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的真相:重新理解国际贸易10讲》-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书名数字2783,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费领取电子书】

内容简介

国际贸易,我们每天在新闻上都能听到的词儿。但你真的了解国际贸易吗?它实质上是如何运作的?国与国之前为何会产生如此多的贸易纠纷?各种贸易政策背后的动机是什么?贸易各方是如何勾心斗角、运筹帷幄,最大程度维护自己的利益的?

国际贸易真的不只是进出口那么简单。经济学者李俊慧带你揭开《贸易的真相》,看透贸易背后的经济和政治格局

作者简介

李俊慧,女,1977年生。在广州中山大学攻读经济学与管理学课程,获博士学位。其间曾以交换留学生身份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就读一年。现从事经济学、国际贸易等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工作。2001年在张五常教授到中山大学讲学之际与之认识,获其青睐,从此结下亦师亦友的深厚友谊。2006年起在网上主持张五常教授的博客。

目录

自 序
第一讲 国际贸易的体系
第二讲 重商主义
第三讲 绝对优势理论
第四讲 比较优势理论及其扩展
第五讲 提供曲线
第六讲 H-O模型
第七讲 关税壁垒
第八讲 非关税壁垒
第九讲 贸易保护主义的理由
第十讲 区域经济一体化
代后记 想起我的国际贸易老师

试读

国际贸易的体系

§1 国际贸易在经济学体系中的位置

在讲解国际贸易本身的体系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国际贸易在整个经济学体系中的位置。

学过经济学的人都应该知道,现代经济学分微观经济学与宏观经济学——当然我在《经济学讲义》中已经指出过,这种划分毫无意义,倒不如划分为价格理论与货币理论。在这所谓的“微观”与“宏观”之中,隐含着一个假设,那就是它们所研究的经济体是处于封闭状态的。也就是说,这个经济体是闭关锁国的,对外没有交往。现实之中各国或多或少都有些交往,属于开放经济。如果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对所研究的现象是重要的局限条件,就不能假设为封闭经济,而是要把前提放宽为开放经济。所谓的“微观”与“宏观”理论的结论推广到开放经济的条件之下,难免要做一些调整,这就构成了国际经济学。也就是说,国际经济学并不是什么新的理论,使用的仍然是经济学课程里的那些基础理论,只是将之推广到开放经济的环境(局限条件)之中加以应用而已。

而国际经济学本身,又可根据研究对象是物的流动还是钱的流动,划分为国际贸易与国际金融两大块。国际贸易当然就是研究物在国与国之间的流动,而国际金融就是研究钱的流动——钱的流动最初是伴随着物的流动而产生的,但现在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是独立于物的流动的。事实上,外国的教材只有国际经济学,并没有独立的国际贸易。我国引入国外的教材时将之切开分成两本,独立成书而已。

§2 国际贸易的体系

接下来看国际贸易本身的体系是如何构成的。

准确来说,这门课的名字应该叫“国际贸易理论与政策”。顾名思义,国际贸易本身由两大部分构成:国际贸易理论与国际贸易政策。前一部分介绍国际贸易方面的理论,后一部分则是对各国政府采用的国际贸易政策进行所谓的福利分析(即这一部分对应于微观中的福利经济学,实际上是将福利经济学应用于分析国际贸易政策的效果)。

根据有关理论,国际贸易理论在历史上的发展阶段再细分为三部分:古典经济学时期的国际贸易理论、新古典经济学时期的国际贸易理论、现代国际贸易理论。古典经济学时期的国际贸易理论包括斯密(Adam Smith,1723~1790)的绝对优势理论、李嘉图(David Ricardo,1772~1823)的比较优势理论、穆勒(John Stuart Mill,1806~1873)的相互需求理论,其中比较优势理论是处于正统地位的核心理论,绝对优势理论是它的前身,相互需求理论是对它的补充。新古典经济学时期的国际贸易理论包括H-O模型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理论,处于正统地位的核心理论当然就是H-O模型,其他衍生理论是对它的补充与发展。

