年,来自催化剂(Catalyst,一家致力于帮助妇女选择和经营自己职业生涯的全国性组织)的费利丝·施瓦茨(Felice Schwartz)发表了一篇在今天非常著名的文章——《妈妈的足迹》(Mommy Track )。她在文中颠覆了企业里有关女性地位的玻璃天花板的概念。她指出,产假和家庭责任损害了美国职业女性的上进心。尽管如此,也有很多女性选择了另一种未来,一种可以将她们的专业技能和她们对个人生活灵活性的需求相结合的选择。拥有高学历和丰富业务经验的专业女性选择成为咨询师,从而掌控自己的生活。

同样,另一些人为了写一部伟大的美国小说、制造家具或是作曲而选择成为咨询师。咨询工作使得他们有了资金,可以实现自己的一些赚得较少但更有意义的追求。例如,M Squared的顶尖咨询师之一曾经是全球最大的一家银行的国际人力资源主管,但他的热情却在雕塑艺术上。雕塑家的工作经常是脏兮兮的,所以他想要一种更加灵活的职业生活方式,这样他就可以一整天都不在办公室里。在那些日子里,他可以追求自己热爱的艺术,同时也不必为身上的大理石粉末而烦恼。

有一些这样的公司出现了,它们打造了一个匹配买家(公司)和卖家(咨询师)的市场。我的公司M Squared就是早期先驱之一。坦白地说,当时的市场并不了解我们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拥有一个可以用来和项目进行匹配的独立咨询师网络,以此帮助客户实现他们的业务需求。(早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们就已经有了这个网络——我或许可以补充这一点,但这样就暴露我的年龄了。)一方面,我们就像是劳务派遣公司,但是我们的员工收费标准更高;另一方面,我们的服务类似于猎头公司,因为我们会派出非常符合特定需求的专家,但我们的咨询师所扮演的角色却是临时性的。此外,我们也像是咨询公司,因为我们与麦肯锡、埃森哲等知名咨询公司一样,处理着同样类型的高层次问题,为相同的项目而竞标报价。我们是一个即将腾飞的新兴市场里的综合服务供应商。由于这是一种高价值服务,促进这一过程的中介服务为所有参与者都带来了经济上的意义。这是因为,为找到一名合适的专业人士完成一项引人注目且重要的临时性任务而付费是值得的。

在过去10年间,由于新技术使得大型市场通过相对低廉的服务实现了发展,整个市场都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现在,随着移动通信的普及、应用程序的激增,在美国大多数都市中心那种全天候急不可耐的生活方式下,为了找到某个可以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加便利的人而付费是值得的。例如,通过快速配送公司找人给你送日用品,或是通过优步到达你想要去的地方。这一便利性维度上的经济类型便是大多数人所说的“按需经济”(on-demand economy)。投资人认为在这种便利性因素上有充足的业务量,因此,即便这些新兴公司只提供了价值相对较低的服务,他们依然能够赚到钱。

在第二章中,我们将就“零工工作者是谁”进行更多的探索,不过现在,让我们先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不论这份工作的工作者是司机、自由艺术家,还是临时首席执行官,零工是任何领域内的一种持续时间不确定的工作。 不论这份工作是由劳动者自己获得,还是通过劳务派遣公司、猎头公司或者数字人才平台部署下去的,“零工”就是以往那些被称为临时性工作(contingent work)的部分。在这个前提下,零工经济 就是指那些已经演进到能够支持这种独立工作形式的公司和商业体系。

按需经济

按需经济是宏观意义上零工经济的一个子集,它是指产生于数字市场的一种能够满足客户“即时”获得商品或服务需求的经济活动。在这里,作为一个相对的概念,即时性是非常值得重视的。我的交通需求意味着我希望优步司机越快到达越好。事实上,对于这种等待而言,半个小时已经很长了。但如果我有的是一个临时首席财务官的即时需求,那么我并不会期望这个人立刻出现在我的家门口(说实话,那样还会有点儿令人不安),能在一两天的时间内找到这样一个人就已经很好了。即时性是以我所寻求的技能组合为前提条件的。

这种技能组合同时也提供了其他决策因素。我并不在乎谁在任务兔子(TaskRabbit,一家以任务发布和认领为主要功能的网站)上认领了帮我收取干洗衣物的任务,但我很关心谁会在我的经理休产假时来运营我们的市场部门。因此,另外一个考量因素就是需求的持续时间。同样地,为了一次短途旅行,任何人都可以忍受啰唆的来福车(一款手机叫车应用)司机。但是,如果我需要一名可以工作六个月的项目经理,那么我会希望有一个更好的人选去填补这个角色。这个人和我们的共鸣以及胜任程度成为更重要的考量因素。

有人或许会说,在即时性上的区别就是客户是企业还是个人的问题。即时性在B2C(商家对个人)市场的留存时间要比在B2B(商家对商家)市场短得多。也就是说,会有人从垂直工作手台(Upwork,一个汇聚了程序员和自由创意职业者的电子市场平台)上购买服务,否则他们就要转向格理集团(Gerson Lehrman Group)这样的专家平台。例如,作者本人与自己在Zintro平台(一个以专家为主的项目和工作平台)上找到的一位专家签订了某一行业的研究合同。实际上,在2015年,有26%的零工经济从业者花费了1 010亿美元雇用其他独立工作者。 [5] 图1-1给出了不同业务模型在即时性框架中的位置。

