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说中国近代史》张鸣-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由于链接总是被和谐,需要本书电子版的朋友关注公众号:【奥丁读书小站】(njdy668),首页回复数字2622,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V信:209993658,免费领取电子书】

【手机用户可直接滑至文章底部,有公众号二维码】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还原一段被扭曲的历史,挖掘国人今日问题之根源。

本书源自人大的一门热门选修课,即张鸣老师开设的政治史公开课,它靠同学们口碑相传而走红校园,最终使更多的人对这段看起来枯燥无比的历史重新认真审视起来。

这门课为什么如此受欢迎?原来在张鸣老师的还原下,中国近代史变得如此复杂、精彩,又是如此的颠覆,它与我们记忆里的古板印象迥然不同,绝非教科书上的忠奸两列、黑白分明。当诸多人物与史实呈现在我们面前时,难以用一句简单的是非作判定,在正视一段被扭曲的中国近代史的同时,我们也能发现国人今日问题的精神根源。

基于此,我们将这门课的讲课稿集结成书,希望与更多的人分享这段充满矛盾与悖论的真实历史:中国与西方、清廷与民间、满族与汉族士人、洋教与本土信仰、枪杆与笔杆、造反和维新、科举与革命……是的,那段历史,除去屈辱与仇恨,还有着太多的内容值得重新去回望和反思。

正如张鸣教授所说:如果我们不知道或者完全无视这个过程,就很难在历史长河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很难安放好自己的位置,在世界格局中也定位不好自己的位置。诚如斯言。

作者简介

张鸣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他个性鲜明,在嬉笑怒骂中藏着严肃的悲悯之心。社会责任感使然,张鸣以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深刻的人文关怀关注天下事,为历史与当下人物事件虚华假面,使真相豁然,真知毕然。

主要学术著作有《辛亥:摇晃的中国》、《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武夫治国梦:中国军阀势力的形成及其社会作用》、《乡土心路八十年:中国近代化过程中农民意识的变迁》、《乡村社会权利和文化结构的变迁》等;历史文化随笔有《中国心绞痛》、《直截了当的独白》、《历史的坏脾气:晚近中国的另类观察》、《历史的底稿》、《历史的空白处》等。

目录

第一讲  中国近代政治史开场白

对于近代史的“三妇”心态

中西两种体系

中国的抵抗

第二讲 两个世界最初的碰撞

中西近代史的不同开端

中国和英国的第一次直接碰撞

鸦片——打破中英贸易结构的不平衡

第三讲 两个世界最初的碰撞(续)

英国对中国政策的成本核算

中英的战争技术和战略对比

开放教禁带来了西方的输入

传统历史缔造的两个神话

中国近代化的第一步

第二次鸦片战争

第四讲 帝国古老命题新解

关于太平天国起义原因的商榷

清末统治的主要问题

洪秀全创教史

太平军起义

太平军的问题

第五讲 帝国古老命题新解(续)

战争的天平开始倾斜

关于太平军的几个问题

湘淮两军——汉族士大夫的崛起

“同光中兴”

第六讲 从自强到变法

洋务运动的起因

洋务运动的开展

北洋水师

洋务运动未必是场失败运动

第七讲 从自强到变法(续一)

洋务运动存在的问题

甲午战争

戊戌变法

第八讲 从自强到变法(续二)

戊戌维新的贡献

清政府对于变法的态度

列强对于变法的态度

民众对于变法的态度

第九讲 义和团运动

民教冲突的产生

天主教与中国民间传统文化的冲突

清朝官府对于民教冲突的态度

清政府对于义和团的态度

第十讲 义和团运动(续)

义和团兴起的原因

义和团的特点

东南互保

义和团失败,八国联军攻入北京

第十一讲 清廷的新政

新政的成就

预备立宪

废除科举

满族亲贵收权

第十二讲 辛亥革命

革命的发生

会党的特点

革命党结缘帮会的原因

资产阶级的软弱性?

袁世凯这个人

第十三讲 袁世凯的悲剧

共和体制的问题

袁世凯与国民党的对峙

袁世凯的悲剧

第十四讲 黯然北洋

段祺瑞与黎元洪

府院之争

张勋复辟

南北交战

第十五讲 众说纷纭的“五四”

白话文运动

五月四日政治运动

五四运动的吊诡之处

五四运动的影响

后记

附录:中国近代历史大事年表

试读

第一讲 鸦片战争始末

我们来说说鸦片战争前后的一段历史,这段历史是值得反复思考的。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大门,是被英国人用大炮轰开的。然而,中国人当时对西方世界,尤其是对作为对手的英国人,基本上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了解。

中西近代史的不同开端

现在我们对中国近代史的时间划分其实是借用了世界史的概念,若是按中国传统对历史阶段的划分,一般会变成朝代史。

美国传教士丁韪良曾经当过京师同文馆以及京师大学堂总教习,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他一直以一个外国人的眼光来看待中国近代的这段历史。他把中国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到清末新政之前的历史分为六段,其时间节点的选择与如今通行的说法有所不同:第一段是鸦片战争,以及洪秀全初创拜上帝教;第二段是亚罗战争,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第三段是中法战争;第四段是中日甲午战争;第五段是义和团运动;第六段是日俄战争和中国的新政改革。