现代国际贸易理论泛指在“二战”之后出现的一些新的国际贸易理论,然而这些理论都未能取得公认的正统地位,因此不同的教科书可能会讲授不同的理论。这些现代国际贸易理论中,名气较大的有:规模经济及不完全竞争条件下的国际贸易理论、产业内贸易理论、战略贸易理论等。

然而,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现代国际贸易理论全都有着严重的错误。如规模经济及不完全竞争条件下的国际贸易理论,是基于“微观”中的规模经济、垄断的分析。我在《经济学讲义》中已经指出,传统或教科书经济学中的这些概念与分析都错得一塌糊涂,以此为基础搞什么国际贸易理论自然只会错上加错。而产业内贸易中的关键词“产业内”本身的定义都含糊不清——把产品定义得很宽(如凡是有四个轮子的都叫汽车),产业内贸易的数量就会大增;把产品定义得很窄(如通过不同的定义将轿车与卡车界定为不同的产业),产业内贸易的数量就会大跌。改一下概念就能使得现象大变,试图解释可以如此随心所欲地使之变幻莫测的现象的理论,谈何科学验证?而战略贸易理论是用博弈论来制定贸易政策——对,不是解释现象,是指导政府制定政策!——更是异想天开地甘为政府甚至只是一个利益团体利用而已。《经济学讲义》中对博弈论的问题剖析得很清楚,而战略贸易理论更大的问题是它不以解释现象为本,而是以提供政策建议为目的。政治场上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政府一换届,上届政府信奉的理论很可能就会随之被扫地出门,作为一门科学的尊严又从何而来?总之,我认为那些所谓的现代国际贸易理论,还没有一个能成为国际贸易中的经典理论,因此本书不会讲授这些理论。

国际贸易政策的部分,则可根据它所分析的对象再细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分析一国政府的贸易政策(其实就是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如果是自由贸易,根本不需要政府搞任何政策)的福利影响,这部分包括对关税壁垒与非关税壁垒的福利分析;第二部分是分析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自由化或经济一体化的福利影响,这部分包括对区域性的一体化(如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等)和全球性的一体化(如世界贸易组织)的分析。传统的教科书对这一部分的分析虽然谈不上大错,但肤浅得很,因为它的理论根基是“微观”中关于政府对价格的干预的分析。我在《经济学讲义》中指出,“微观”的这一部分内容是用“短缺”、“过剩”这些并非事实的概念来分析,应用到国际贸易政策上时,再加进福利经济学中“无效率”的概念,做的是规范经济学的价值判断,虽然是有实证基础的价值判断,但忽略了局限条件而简单地用“无效率”来下判断,对于解释现象其实是无能为力的。有意义的分析,是引入张五常教授的“租值消散”与“租值蚕食”的概念,这样不但可以解释在国际贸易中出现的大量极为富有黑色幽默色彩的“奇葩”现象,并且在此基础上再推导出政策建议,那才靠谱得多。

另外,有些国际贸易方面的教科书还会处理“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国际要素流动”、“国际贸易与发展中国家”等题材。它们研究国际贸易对经济增长的作用,用了一大堆的几何图形做分析,其实并不难,但与现实毫无关系,纯粹是智力游戏而已。当然,国际贸易对经济增长是有意义的,本书会将之归进国际贸易理论中进行有意义的分析。而国际要素流动的题材,内容包括直接投资(资本要素的流动)与移民(劳动力要素的流动),有些教材甚至把跨国公司的研究也扯进来。我个人认为,跨国公司的研究最好还是归并到管理学那边去,而对确实属于经济学范畴的国际要素流动的分析也可以归进H-O模型之中。至于把发展中国家单列出来研究,则是搞特殊理论,大可以把这个题材归入国际贸易政策的分析之中。

附:国际金融的问题

本书是关于国际贸易的,原则上不会涉及国际金融的内容,但有时难以避免。如后面指出重商主义的谬误时,必须要介绍休谟提出的“价格-铸币流动机制”,而这本质上是属于国际金融范畴的内容;又如后面扩展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而引入不同国家有不同货币的条件时,不可避免要牵涉到货币汇率的问题。