①一款提供家庭保洁和保姆服务的在线应用。——译者注

②全球最大的自由职业平台之一。——译者注

③一家影响力营销平台。——译者注

④一家提供管理咨询服务和解决方案的机构。——译者注

图1-1 即时性图谱

全新的按需经济世界的一个重要形态就是它的基础技术平台,这个平台主要负责处理财务交易结算任务。在更高的技术领域中,这些平台可以设置专门的算法,通过平台上个人必备的经验精确匹配客户的专业需求。算法会随着成功匹配的增加而不断提升,这里体现出了先动优势的价值。在初期能够获得大量项目的公司将进一步优化自己的算法。(我们将在第六章详细讨论人才平台的世界。)

按需世界的经济模式决定了这样的情形:时间越短,费用越低;同样地,专业技能商品化程度越高,费用也就越低。据此而言,位于图1-1左下角的平台是以高效运营和大容量业务为依据的。它们同样得益于网络效应:网络中的用户和零工工作者越多,所产生的工作量就越多,那么该网络的价值就会越高。

从就业法规的角度来看,左下角的公司面对的挑战也是最大的。这些平台上的任务的技术含量较低。而大多数竞争者都是从成本最低的业务模式开始的,他们把自己的零工工作者称为“独立承包人”(independent contractors,简称ICs)而非“雇员”。从法律上说,独立承包人并不是雇员,因此,他们无法获得通常给予雇员的福利,如法定工资税缴纳、带薪假期、医疗保健服务和退休计划等。雇主在这方面的付出占到了工资成本的32%~37%。因此,许多按需服务公司一开始都将工作人员视为独立承包人。

此外,企业必须按照严格的薪资和工时规定对雇员进行管理,因此,雇员这个角色的灵活性是比较低的。而按需服务的一个特点就是,工作人员可以自行安排日程。据此可以进一步说明,按需服务的工作人员还是不应被视为雇员。

遗憾的是,这一领域的法律是模棱两可的,因为“独立承包人”还是一个法律中尚无明确定义的术语。(关于这一主题请参考第七章。)由于独立承包人没有法律上的界定,一些参考了代理法和其他因素的准则被制定出来。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简称IRS)将广泛采用的判断框架组合在一起,形成了“20点清单”(20 Points),来定义独立承包人。这其中包括诸如拥有自己的工具、能够承受财务损失、没有接受任何培训等条件。不过,并非所有的条件都要满足,而且其中有些条件要比其他条件重要得多。这使得相对于雇员的独立承包人的构成要素变得非常模糊。在过去20年里,我们从“20点清单”中提炼出了两个关键内容,即企业对个人的指导和管控这两个重要因素。如果你正在指导或管控一些人的工作,那么他们很可能就是你的雇员。

不少按需服务公司都在改变它们对待零工工作者的方式。杂货店配送服务提供商伊甸园公司(Eden)认为自己只有加强对员工的管控才能提升客户满意度;而预制食品配送服务提供商大快朵颐公司(Munchery)则认为需要对日程安排加强管理,才能保证员工按时送达;同样,代客泊车服务提供商奢美公司(Luxe)认为需要更多的权利才能将它的服务生部署到某一地点,实现更广泛的覆盖。这些业务模式的改变可能会因各种原因而发生,很难想象规避政府就业诉讼不是原因之一。我们观察了一家从未改变自己模式的公司——家政清洁服务公司庭乐(Homejoy)。在4 000万美元风险投资的支持下,它无法做出足够快的决定,最终在2015年关门大吉,而其失败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来自人员分类的失误。

美国劳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简称DOL)注意到所有这些业务活动,并于2005年终止了对临时经济(contingent economy)的定期报告,事后看来这一行动是莽撞的。2016年1月,有消息称,美国劳工部将于2017年5月恢复这项研究。不同的政治家们纷纷呼吁加强对按需经济雇佣行为的审查和潜在的监管。近期,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谈论这种雇佣问题时指出:

“零工经济没有发明出任何这些问题。实际上,零工经济已经成为疲软劳动力市场上一些无法量入为出的劳动者的权宜之计。而那些被大肆宣扬、由零工工作带来的灵活性、独立性和创造性在某些条件下对某些劳动者而言可能真的存在,但对大多数人来说,零工经济只是在这个所有利益都流向前10%的顶层人群的世界里,为构建经济保障所做的失败努力的下一步。” [6]

(我们将在第十章深入讨论这段话对你以及你的企业的意义。)

档案:CLEVER

在进入新型口碑营销市场,开始与有影响力的人一起工作之前,卡特·林肯已经从事了20年市场营销工作。这种被称为影响力营销的全新方式,是品牌营销或公关活动的自然延伸。它借助博客博主、移动图片社交应用照片墙(Instagram)博主、视频网站优兔(YouTube)博主以及其他有影响力的个体来讲述真实的品牌故事。卡特的业务模式是打造一个收费的专业社交媒体影响力的网络平台。这些有影响力的人各不相同且高度独立,但他们越来越被自己所在的群体所信任[此书分享V信wsyy 5437]。

CLEVER的网络拥有包括宠物和专业运动员在内的数千名有影响力的个体,该公司还为世界500强企业打造定制化的项目。影响力营销最初是由“妈妈博主”们推动的,现在已经成长为食品、时尚、美妆、体育、科技和自制手工(DIY)市场的重要营销方式。CLEVER是这一行业的领导者。

有影响力的人通常都是按项目收费的,每分享一个内容能赚取50~ 100美元不等的收入。而对于更加复杂的“请求”,比如制作一个原创产品视频,收费则可能高达数万美元。对于有着强大粉丝基础的专业社交媒体影响力人物来说,CLEVER提供了另一种零工收入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