丁韪良是以感知中国人对外国人的开放尺度来划定这几个阶段的,随着历史往前走,中国人对外国的开放尺度不断加大。显然,这是一种在华外国人的视角。中国近代史上这么多的战争,一次次地打过来,的确逐步开放,一直到日俄战争和新政,此时便彻底开放了。当然,我们不能按照他的这种理解来划分中国的近代史,我们是中国人,有自己的角度。不过,虽然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近代史的确是一部痛史,是一连串挨别人打的历史,这确实是很悲哀,或者说是很悲惨的历史。但是我们学历史肯定不是为了痛说家史,也不是为了继续当愤青——世界已经变了,我们要往前走。

在西方,近代史的开端不是像我们这么划分的。我们一般把1840年作为中国近代史的起点,但这种划法今天已经受到了挑战,许多人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如果按照世界史的发展脉络划分,中国近代史的起点至少可以划到明朝中叶。他们的理由是,毕竟那个时候中国已经和世界发生联系了,西方的传教士已经进入中国,中国人已经开始接受了西方的一些器物和文化。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划到那儿呢?这其实是西方的划分方法,在16、17世纪,西方国家已经崛起了,因此我们看到的西方现代世界的起点肯定不是1840年。这一时期,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以及英国已经经历了几代霸权的嬗递,这背后的推手是什么呢?一是民族国家的兴起,也就是我们政治上所说的封建国家的解体,或者说封建制的解体,以及商业革命——商业革命使欧洲商路畅通,也直接打通了世界商路,原有的商业体系本身的行会制度也日渐没落。二是手工业的革命,西方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工业革命之前,首先经历了一场手工业的革命——能够制造出蒸汽机来,就说明这些国家的手工业工艺已经相当精湛。

举个例子吧,比如火炮。利用黑火药的火炮和火枪都是中国人发明的,但到明朝中叶,我们做的枪、炮和火药都已经赶不上西洋人了。西洋人所掌握的制造枪炮的技术最早都是由中国传过去的,但我们现在却都赶不上他们,枪炮的精度不够,火药的加工工艺也差得太远。所以到明末的时候,徐光启他们又把西洋的火药制法和枪炮制法翻译过来,我们自己再开始仿制、生产,其中主要的类型是红夷大炮和佛郎机,红夷大炮口径大,威力比较大,而佛郎机是一种能够连续发射的火炮。过去的火炮是从前面装药、捣实,然后装上炮弹,后边儿再一点火,打出去。但这么打出几炮后,炮膛就会变热,甚至发红,这时就不能再往里填火药了,否则当场就会炸了。也就是说,得等它凉下来、冷下来再打,而在此期间火炮就不能发射了。而西洋人的佛郎机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他们的炮膛是可以打开的,里面装一个小炮膛,这样可以先把火药装进去,打完了可以拿出来。就是有点类似于现在炮弹的前身——在历史上,炮弹的弹头和药仓曾经是分离的,两者合到一起是后来的事情。由此可见,当时西方人造的火炮已进化到基本具备现代火炮雏形的程度了。而当时的中国火炮铸造粗糙,炮膛一点儿也不光滑,很容易就炸膛了,还没把敌人炸到,倒先把自己给炸死了。枪的制造工艺更是粗糙。当年道光帝还是皇太子时,干了一件特别牛的事.当时林清天理教起义,从隆宗门攻进宫里,这哥们儿据说是拿着火铳,咣咣,打死了两个。道光帝是精通火枪的,当他第一次见到西洋人进贡的火枪时就非常感慨,觉得西洋人的火枪制造精致,而中国人不知道何时才能造出同等的产品。

讲这个是想说明,西方在工业革命之前已经经历了一场手工业革命,他们的手工业工艺可以造出很精致的东西,比如为航海造的船此时已经很精致了,还有为造枪炮、火药而制作的一些加工机械也已经问世了。工业革命不是一下子就蹦出来的。以前教科书里讲,瓦特看着烧水的壶盖儿被蒸汽顶起来,然后他就发明了蒸汽机。其实现在看看科技史就可以知道,蒸汽机最早不是瓦特发明的,他只是把蒸汽机改进了而已。所以,进行发明并不是像我们小时候看的那种神奇故事讲的,坐在苹果树下冥思苦想,突然苹果“砰”的一下砸在脑袋上了,然后他就得出伟大发现了。其实这些发明或发现都要经历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越早的、越是划时代的发明,它孕育的时间可能就越长,因为那个时候人类还处在蒙昧时代或是蛮荒时代,所以那个时候的发明跟现在的相比,分量上是不一样的。

简单地做个总结,对比西方,中国在明朝中叶的时候已经落后了。明朝中后期,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和荷兰人都来中国骚扰过,而且西班牙人还曾经设想,要不要调军舰来把中国攻下。只不过后来西班牙人和英国人打起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被英国人歼灭了,所以这种设想就没有下文了。如果当时西班牙人决定像征服美洲那样征服中国,有没有可能呢?可能性是有的,尽管中国肯定不会像印加帝国那么容易被征服。但我们必须承认,那时的我们已经不是西方国家的对手,我们已经落后了。

但是,尽管在明朝末年,西方近代史起步不久,中国已经开始接受西方文化,但那次的成果,后来大部分丢弃了。中国真正大规模与西方接触,并被改变,实际上要起于1840年。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真正开始被拖入西方的世界,也被拖入了西方的近代史。所以,我还是把1840年,作为近代史的起点。