不过我个人认为国际金融基本上没什么正确的理论可学。翻一翻国际金融的教材就知道,这门课的内容大致上由这几部分组成:国际收支、汇率、国际金融市场与工具、开放经济下的宏观经济学、国际货币体系。

我在《经济学讲义》中已经详细分析过,传统或教科书所讲授的宏观经济学几乎是从头错到尾,还加进开放经济这个复杂的局限条件,当然更是重灾区。国际金融市场与工具的部分应该并进投资学里去,但其实把《经济学讲义》中利息理论与信息费用的部分学好了就不需要再另外学投资学。国际收支的一部分是介绍国际收支账户的构成,属于介绍事实的常识性内容,与理论无关;另一部分是汇率与国际收支平衡的关系,实际上属于汇率的部分。汇率与国际货币体系其实是同一回事,只不过前者是从一国的角度看,后者是从全球的角度看。根据《经济学讲义》中的货币理论可知,这部分内容只有“购买力平价说”是正确的理论。

让我挑出那个貌似很有道理的“利率平价说”来做个示范性的批判吧。先说一件真事。2008年之前,也就是美国还没有发生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之前,有一天我父亲打电话给我,说他去银行办事时,银行职员强烈推荐他做美元存款,他看到美元的利率比人民币高不少,很是动心,便打电话问我应不应该做。我当头一句就是:“别做这种傻事!”当时人民币持续单边升值,美元的存款利率虽然比人民币的存款利率高不少,但怎么都比不上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如果不是真的需要使用美元,纯粹为了投资而做美元存款自然是傻事一桩。

从这件真实的小事引申出去,人们真的会因为某国货币的利率高就转去持有该国货币,从而导致该国货币汇率上升吗?发展中国家政局动荡,通胀严重,如果没有利率管制,名义利率必然远远高于发达国家,但真的会有投资者那么蠢,按着利率平价说的指导去卖出美元,转而持有这些国家的货币吗?1997年东南亚发生金融危机时,由于港元受到国际炒家狙击,银行间的同业隔夜拆借利率飙升至百分之几百,对于一个能够进入该市场的投资者来说,他会因为这利率奇高无比而按着利率平价说的指导去卖出美元,转而持有港元吗?(注意:前提是这投资者不是为了狙击港元而想持有港元,而是为了获得这奇高利率的利益而想持有港元。)显然,上述回答都是否定的!这说明利率平价说早就被无数的事实所推翻。

有人会说,利率平价说中的“利率”其实不是名义利率,而是“纯利率”,那么根据《经济学讲义》中关于利息理论的内容可得出以下推论:纯利率较高的国家,经济增长就会较快。一国如果经济增长较快,也就是物品的数量与质量提升较快,在其他因素不变(包括货币供应量的增长率不变)的情况之下,该国货币的购买力一定会上升。根据购买力平价说,其汇率也会随之上升。也就是说,有购买力平价说就已经足够解释或推断纯利率较高的国家的货币汇率会上升,再搞一个利率平价说出来岂非多此一举?

至于什么货币分析法、超调模型等更是无须再论。外汇市场上的汇率表面上看是由供求关系的变动决定的,但决定这些供求关系的背后因素(局限条件),撇除故意造价所带来的信息费用上升,追根溯源一定是各国的经济实力与货币政策是否配合相宜。

且说我有一个亲戚在某省的人民银行工作,有一天我遇到他,他说起最近忙于研究汇率形成机制。我听了暗暗苦笑,想:这还有什么好研究的?是的,那所谓的“汇率形成机制”,说容易不容易,说难其实也不难。说不难,是因为只要把《经济学讲义》中的货币理论学透了,汇率的本质是很清楚的;说不容易,是因为外汇市场除了像一般的金融市场那样存在着严重的信息费用的问题之外,还充满各种各样的政府管制,因此是一个被极度扭曲的不自由的市场。各国政府的中央银行动不动就以公开市场业务来干预汇率就不用说了,国际贸易中的保护主义、国际投资中的种种鼓励或限制、直截了当的外汇管制……都会或直接或间接地扭曲汇率水平,使之不能如实地反映各国经济实力的对比。这就有如计划经济时代的商品普遍地受到政府的管制,所谓的价格根本不是由市场竞争来决定的,简单地使用供求理论怎么可能知道价格形成的机制?也就是说,传统或教科书上的汇率理论完全没有关于交易费用的考虑,是这些理论推断与现实严重脱节的根本症结所在。

而国际金融中关于汇率与国际收支的关系都是用弹性做分析,《经济学讲义》也早就批判过弹性只是个概念,根本形不成可以进行事实验证的理论,因此那些分析是无法验证的。

第二讲

重商主义

上一讲综述了国际贸易的体系之后,接下来顺理成章就是进入国际贸易理论部分的学习。根据前面对国际贸易理论的构成的简介,本来是要讲解斯密的绝对优势理论,因为它是古典经济学中处于正统地位的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的前身。然而,我要在讲解绝对优势理论之前先花上很长的篇幅,极其详细地介绍早在斯密之前,也就是早在经济学成为一门学科之前就已经出现的一个重要的经济思想——重商主义。

§1 为什么重商主义如此重要?

称重商主义是经济思想而不是经济理论,是因为它还没有一整套从假设、公理出发逻辑地推导出理论及推论的、合乎科学标准的完整体系。而且,这个经济思想有严重的错误。大家可能会问:这么一个错误的经济思想,为什么本书要花上很长的篇幅、极其详细地介绍呢?这有三个原因。其一,斯密其实就是在批判错误的重商主义时提出绝对优势理论的。知道了什么是错的,才能更好地明白什么是对的。通过详细的介绍而知道重商主义为什么错,将非常有助于理解斯密的理论对在哪里。事实上,当本讲详细地介绍完重商主义之后,关于斯密的理论只需要花少得多的篇幅就能讲解清楚。

其二,虽然重商主义是错的,并且早在200多年前斯密就在《国富论》中清清楚楚地指出了它的错误所在,然而时至今日,这种错误的思想仍然严重地影响着现实之中各国政府的国际贸易政策。可以这么说,以重商主义这个错误思想的存活时间之长、影响之深远而论,它远胜凯恩斯甚至是马克思!这个现象证明了以下观点:在各种思想争夺对人类行为的影响的竞争之中,不是优胜劣汰(准确地说,是正确淘汰错误),而是适者生存!所谓“适者”不等于正确,而只是更适应有关的局限条件而已。尤其是在政治生态之中,更能适应政治局限的思想不见得是更正确的思想。然而,讲授、传播思想,当然是要讲正确的理论。以是否适应政治局限作为判断对错的标准,科学岂非成了政治的奴婢?

其三,我想借此讲解重商主义的机会,阐述一个我还正在构想之中的全套解释。这全套解释当然是以经济学理论为基础,却是用于解释历史发展、政治制度的,属于宏大叙事的性质,是要揭开“中国历史之谜”。这将是本书与所有其他国际贸易教材都大不相同之处。

本讲将从以下三个方面来介绍重商主义:第一,重商主义产生的背景(即解释为什么会出现重商主义);第二,重商主义的主张,以及以此为基础推导出来的政策建议;第三,重商主义为什么是错的。

借此机会要提出的那个全套解释,将出现在第一部分,因为这一部分是解释现象,正是经济解释大派用场之处。通过解释重商主义的出现,我将和盘托出一个破解“中国历史之谜”的全套解释,并进而可以引申开去解释更多、更宏大的现象。

§2 国际贸易的爆炸性增长

重商主义盛行于17至19世纪之间,为很多西欧国家所广泛采用。它的核心内容,是主张政府以管制性的政策实现国家繁荣。但是在详细介绍重商主义的观点与政策主张之前,先来看一下它产生的背景。

重商主义产生的第一个大背景,是航海技术的发展与地理大发现这两个因素带来了国际贸易的爆炸性增长。

众所周知,连接中国(从长安出发)与欧洲的古代丝绸之路是在陆地上,但随着航海技术的逐渐发达,海上丝绸之路(从广州出发)也逐渐兴起。它起于秦汉,兴于隋唐,盛于宋元。与使用海路相比,通过陆地进行国际贸易的交通费用与交易费用是非常高的。事实上即使是现在,海上运输的费用也是所有运输方式(包括空运)中最便宜的,因此最广泛地应用于国际贸易之中的仍是海运。首先,从物理学上说,克服地面的摩擦力比克服水面的摩擦力所消耗的能量要高得多。而且,海上可利用风力、洋流作为动力,这对于蒸汽机发明之前的人类来说,比起用牛马、骆驼拖拉车辆的生物动力要强多了。其次,在陆上会遇到多如牛毛的盗贼劫匪,利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利,少数武装力量就足以阻断通行的道路。相比之下,海上虽然也有海盗,但没有相当的财力是无法进行海战的,这导致海盗的数量比陆上要少得多。

交通费用与交易费用对国际贸易的规模与结构有着重大的影响。因为如果交通费用与交易费用很高,国际贸易的规模会缩小,国际贸易的结构也会偏向于附加值高的所谓高端(高质量)产品。理论上的分析将会在后面讲解国际贸易理论以及分析关税、配额等贸易壁垒的影响时再详细地进行,这里只要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能明白。例如,假设现在从中国出口产品到欧洲去要花合计1 000元的交通费用与交易费用,作为出口商会怎么选择出口的产品?显然他不可能选择出口一瓶饮用水,因为这瓶水在这里也不过卖1元,运到欧洲去要至少卖1 001元才能弥补成本。可是谁会愿意花1 001元买一瓶水呢?这种运费远高于商品本身价值的情况,有一句粤语的俗话是形容得最绝妙的,那就是“妹仔大过主人婆”(丫鬟比夫人、小姐这些主子还大)。但如果卖到欧洲去的是价值1 000万的丝绸,加上运费也只是1 000.1万,完全有可能卖得出去。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古代国际贸易的对象都是奢侈品,因为只有这些高价值的奢侈品才能负担得起那么高昂的交通费用与交易费用。

然而,古代国际贸易以奢侈品为主体的贸易结构,其一是导致国际贸易的规模其实不会很大。虽然奢侈品的单件价值都很高,但需求量很低,因此贸易总额并不大。其二是导致国际贸易对整体经济的意义其实微不足道。这些奢侈品只有大富大贵之家才买得起,与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毫不相干,有与没有都没啥影响,对整体经济而言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但是将目光投向现代,人们的生活之中有多少产品是来自国际贸易?片刻不能稍离身边的手机,天天上网用的电脑,运动时穿的服装跑鞋,路上飞驰着的汽车……数不胜数!由于航海技术的发达,海上贸易大量取代陆上贸易,交通费用与交易费用大幅下降,能参与国际贸易的产品种类大幅增加。

另一个使得国际贸易在整体经济中的地位大幅上升的,是地理大发现。西方自古以来就极其渴望与东方(主要是中国和印度)进行贸易往来。因为西方的饮食结构以肉食为主,在那个没有冰箱的年代,需要使用香料腌制肉食以延长保存期,在食用的时候也要使用香料作为调味品以掩盖肉食变质而产生的异味。然而,西方与东方之间进行贸易,就必须通过中东作为中介。现在的中东国家大多是靠石油致富,而古代则是靠坐在东西方的中间做贸易中介而大发其财。西欧国家与中东在历史上争斗不断,宗教不同导致文明冲突只是表象,根本原因还是经济利益。因此,西方一直寻求绕开中东,直接与东方贸易,以便把中东作为贸易中介赚取的丰厚利润收入囊中。

古代的陆上贸易绕不开中东,近代的海上贸易一开始也绕不开中东,因为当时唯一通往东方的海上通道就是波斯湾!率先被发现的能绕开中东的新贸易航道,是绕过整个非洲大陆,从南端的好望角直接进入印度洋。这条航道虽然比走波斯湾要绕远得多的路,但成功地避开了中东,很快就成为繁忙的航道。这说明,与交通费用相比,交易费用往往更高!

然而,这条航道因为最早是被葡萄牙人发现的,葡萄牙人利用这条航道发展国际贸易,从中攫取了丰厚的利润,形成强大的实力,垄断了这条航道,其他眼红的西欧国家想与之竞争却没有相应的实力,怎么办?我在《经济学讲义》中讲解觅价(垄断)的时候就已经指出,先进入市场的生产者可能因为先发优势自然而然地形成垄断地位,使得后来者怎么也无法进入与之竞争。然而,这并不等于竞争不复存在,垄断者从此就能高枕无忧。竞争对手可以另外开辟一个新市场,彻底地将原有的市场淘汰出局,使得处于原有市场之内的垄断者也随之一起被整个淘汰掉。像柯达垄断了整个胶卷市场,实力之强已经不可能再有竞争对手进入这个市场将之击败。于是竞争对手的选择就是开辟数码市场,以彻底地淘汰胶卷市场的方式来与柯达竞争。看看西欧各个国家在近代陆续崛起的过程,当能更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这一次进来的是西班牙,伊莎贝拉女王与哥伦布的天作之合催生了另一条重要得多的新航道。

其实西方很早之前就已经有大地是球形的想法,但想法归想法,要使想法落实为大胆的行动,经济利益的推动力不可或缺。如果大地是球形的,则从西方去东方,不一定非要往东走,也大可逆向思维往西走,一直走到尽头不就是东方了吗?哥伦布确实是大胆至极,因为在已经知道整个地球布局的现代人看来,他关于大地是球形的想法虽然是对的,但是以当时的航海技术,一直往西走、直到尽头便是东方的设想还是太不可思议了!从西方往西到达东方,要跨过两个大洋(大西洋与太平洋)与一块大陆(美洲大陆),而传统的道路往东到达东方只需跨过一块大陆,二者根本无法同日而语。然而,无知者无畏!正因为无知,哥伦布无畏地踏上了征程。在毅力与运气的双重帮助之下,至少他是成功地越过了大西洋,到达美洲大陆。当时,他以为那就是他寻找中的印度(India),所以称当地人为印第安人(Indian)。

这条新航道的意义重大得多,是因为它不仅仅开辟了一条新航道,使得西班牙在葡萄牙垄断海上贸易航道的情况下仍能突围而出,也为后来的挑战者起了示范作用,激励了更多国家投入更多力量去开辟新航道;更重要的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国际贸易的版图大为扩展,更多的产品与人口卷入国际贸易之中,自然使得国际贸易的规模与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力更上一层楼。

当时有一个所谓的“三角贸易”盛行了大约有400年之久。那就是先在欧洲装载盐、布匹、朗姆酒等商品,运到非洲去换成奴隶,然后穿过大西洋运到美洲换成糖、烟草、稻米等返航。虽然这个过程牵涉到贩卖黑奴而被史学家视为“罪恶”,但客观地看待可以体会到多了一个美洲大陆对于国际贸易的重要意义。

航海技术的发达与地理大发现导致国际贸易爆炸性地增长,直接带来的结果就是财富也随之爆炸性地增长了。然而,财富的爆炸性增长主要集中在一个群体,那就是从事国际贸易的商人!一个富有因而实力强大的社会阶层的地位也随之上升,必然带来权力的重新分配。因为人有了钱,就会要求有权,这不仅仅是人性,更是必需。一个人如果有钱却没权,他就如同肥美的羔羊,只会引来饿狼的垂涎。有钱人必然要求获得足够的权力来保护他的钱财,并进而要求更大的权力去更进一步地增加他的钱财。

然而,商人阶层凭借国际贸易带来的滚滚财源而崛起,并进而掌握国家权力,其导致的结果并不是简单的改朝换代,而是有着更深远的政治制度变迁的影响。那,就是民族国家的崛起!

§3 一个破解“中国历史之谜”的全套解释

民族国家的崛起,是重商主义产生的第二大背景,它与商人阶层的崛起有关系,但并不是同一回事,所以要分开来讲述。借此机会,我就要阐述前面提到过的那个破解“中国历史之谜”的全套解释了。

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的概念辨析

首先是从马克思对人类社会发展阶段的界定出发,但要做出重大的修改。中国人都知道马克思将人类社会发展阶段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我要深究的,是与我这全套解释有重大关系的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划分。

撇开无法进行事实验证的意识形态价值观不论,马克思划分的封建社会有意义,但资本主义社会是没有意义的。什么叫资本主义呢?据说私有制与雇佣关系加起来就叫资本主义。但是,私有制其实古已有之,绝不是所谓的资产阶级革命之后才有的。我在《经济学讲义》中指出,私人产权由收入权、使用权、转让权三项权利构成。张五常教授也曾经指出,中国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已经被用来订立合约,意味着转让权的存在。任何资产一旦有了转让权,多多少少就有收入权与使用权,也就有了私人产权,也就有了私有制。

至于雇佣关系,那是在合作生产的需要下形成的,确实是在工业革命之后才普遍而大量地出现的。然而,我的《经济学讲义》在解释“失业的成因”时,以穿珠子的生产为例,说明了大型机器的出现如何使得劳动力需要集中在一起进行生产,然后才大量出现合作生产,出现企业,也就出现了所谓的雇佣关系;而雇佣关系还要再加上时间工资的使用,才有可能出现失业。

退一步,不问什么是资本主义,而问什么是资本吧。根据《经济学讲义》中的“利息理论”一讲所提供的关于资本的定义可知,一切能带来收入的物品都是资产,资产的市价就是资本。这样,即使是在封建社会里,资本照样存在。只不过工业革命之前的资本,除了劳动力(人力资本)之外,主要就是以土地的形态存在。但这只是农业经济与工业经济的区别,谈不上是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区别。在封建社会里,土地与劳动力各自明确地归私人所有(即私有制存在),原则上地主可以用雇佣的方式使用劳动力来耕种土地,追求利润(土地租值),这跟所谓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所谓资本家有何本质上的区别?答案是,没有!所以,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区别于封建社会的界定,怎么看都只是农业经济与工业经济的区别,并没有抓住事物的本质。

由此可见,所谓的“资本主义”是一个含糊不清的概念。那么,让我们转向“封建社会”的定义吧。什么是“封建”?据说有两种含义:其一是指分封制的国家结构,即国王向各类封建领主授予采邑——封建,就是上头把土地封给下头,让他们建立自己的领地或小国家;其二是指以地主剥削农民为经济基础的社会形态。这后一种定义显然不可取,因为“剥削”的含义不清楚且带有主观感情色彩(《经济学讲义》里已经分析过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产生的原因与错误所在);而且如上所述,那只是农业经济与工业经济的区别,不能构成封建社会的本质。于是,有意义的界定只能是前一种定义。而根据前一种定义,与“封建社会”(即分封制)相对立的政治制度就不可能是什么资本主义社会,而是中央集权!

是的,人类社会的发展模式,不是从封建社会向什么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而是从封建社会向中央集权的国家治理体制发展!从这个清楚明了的角度来回看中国历史,就能看到史学界一直以来犯下的重大错误在哪里:中国的封建社会根本没有什么2 000年之久,而是在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就结束了!在那之后的中国社会,不是封建社会,而是中央集权的社会!中国历史的存在,雄辩地证明了封建社会之后完全可以仍然是以农业经济为主体的国家,西欧国家的那个所谓资本主义社会,只不过是中央集权制度加工业经济的复合形态。所以,与封建社会相对的,是中央集权;而与农业经济相对的,是工业经济。这两套体系,前者与国家的权力分配与治理有关,后者与经济结构有关,是互不相关的,可以两两结合而毫无矛盾。

中国的历史学家将人类社会发展阶段的理论生搬硬套到中国历史头上,以至于出现了一大堆毫无意义的“伪命题”(如为什么中国的封建社会时间这么长,还这么超稳定,虽然曾经有过资本主义萌芽却没能自发地形成资本主义社会,如此等等)。既然是伪命题,自然怎么研究都无法得到正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